第一章 先生,请自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白茵茵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长发女人用凌厉的眼神看向自己,连忙把要从口袋里掏手机的动作停了下来:“姐,你当我刚刚都是在瞎说。我只是觉得住六楼的话,我的那些东西我们两个人可能搬不动。”

    白茵茵说完后,发现自己的姐姐并没有搭理自己,而是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四处张望着。

    心中好奇的白茵茵,径直就问了出来:“姐,你在找什么啊?”

    王胤硕在那里瞎想不谈,长发女人没有理会白茵茵口中嘲讽的语气,而是说道:“就一万还是最便宜的六楼,其他楼层更贵。”

    “啊,六楼。在这种没有电梯的小区里,你竟然住六楼,还是以一万一个月的价格租下来的。完了完了,我得打电话给爸妈,告诉他们你脑子瓦特了。”

    “找我租的房子在哪栋楼。”长发女人根本就没看向白茵茵,仍然在看着小区居民楼上面的标牌。

    白茵茵在听到自己姐姐的话后,也不顾忌姐姐在心里的伟岸形象,万分崩溃的嘲讽道:“我的天,你连你自己住的地方都记不得,还要这样找。我白茵茵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姐姐,要是让别人知道,不是要笑话死我。”

    终于,五分钟过后,拖着行李箱的长发女人,看着面前居民楼上的门牌号,点了点头:“没有错了,就是这里。”

    白茵茵看了看小区环境,再看了看姐姐的神色,知道不想住这里是没希望了。便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往外拨了一个电话:“师傅,你们到哪里了?我在那个博大小区五号楼下面,你进来以后便能看到我了。”

    白茵茵在听到长发女人的话,惊叫道:“我的天啊,我的姐姐。就这种小区值得上一个月一万的房租?就是在天海,也是不可能的呀。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了,或者是被人骗了,竟然会花一万租这个破小区的房子?”

    一直听着两个人说话的王胤硕,在听到白茵茵的话后顿时在心里骂道:一万一个月怎么了,我那几套房子最便宜的一套就是一万一个月。

    等等,一万一个月!王胤硕仿佛想到了什么,小区里面貌似就自己有那么几套房子是在出租的,最便宜的那套就是一万一个月,这两个妹子不会我的租客吧。这个老游,房子给我租掉了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好歹我也是房东,连通知都不通知下。

    “哎哟。”白茵茵话刚说完,就被长发女人赏了一个爆栗。

    长发女人没有管捂着头的白茵茵,边往前走边说:“我跟你说,我既然租在这里就有我的道理。你要是嫌弃这嫌弃那的,你就给我回去。另外,我这段时间很忙,没时间管你,你自己在家里给我呆好了。要是我哪天回来看不到你在家,你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吧!”

    被警告的白茵茵心中充满怨念,捂着头跟在后面一言不发。对姐姐认真起来说的话,白茵茵可从来都不敢反驳。

    电话挂了以后,白茵茵舔着笑脸朝长发女人说道:“姐,我的行李马上就到了。咱们就在这下面等一会会儿,马上就来。”

    “说到行李,我就想问。你行李不会坐出租的时候一起带过来吗?还要跑两趟,你这脑子里面整天都是在想些啥东西?”长发女人立刻又开始责备起来。

    白茵茵在听到自己姐姐的话后,顿时撅起小嘴:“白素素!我忍你好久了!你信不信我马上打电话告诉爸妈,你在海陵交了男朋友,长得丑不说,还三四十岁!”

    “白茵茵,你胡说什么!是不是我很长时间没收拾你你又皮痒了?”白素素在听到白茵茵的话后,表情立刻就沉了下来,捏着拳头一步一步缓缓往白茵茵走过来。

    白茵茵看到白素素那一脸的阴沉表情,想到以前被白素素收拾的样子,往后退了一小步,陡然怂了:“姐,我错了。我刚刚神经错乱,你知道的,我就是这个样子。你别生气,咱们都是淑女。动手动脚的让别人看到不怎么好,会影响咱们的形象的。你也不想咱们刚搬到新地方,就让别人对咱们有差印象吧。”

    “噗哧。”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一直观察着两个妹子的王胤硕一个没忍住笑了出声,然后便看到两个妹子转身看向自己。

    本来已经准备收拾白茵茵的白素素,也停下了走向白茵茵的脚步,转身往后面看去。只见居民楼楼下阴凉处,一个穿着上身穿着背心,下身穿着宽松短裤,脚上耷拉着一双拖鞋的男人正坐在藤椅上看着她们姐妹二人。

    “大叔,你笑什么啊?”白素素还没说话,抢先看到王胤硕的白茵茵就气势汹汹的问道。

    王胤硕在听到白茵茵的话后,指了指自己,满脸讶异的问道:“你喊我大叔?”

