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惨死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噬心的痛楚从腹部散开,绯烟空洞茫然的眼终于聚拢了些许光亮,抬起眼帘看向身下的魏宪,唇瓣微动。“为什么,不信我。”

    细若蚊呐的声音还未落到耳畔便已被寒风拂散,只是魏宪多年习武,自然能听得真切。

    嘴角掀起一抹弧度,魏宪拥着绯月的手臂紧了紧,满目嘲讽。“朕这些年很是后悔,若是早些知晓你是个蛇蝎妇人,便该在你入宫的那日杀了你。”

    曹华礼面上有些不忍,却也不敢违背魏宪的话,小心翼翼将铜盆放到身后的桌案上,执起早就备好的木棍,抬起手,狠狠抽向了暮烟的腹部。

    “唔!”

    蛇蝎妇人么?

    干裂的唇中往外渗出着血珠,缓缓滚落到唇瓣下,原就惨白可怖的脸,此刻看着更是如同鬼魅。

    寒风拂过,绯月身子微微一颤,魏宪心疼看去,却见绯月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殷红,呼出的气息都带着淡淡的猩甜。

    这便是绯烟给绯月下的毒,胭脂醉,服下此毒后半年便会不治而亡,且每日都会被毒折磨着,生不如死。

    绯烟妒恨,竟给绯月下了世间奇毒,太医断言,绯月活不过半年,唯有绯烟胎中毒血可解。

    而胎中血,顾名思义便是绯烟怀上孩儿后被打落胎儿所流下的鲜血,此血阴毒异常,可破百毒。

    铜盆中已经积聚了一小半鲜血,魏宪眼中闪过一抹不耐烦,冷冷瞥了眼绯烟的脸。“这血积聚的也太慢了些,来人,给朕用木棍抽打她的腹部,不要浪费时间。”

    她或许真的错了。

    背弃一切,甚至双手染满血腥,换来的不过是如此结局。

    她这一世,可真是个笑话。

    魏宪眼中顿时浮现出浓郁的阴鸷,滔天的怒意让他恨不得将眼前的绯烟挫骨扬灰!

    “曹华礼,继续给朕打!”

    曹华礼咬牙,手中木棍再次挥舞着往绯烟腹部打去,一旁的小侍卫连忙将桌案上的铜盆又端了过去,如此打了数十下,铜盆里已经聚了满满一盆鲜血。

    “很好。”魏宪面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温柔的为怀中的绯月紧了紧衣衫。“月儿,咱们回去吧。”

    绯月摇头,杏眸中潋滟一片。“陛下,您忘了么?太医还说,要姐姐的肝入药,如此月儿腹中的孩儿才会长寿安康。”

    魏宪眸光一闪。“倒是朕疏忽了,还好月儿记得真切。”

    嫌恶的目光再度落到了绯烟身上,松开拥着绯月的手,踏着积雪上前两步,微凉的指尖执起绯烟的下巴,力道之大几乎要将绯烟的下巴捏碎。“贱人,你该庆幸自己还有些用,朕才会留你到今日,否则,你早就该下地狱了。”

    绯烟已经失去了所有力气,任由魏宪摆弄,那双往日里被魏宪夸赞如星辰般耀眼的眸子里再无半点光亮,如同一汪死水,再无波澜。

    “曹华礼,将朕贴身的匕首拿来。”

    “是。”快步将桌案上备好的匕首递到魏宪手中,曹华礼往后退了两步,不敢再看。

    魏宪拔开匕首,精致的纹路让魏宪爱不释手,指腹温柔的在剑刃上抚摸着,如同轻抚着爱人脸颊时一般温柔。“这匕首,是你送与朕的,说是上面有多少条纹路,便爱朕多深,看来烟儿对朕的爱意确实是不浅啊。”

    绯烟依旧低垂着头,嘴角却咧开了一抹笑意,这话如今听来,可真是恶心又好笑。

    干涩到极点的唇中已经分泌不出唾液,绯烟贝齿轻咬上唇,猩咸的血液瞬间在唇中蔓延开。

    舌尖微动,绯烟突然抬起头,朝着魏宪脸上吐出了一大口血。

    魏宪一时没有防备,狼狈的往后退了两步,抬起袖袍不停的擦拭着脸。“你这个贱人,朕要杀了你,朕一定要杀了你!”

