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李煜这手等于是凭空给德昌宫增加了一笔不需要成本的收入,德昌宫用的都是太监,这笔开支走内侍省,平时李煜一开心给大家发点奖金,也耗费不了几个钱。

    至于钱财的调运更是不用掏一分钱,现在虽然是封建社会,但做官的可都不笨,分行所在地的主官,甚至连对经济向来不怎么上心的李弘冀都明白,这玩意所蕴含的巨大潜力,尤其是在见到江宁,江都两地暴发性的税收增长后。

    南都和武昌方面都不约而同的出动了地方军队,对周围进行大规模的拉式清理,重点是确保运输钱货的路途处在绝对安全之下。

    对李璟而言则是一个新的生财之道,而且是净赚,往常只是让德昌宫购买些房产,出租收取租金。

    这时候没钱庄没银行,没有大规模的借贷生意,七百万金帛放在手里没法钱生钱,也是浪费。

    一时间赣、鄂的绿林道上哀鸿遍野。

    既然能给便宜老子开辟新财路,李煜折腾起皇宫的财产物资来便更不觉得心痛,当然之前顺了李璟不少茶叶好酒,他也没觉得心痛

    故此,李煜借鉴前世经验,建立严格的领用登记制度,计算出日常耗用量,定量领取,专人专用,每次登记,随时抽查。

    如此一来,虽然略显麻烦但却是解决了问题。

    他也有办法,反正李璟钱多,自己通过德昌宫银行又给他赚了不少。

    本票可不是免费的,要收取万分之三的手续费,一个月来,本票的流水达到了三百万多贯,收进的手续费也近千贯。

    对商人而言,这点钱和雇佣保镖支付运费差不多,但却有效避免了所有的风险,自然掏起来是格外的爽快。

    自从餐霞楼纵火事件后,李煜带着一群人本着消防责任重于天的原则,对澄心堂包括整个皇宫的消防安全都做了一次彻底排摸,并建立了相关制度。

    其中一条就是,考虑到实际需要,禁止所有易燃物品入宫好像也不现实,起码煤炭,木炭就是妥妥易燃品,但这玩意要禁了,大家就该饿肚子了。

    再比如,李廷硅的墨局,不但要各种煤炭木炭,还有松脂,乃至石油都有使用,没了这些原料,李廷硅就是神仙也造不出墨来。

    他把这些制度建立起来后,嫌麻烦便找钟皇后哭诉,说自己怎么也算南唐大才子,天天带着人查消防安全实在是有扰诗性。

    钟皇后听了觉得在理,便从内司派了个人去,将这消防局接了过来。

    这人最是铁面无私,除了李璟钟皇后外谁都不认。

    这不李煜每次弄点硝石制冰,然后做冷饮,都得填表还得防抽查,这日子过得也着实不够舒心。

    但冰沙的味道还是很好的,正喝着,门外有小太监来通报,潘诚厚来了。

    眼下的潘诚厚可谓风光无限,澄心堂承旨兼德昌宫副使,让他的品级升到了从四品,一跃成为了太监中的首脑人物。

    而且傍上了风头正劲的安定王的大腿,管的又是来钱的差事,自然是满脸红光。

    只是今日却面色凝重的走到李煜面前,李煜见他这般脸色知道这老太监向来沉得住气,今天这样肯定是有大事情了。

    挥挥手让小太监退下。

    潘诚厚此刻才说道:“六郎,德昌宫发现了假的本票,但持票人坚决不承认是假货,这会儿正闹得沸沸扬扬呢”

    “什么,假货?不可能!”李煜从竹榻上蹦了起来,“怎么可能,才一个多月,就出现假票了??”