    白茵茵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对啊,这里除了你还有其他男人了吗?”

    “小丫头,我才二十五,你喊我大叔?我有那么老吗?你是不是眼神不好,我认识一个特别有名的医生,要不要带你去看看眼睛?”王胤硕好像受到侮辱了一样,从藤椅上站了起来,连拖鞋掉了一只也没管,就那么光着一只脚跑到白茵茵面前,瞪着白茵茵。

    白茵茵在听到王胤硕喊自己小丫头的时候,心中便充满了愤慨:“你才是小丫头,你全家都是小丫头。我都二十岁了,哪里小了。”

    说完白茵茵还故意挺了挺自己的上半身,谁知道王胤硕很不屑的看了一眼,轻蔑的说道:“就这样还不小?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我随便拎一个认识的女人都比你强。我觉得喊你小丫头都是侮辱了小丫头这个词,等我想想该喊你什么。”

    女孩子最讨厌的便是别人说她小,更别提白茵茵这种性格特别外向的女孩子。在听到王胤硕的话后,白茵茵作势就要跟王胤硕拼命。

    只不过白素素挡在了白茵茵的前面,面带歉意的朝王胤硕说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啊。我妹妹年纪小不懂事,您别跟她介意,我替她向您道歉。”

    “姐,这种人干嘛要道歉啊。你看他穿的这个样子,一看就是那种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三无人员......”白茵茵不忿的说道。

    白素素转身瞪了一下白茵茵:“你给我闭嘴,你要是再瞎说话,我就把你送回去!”

    白素素这句话一说,白茵茵顿时撅着嘴巴不说话了。王胤硕在仔细打量了白素素几眼后,啧啧称赞道:“小丫头,看看你姐姐多懂礼貌,多有女人味。你还是多跟你姐姐学学,这样才不会被人喊做小丫头。”

    “你!”白茵茵刚想回嘴,就看到白素素正在瞪着她。只能生气的跑到旁边的绿化带一脚踢了上去,就好像把绿化带当作王胤硕了一样。

    白素素当然也不会只教训白茵茵,在看了一眼还在打量自己的王胤硕后,白素素冷声说道:“先生,请自重!”

    六月的海陵市,已经进入夏天最炎热的季节。

    街道上除了为了生计不得不出门讨生活的苦命人,没有谁会在这烈日炎炎的大中午走出空调房。

    博大小区内,王胤硕正趁着这会儿外面有风,将自己的藤椅给搬到居民楼背光的一面,躺在那里睡午觉。这还没睡着,就听到小区门口传来的声音。

    “姐,你都放假了,干嘛不回家非要留在海陵啊?”博大小区门口,一个穿着碎花洋裙,扎着马尾的妹子朝着面前穿着短袖,七分牛仔裤,戴着墨镜,拥有一头披肩长发的女人问道。

    听到声音往小区门口看来的王胤硕,眼神立刻亮了起来。没想到小区里竟然来了两个这么正点的妹子,看来以后没事要多出门溜达溜达,说不定碰上这两个妹子其中的任何一个,就能发生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被马尾妹子喊做姐的女人随手拨了一下被微风吹到嘴边的长发:“白茵茵,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告诉爸妈你偷偷跑到我这里来已经是对你的仁慈!如果你还在我这烦我,我不介意打电话给爸妈告诉他们你从学校偷偷跑到我这边来。”

    白茵茵在听到自己姐姐的话后,委屈的嘟着小嘴:“你就知道拿爸妈来吓我,不回家就不回家嘛。可是你为什么不直接买套房子住,干嘛非要在这么一个破小区内租旧房子住。咱们家又不是没钱,要是让爸妈知道你住在这种地方,肯定要心疼死。”

    “破?你知道这里一个月的房租要多少钱吗?”长发女人露出一副古怪的神色,看着满脸委屈表情的妹妹。

    白茵茵通过小区大门仔细打量了一下小区内部的住宅楼,撇了撇嘴:“一个月最多一千块钱吧,就这种小区,在天海求我住我都不住。”

    “一千?再加一个零吧。”长发女人说出这句话后,便拖着行李箱,抬脚往小区里面走去。

阅读超品房东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葬浮生影子战记仙妻凶猛来自阴间的老照片岂是蓬蒿重返一九九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