    绯烟闻言却是癫狂的笑了起来,笑到满脸泪痕也不愿停下。

    她的孩儿死了,绯氏一族全都被灭了门,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瞎了眼,竟将绯月这个心机叵测的女人带回府中收养,求着父亲赐了绯月庶女身份,更错把鱼目当珍珠,爱上了魏宪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因果报应,因果报应啊。

    “噗!”

    那把精致的匕首终究还是刺入了胸口,连根没入。

    绯烟意识开始涣散起来,面前的魏宪与绯月她都已看不真切,唯独胸前的痛楚却清晰到让她绝望。

    胸口被匕首撕裂开,属于她的肝脏给魏宪一刀刀割开,落入铜盆中。

    天际的雪还在下着,在这样的大雪天里,任何污垢都可以被掩埋,连带着她的爱恨,一同消散在世间,不留痕迹。

    野史记:

    南安国十六年,冬。

    故皇后绯烟死于城楼外,因心肠歹毒,不得葬于妃陵,悬挂至尸骸干枯。

    然,贵妃心善,下令取草席裹尸,丢于乱葬岗。

    半年后,贵妃生一子,却满身青斑,双头怪物,落地而死。

    贵妃大戚,夜间突暴毙于宫中,死相惨烈。

    冷,如同每一寸血脉都被冻住了一般,呼吸都有些费力。

    刺骨冷冽的雨水从天际砸落在脸上,绯烟下意识动了动僵硬的身子,腰间却被人狠狠踩了一脚,噬心的痛楚险些让绯烟昏厥过去。

    “老三,这女人怎么说也是相府小姐,丢在这里等死也太可惜了,不如……”

    “闭嘴,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此事若是办不好,你我都得死,赶紧把她埋了!”

    “呸,你就是怕死,妈的。”

    “……”

    刺耳的声音在耳畔不停回响着,绯烟细长的睫毛颤了颤,想要睁开眼,却浑身无力。

    这是哪里?她不是已经死在了魏宪手里么?这两个男人又是谁。

    大汉将绯烟的身子丢入了挖好的洞穴中,拎起铁锹不停往洞口里掩入泥土。

    “哎,这大小姐还真是可怜。”

    “富贵人家的事情岂是你我而能能议论的,埋完了赶紧走,别惹得一身腥。”

    她被人埋了?

    刺痛的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什么东西,绯烟牟的睁开眼,满目骇然。

    十六岁那年,深秋,她出府游玩,却在半路遇到了两个大汉,被人打晕后活生生埋入了地下,便是在这一日,她被偶然路过的魏宪救起,自此对魏宪一见钟情。

    可这一切早已过去多年,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头顶的两个大汉终于骂骂咧咧离去,绯烟想要撑着爬起身,却被背上的泥土给压的难以动弹。

    她没有死,她还没有死!

    哪怕地底一片黑暗,她却能感受到胸口的心跳,细嫩的手指不停挖着身上的污泥,大概是因为下雨天,泥土已经全部被浸湿,毫不费力就可以挖出一大块。

    绯烟眼中没有丝毫慌乱,甚至闪烁着癫狂的喜悦,她此刻还没有遇到魏宪,这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老天爷终究是怜悯她的,居然让她重生在了十六岁这年。

    不远处车轮滚过地面的声音清晰可闻,绯烟手指上已是鲜血淋漓,却丝毫不愿停下。

    她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终于挖开了最后一块污泥,点点光亮让绯烟双目一阵刺痛,哪怕眼眶中已经聚满了水珠,绯烟仍旧不愿闭上眼,她怕,她怕自己一闭上眼,最后这点希望也没了。

    费尽全力将手从污泥中伸出,那辆疾行而来的马车意料之中的停了下来。

    木拧眉,恭敬朝着身后的马车道:“主子,前面地下冒出来一只手。”

    车内一片寂静,良久,一只白玉般的手指掀开了车帘,淡漠的面容没有丝毫表情。“去看看。”

    “是。”

    木一跃下马,俯身扒开污泥,地下已经成泥人的绯烟被木一把拽了上来。

    木打量了绯烟一眼,惊讶开口:“主子,居然是个女人。”这倒是奇了怪了,青天白日的,谁将一个女子给埋到了大路中央?还好他眼力极好,否则就直接碾过去了。

    男人对木的话语置若罔闻,从容收回了手。“丢了,继续赶路。”

    木张了张嘴,这女人明显还没断气,就这么丢了?