    “六郎,那本票制作的甚是精细,若非是其中几个不引人注目的暗记,要分辨却也不容易”

    “走,看看去”李煜的脸色也开始不好看起来。

    他的担心是有理由的,假货是一开始就考虑到的。

    为了应对,他也设计好了多种措施,最重要一点就是纸张的材质澄心堂纸。

    经过这段时间他对造纸也有了点了解,澄心堂纸之所以冠绝天下,一方面是匠人手艺好,拥有各色独门秘籍,另一方面则是不惜工本的使用优质原材料。

    所以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这个国度能造澄心堂纸的只有澄心堂,虽然也有别家想仿制,但仿制品和正品之间差异之大,瞎子都看得出来。

    澄心堂纸也分三六九等,之前李煜送太医们的都是相对质量较差的货色。

    真正李璟和冯延巳等人用的,产量稀少,李煜软磨硬泡从李璟手中扣出一批来,专门用作印制本票。

    这样本票天生就具备防伪性,这种极品的澄心堂纸,李璟都甚少赏人,除了几个诗文俱佳的宠臣外,也就画院里的供奉有资格领用。

    可以说,光纸张问题就足以吓退百分之九十九的造假者,但反过来剩下这百分之一的人,只怕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了。

    二人赶到德昌宫总号,只见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人,正议论纷纷。

    其中有几个嗓门特别亮,嘴里说出的话也特别刺耳。

    “这德昌宫虽然是圣人的产业,但今天这个事情确实不地道啊,原本刘承祐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是啊,刘宫使向来谨小慎微,深得养生之道,从未听说他有什么心病,突然就暴毙?看看现在的德昌宫,叫什么皇家德昌宫银行,弄出这个什么本票,看起来是不错,可不就是盛唐的飞钱么?”

    “对对,老兄真是有学问,飞钱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二百年前就有了,专门用于长安和边疆的大笔金额往来,可现在谁还用?”

    “这位兄台,你可讲讲飞钱衰败的原因?”

    “这还不简单,老兄你在长安赚了十万贯钱,可你老家在朔方,嫌带着钱赶路麻烦,怎么办呢?节度使在长安都有留后府,算是节度方镇在长安对外联络的衙门。你便将钱交给留后府,留后府会开出一张契约来,给你一半。至于你的钱,就随着留后府会朔方的车队一起走了,到了朔方,双方合契后你便能取钱。”

    这人顿了顿继续说道:“可到了后来,朔方节度使觉得运钱也麻烦,反正他也有钱,这十万贯便留在长安,只将另一半契带回朔方,合契后你依然能拿到钱,不过这钱就是朔方节度使在朔方的私存,但他也不亏,碰上从朔方往长安方向的,他也这么操持,你们双方的钱便抵消了,他等于什么事情都没做,平白收了你们双方的路钱。”

    “这样也不错啊,只要能安全省事,出点路钱就路钱了呗”李煜带着人挤入人群插嘴道。

    此时,便体现出封建社会资讯不发达的好处来,倘若在前世他好歹算是全国人民偶像,在上只怕连底裤是什么颜色的都被扒出来。

    可现在,虽然李家六郎大名得享,但跑大街上还真没多少人认识他,当然那些盯梢不算。

    那人正口若悬河,眼见一个锦衣少年插嘴,刚要发作,可见他衣着华丽,气度不凡,便猜他有点来头,故而随便拱拱手道:“少年郎不识人心险恶啊”

    李煜一笑,朝赵春努努嘴,后者从算袋中掏出一小块银子,往那人面前一抛,后者眼睛发光,抬手接住,还没等他发话,赵春道:“我家六郎赏你的,你且继续说下去,说的好还有赏”

    “是”那人朝李煜作了罗圈揖,继续说道:“可到了后来,这群节度使仗着手里有兵,便不再老实,再有人去合契便说钱在路上被劫走了,倘若立时走人还能留条性命,如若多说几句,少不得按上个罪名,直接杀了。”

    “看,这就是飞钱,与本票何其相似”

    “可这德昌宫乃是圣人的产业,圣人向来宽厚,总不成匿了大伙儿的血汗钱吧。”李煜心里一动,一小块银子就能让这人打心眼里笑出来,可见就是个普通人,而普通人是不可能对已经被归入历史废纸篓里的飞钱了解的如此清楚的。

    可见这套说辞必然是有人教给他的,具体是谁不知道,但学问倒是不小。

    当然也有可能眼前之人就是个喜欢钻故纸堆的穷酸,刚才那番话完全是在掉书袋子,这倒也说的过去。

    毕竟南唐学风浓厚,各色典籍也保存完好,这厮也就是在人前炫耀学问。

    但,炫耀学问的人可不会把飞钱和本票混为一谈

    所以此人必是受到指使而来,门里在闹事,门外有人现场讲解播报,这岂止是唯恐天下不乱,分明是唯恐天下不够乱!

