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大师的中年危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扶凤县令韩辽知道他和李训的密谋,因此,不加接待,携带县印和下属胥吏、士卒逃往武功。

    这时,郑注得到李训失败的消息,于是,又返回凤翔。

    仇士良等人派人携带唐文宗的密敕授予凤翔监军张仲清,命令他诛除郑注。

    此前王涯曾主持茶叶专卖,有茶叶商人怨恨他,此时大声怒骂,有的人还拿瓦块往他身上打。

    此前,郑注按照事先和李训的约定,率亲兵五百人已经从凤翔出发,到达扶凤县。

    张仲清疑惧不知所措。

    押牙李叔和劝张仲清说:“我以您的名义用好言好语召来郑注,然后设计退下他的亲兵,在坐席把他杀死,叛乱即刻就可平定!“

    郑注刚刚喝完茶,便被李叔和抽刀斩首。张仲清随即关闭外门,全部诛杀郑注的亲兵。然后,张仲清出示唐文宗的密敕,向将士宣布。接着,杀死郑注的家眷,以及节度副使钱可复、节度判官卢简能、观察判官萧杰、掌书记卢弘茂等人和他们的同党,总共一千多人。

    这时,朝廷还不知道郑注已经被杀,唐文宗还被迫下诏,免去郑注的职务和爵位,命令与凤翔邻近的藩镇按兵不动,观察凤翔城中的动静。同时,任命左神策大将军陈君奕为凤翔节度使。

    走到昆明池,李训恐怕到神策军后被毒打污辱,便对押送他的人说:“无论谁抓住我都能得到重赏而富贵!听说禁军到处搜捕,他们肯定会把我夺走。不如把我杀了,拿我的首级送到京城!“押送他的人表示同意,于是,割下李训的头送往京城。

    神策军出兵三百人,押贾餗、舒元舆和李孝本,献祭太庙和太社,接着,在东、西两市游街示众,命百官前往观看。在京城独柳树下把他们腰斩,首级挂在兴安门外示众。

    李训等人的亲属不管亲疏老幼,全部被杀。妻妾女儿没有死的,没收为官奴。

    张仲清同意,于是,设下伏兵等待郑注。

    郑注依恃他的亲兵,因而也不怀疑,径直进入凤翔城来见张仲清。

    李叔和把郑注的亲兵引到门外予以款待,只有郑注和几个随从进入监军使院。

    二十七日夜晚,张仲清派李叔和等人前往京城献上郑注的首级,朝廷命挂在兴安门上示众。于是,京城的人心逐渐安定,禁军诸军开始各回军营。

    李训发动的甘露之变,意图将皇帝从宦官手里抢出,却没能成功,反而让宦官仇士良抢先夺回皇帝,并且以神策军击溃政敌,诛杀大臣。甘露之变后,宦官们团结一致对外,并且牢固地掌握军政大权,皇帝与大臣徒具摆饰。

    见到此景,楚原很是心凉,只觉得所有辛苦都付之东流。要知道,在这么多年的维护皇室的战斗中,“千二法子”伤亡过半。

    从六岁到三十六岁,他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为李唐皇室,为天下安宁而战。可是叛逆杀的数不胜数,世道还是这个世道。杀了王守澄,来了仇士良,一切好像都没有变。

    而他的好友,和他有共同理想的项英也和以前不同了。在阴暗的地牢里,项英的眼睛黑了,心似乎也沾染了太多阴暗。他似乎背弃了誓言和理想,他想要追求的,成了他们曾经为之战斗的另一面。

    人近不惑,楚原越来越迷茫。这其中的种种,让楚原心生逃避。

    大乱终止,项英并没有过分难为他,还送他到大慈恩寺养伤,避开这些风波。

    最终,他在三藏法师取经归来研修佛法的大慈恩寺出了家,法号元参。他觉的,三藏法师心中有惑,行万里路,踏过一切艰难险阻,最终取得真经。他觉得自己这一生经历的,就是一条心路,他想要与佛法同行,寻找到内心的安宁和答案。

    五年后,公元840年郁郁寡欢的唐文宗去世,其弟在宦官仇士良的拥立下继位,即唐武宗。

    此时项英掌管的影卫势力越来越大,影卫的触手如蛛网一样,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网络。而项英,就如蛛网中心的蜘蛛,不用眼看,就可以知道他想知道的一切。