    “嗯?”

    车内又传来一道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木连忙丢开了绯烟走至马车前,主子一向不喜欢管闲事,更何况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

    一夹马腹,正要继续赶路,躺在地上的绯烟却挣扎着抓住了木的腿,被污泥包裹的脸抬起,满目哀求。“救我。”

    如今只有这个男人可以救她,很快魏宪便会赶到此处,若是她被魏宪救回,爹一定会感念救命之恩将自己许配给魏宪。

    她既然重生了一回,便绝对不会让历史重演。

    木有些为难,这事儿他说了也不算,得主子答应才是,朝着地上的绯烟使了个眼色,绯烟当即了然。

    手指轻叩了两下马车,细如蚊呐的声音从唇中吐出。“信陵王,若是你愿意救我,他日必报大恩。”

    “呵。”男人再度掀开了车帘,月色般醉人的眼中满是兴味。“你认识我?”

    绯烟看着信陵王的面容,心口一阵刺痛,她前世也不过见了信陵王两次,一次是在大婚之日,信陵王为太子府送上贺礼,便是那惊鸿一瞥,这个男人的面容已经深深留在了她心中。

    而第二次,便是她被悬挂于城墙上时,信陵王满目悲戚的看着她,眼中似有万般孤寂,她不明白,为何信陵王会这般看着她,哪怕是到死,她都不知道自己与信陵王之间到底有何纠葛。

    但此刻,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只要活命!

    “求你,救我。”

    绯烟的声音又轻了许多,甚至眼神也开始涣散起来,却死死撑着不愿倒下,这幅模样让尉迟慕觉得颇有兴趣。

    寡薄的唇角微挑,尉迟慕手指轻叩马车,木眼中一亮。“是,主子。”

    俯身将绯烟抱入车中,翻身上马扬鞭朝着信陵王府而去。

    宽敞的马车内。

    雨水被隔绝开来,车内淡淡的龙涎香味让绯烟身子瞬间放下了防备,眼前这个男人,让她莫名的安心,甚至于相信。

    “相府小姐,绯烟?”

    尉迟慕似笑非笑的声音在车内响起,绯烟撑开疲累的眼,扯出一抹不算太好看的笑。“能被信陵王认出,绯烟荣幸至极。”

    冷到没有知觉的身子上被丢了一件外袍,这袍子不知是什么材质,身上的寒意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绯烟喟叹了一声,缩了缩身子便睡了过去。

    “主子,咱们现在是去哪里?相府还是?”这女人既然是相府的小姐,自然是不能带到信陵王府去的,否则满京都都要议论了。

    尉迟慕把玩着手指上的血玉戒,不咸不淡开口:“无妨,直接去王府,先不必传信给丞相。”

    木点头。“是。”

    这相府小姐定是惹到了什么权贵之人,否则怎会被埋到这种地方来,若是直接送回去,岂非白救她了,还是过几日再说。

    南安国大雪已经纷纷扬扬下了七日,天地皆被盖上一层纯白,城楼上被悬挂着的前皇后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当今圣上魏宪拥着皇贵妃绯月立在城楼下,俊逸的面容上满是温柔笑意。“绯烟,月儿怀孕了,朕会立月儿为皇后,赐她一世荣华。”

    绯烟干裂的唇微动,似是想说些什么,却又被咽了回去,身下终于流出了一滩鲜艳的血迹,染红了城楼。

    绯月染满殷红色丹蔻的指尖覆上了唇,惊呼出声。“陛下,姐姐她……”

    魏宪眉梢微挑,面色没有丝毫波动。“不是正好么?也省的朕动手脚了,来人!”

    一直静守在魏宪身后的御前太监曹华礼恭敬上前,手中的铜盆早已准备妥当。“陛下。”

    “去,将血全数接回来,可不要浪费了。”

    “是。”

    曹华礼俯身上前,将铜盆放在绯烟裙摆下,滴滴血迹落入铜盆中,却因天气太过寒冷,凝结成冰霜。

    南安国故皇后绯烟,生来血可解百毒,皇帝魏宪爱慕有加,以后位相邀入宫,却不想魏宪两年后对绯烟庶妹绯月一见钟情,封为贵妃。

阅读为妻不贤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这一次我想活下来王俊凯之转角处的幸福剑神录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最强神剑召唤系统恶魔校草:甜心,咬一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