    李煜这话一出,那人笑了笑道:“圣人当然仁厚,但现在主事德昌宫者乃是安定王,这安定王虽然在诗词歌赋上是一把好手,但毕竟年幼,怎么可能自出机杼想出本票之策,分明是受了盛唐飞钱启发,想法是不错,但他这个年纪怎么能压得住手下这些人?”

    “所谓刁奴欺主,何况这德昌宫银行用的又都是太监,阴阳人,身上有残,心中更残,肯定是钻空子找漏洞中保私囊,你看这总号里面不就闹事了么。”

    李煜听了心里赞叹,这位背后有高人啊,这谣造的,稳准狠不说,而且竟然绕开李璟和李煜,而且听上去似乎是站在李煜一方的。

    就是这种看上去为你好的说法,反而更具备煽动性和迷惑性。

    斜眼看去,赵春面孔发黑,再定定心神,耳边类似的聒噪声四起,内容都差不多。

    李煜悄悄踢了赵春一下,后者一个机灵,李煜摸摸自己耳朵,随即捏紧了拳头。

    赵春会意,和身边其它负责李煜安全的手下交代了一句,便悄悄挤出人群。

    自从知道自己被人盯梢,且其中有天雄军的士兵后,史虚白潘诚厚便不顾李煜反对,强行将他身边护卫人数增加一倍,而且规定赵春必须跟着。

    像今天这种去处理冲突的事情,更是给他配了半队澄心堂保安,都是雄武军退下来的百战精英,又让赵春教了他们不少捕快专用的擒拿之法以及护卫方法。

    论野战能力是有不小的退化,但在这闹市中施展起来却是一个顶两个。

    李煜眼见,几个唾沫横飞之人身边都有,保安悄悄靠上去,心中也定了下来。

    笑嘻嘻的说道:“看来老兄对那位安定王还挺熟悉啊”

    “嗨,不就是个半大孩子么,写诗确实厉害,那首一斛珠说的人心里痒痒的,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事啊,只怕要黄”说完故作惋惜的摇摇头。

    此刻赵春又挤回他身边,朝他点了点头。

    李煜会意,冷笑一声:“动手。”

    7

    已经是六月中旬,天气越来越热,李煜身上虽然是单薄的熟罗的袍子,但也架不住这江宁热死人的高温。

    这时候才怀念起前世的好来,空调一开,哪怕室外五十度和自己也没一点关系。

    其次,上辈子碰到这种气候,肯定是短裤背心,甚至打个赤膊吹着冷气,喝啤酒吃小龙虾看世界杯。

    可现在这三样是一概欠奉,酿啤酒要啤酒花,这玩意虽然在中国有野生的,但主要分布在蜀国北部,一时半会搞不到。

    小龙虾么此时应该还在美洲大陆过的优哉游哉,印第安人好像是不吃的。

    世界杯,这个倒是能找到凑合的产物,南唐的蹴鞠已经开始流行,类似高太尉这种靠踢球就能当大官的盛况是还没产生,但群众对此已经是颇为热衷,就是宫廷里偶尔也会请蹴鞠高人来表演。

    只是蹴鞠和足球还是有区别,前者主要是炫耀技巧,类似用脚玩杂耍,和前世那种横冲直撞的比赛有着天壤之别,当然这也是因为没有充气球的缘故。

    总之李煜百无聊赖之下,只能缩在澄心堂的竹榻上,吃着牛奶冰沙。

    这玩意也是他的发明,这时节贵人家中往往设有冰库,冬天取冰存入,待到夏日食用。

    宫里也是如此,李煜得知后吓的不轻,这冰块就是冬天从河面上砸下,然后存储起来,里面杂质微生物估计不少,虽然冻了半年,但天晓得这些细菌病毒会不会被冻死,自然是不敢往嘴里放的。

阅读大宋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末日之划水大师隋唐小侯爷修仙大盗海贼之最咸鱼海军修业记CSGO:一杆鸟狙走天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