    由于当时朝廷派系林立,仇士良只好让唐武宗亲自处理朝政。唐武宗重用李德裕以削减仇士良权力,也提出一连串振兴朝廷的政绩,人称会昌中兴。

    唐武宗推行道教,希望长生不老。而后,他大力推行灭佛,既会昌灭佛。

    元参不胜其扰,大慈恩寺的主持大师便推荐他来到蜀山,挂单天台山祥云寺。

    “蜀山确实是个避世修行的好地方。”讲完这些,元参法师双手合十道:“我的后半生,希望在佛的指引下,谨守戒律,用我唯一会的能力,为世间做一些好事,一些正确的事。”

    “果然佛法无边,回头是岸。”讲经长老石平川捋着胡子道。

    此时,天色近午,雨却越来越大,隐隐有闪电划过天空。

    石为楼等十七位及冠的年轻剑士昂首而立,视风雨如无物。

    石中天看到此景,有些满意的点点头,大袖一挥,道:“多谢诸位英杰,接下来当由我石氏剑门弟子还礼。”

    场上人退到一旁,元参却被讲经长老石平川拉住袖子,拽到了一旁,低声聊了几句。

    此时,授业殿传功长老石时名喝道:“石先行!出列还礼!”

    石为楼等其余十六名来行冠礼的弟子听到这个名字,齐刷刷的看向队首。

    一少年剑士,刀眉阔口,面容方正,眉宇之间英气勃发,身披暗金纹皂底宽袍,腰扎镶金牛皮带,左手边挂着一把鲨皮金吞口的掌宽长剑,昂首而立。

    次日,尘埃落地,百官开始上朝。直到太阳已经出来时,大明宫右侧的建福门才刚刚打开。

    宫中传话说,百官每人只准带一名随从进门。里面禁军手持刀枪,夹道防卫。到宣政门时,大门尚未打开。这时,由于没有宰相和御史大夫率领,百官队伍混乱,不成班列。

    唐文宗亲临紫宸殿,问:“王涯怎么没有来?“

    仇士良回答:“王涯等人谋反,已经被逮捕入狱。“接着,把王涯的供词递呈文宗,唐文宗既悲伤又气愤,召左仆射令狐楚、右仆射郑覃上前,让他们观看王涯的供词。问令狐楚和郑覃:“是不是王涯的笔迹?“

    二人回答说:“是!“

    唐文宗环顾四周,只见刀兵剑戟反射着光芒,阶下百官皆俯首帖耳。他流着泪说道:“如果真的这样,那就罪不容诛!“于是,命令左仆射令狐楚、右仆射郑覃二人留在政事堂,参予决策朝廷大政方针。同时,又命令狐楚起草制书,将平定李训、王涯等人叛乱宣告朝廷内外。令狐楚在制书中叙述王涯、贾餗谋反的事实时,浮泛而不切要害,仇士良等人对此很不满,由此令狐楚未能被擢拔为宰相。

    这时,京城街坊和集市中的剽掠仍未停止。朝廷命左、右神策军将领杨镇、靳遂良等人各率五百人分别把守街道的主要路口,敲击街鼓加以警告,同时斩首十几个罪犯,这才安定下来。

    贾餗换了官服以后,潜藏在百姓家里。过了一夜,感到实在无法逃脱,于是,换上丧服,骑驴到兴安门,说:“我是宰相贾餗,被奸人所污蔑,你们把我抓起来送到左、右神策军去吧!“守门人随即把他押送到右神策军中。

    李孝本改换六品、七品官员穿的绿色官服,但仍旧系着只有五品以上官员才能穿戴的金带,用帽子摭住脸,一个人骑着马直奔凤翔,打算投靠郑注。到了咸阳城西,被追兵逮捕。

    李训向来和终南山的僧人宗密关系亲近,于是,前往投奔。宗密想为李训剃发,装扮成僧人,然后藏在寺院中。但他的徒弟们都认为不妥。李训只好出山,打算前往凤翔投靠郑注,被周至镇遏使宋楚逮捕,戴上脚镣手铐,押送到京城。

阅读九天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墨尔本爱情故事最强大军师之诸葛亮万界龙脉帝尊琉人璃心神级基因进化绝世妖妃:腹黑世子难追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