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医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天际飘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水,绯烟正在院内发呆,回过神时,头上已经多了一把竹伞,熟悉的龙涎香味扑鼻而来。

    “发什么呆?”

    绯烟回过神,站起身看着尉迟慕的脸。“你去哪儿了?我入宫一直未见到你。”她明明记得起床时那侍女说过,尉迟慕也入宫来了。

    绯烟思虑了片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多谢几位太医相告,绯烟先回去想一想如何医治。”

    “好。”若是这个相府嫡女真的能医治好贵妃,他们也算是少了一桩烦心事,何乐而不为。

    尉迟慕白玉般的面容浮现出一抹淡笑。“受委屈了?”

    绯烟摇头。“没有。”如今这世上,还真没谁能给她委屈受。

    绯烟眨了眨眼。“皇上不会怪罪么?”

    尉迟慕眼中淡漠一片。“那是他的事情。”

    “对了,姑娘,我倒是想起来个奇怪的事情,那夜贵妃突然呕血,我去殿中诊治,不知怎的,居然在贵妃娘娘吐出的血里看到了一只奇怪的虫子,那虫子通体发白,极小。”

    绯烟拧眉。“虫子?你确定是被贵妃吐出来,而非地上的么?”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吐出虫子来。

    “在下确定,绝没有胡说啊。”事关人命,他哪里敢胡说八道。

    “唔。”淡淡应了声,尉迟慕抬起微凉的手指,落在了绯烟脸颊上。“今日朝堂里有些事,一直没有得空,刚解决完便来寻你了。”

    “哦。”绯烟了然点头。“那你不回去么?天要黑了。”皇宫到时间便要下钥的,太晚尉迟慕就出不去了。

    “不必回去,我在皇宫内有一处院落,你今夜随我去那里住。”把这个女人丢在空无一人的太医院,他不太放心。

    绯烟眼角抽了抽,对于这个男人特立独行的习惯有些无奈,怎么说魏安也是一国帝王,尉迟慕这样未免也太不将魏安放在眼里了些。

    但她也不是很喜欢这个阴沉沉的太医院,待在尉迟慕身边也好,至少安全。

    “那走吧,雨要下大了。”手臂缠上尉迟慕的腰间,绯烟突然发现自己还真是容易习惯一个人,她和尉迟慕才认识几天,可即便如此亲昵的举动,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嗯。”对于绯烟主动亲近自己,尉迟慕心情大好,拥起绯烟,脚下轻点便消失在了太医院中。

    空无一人的别院内,尉迟慕燃起一掌孤灯,屋内顿时洒满了昏黄的烛光。

    绯烟叹息一声,舒适的靠在尉迟慕怀中。“我今日又被绯月算计了,贵妃的病如今我没有丝毫头绪,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治。”

    尉迟慕抓起绯烟手掌把玩着,闲适出声:“无妨,太医院里数十个太医也束手无策,不怪你。”

    “话也不能这么说,若是我能医治好贵妃,那皇帝便欠了我一个人情,以后若是我犯了什么杀头的罪名,指不定能借此让她绕我一命。”不是说皇室里有免死金牌这种东西么?她要是能求来一个,以后行事可方便多了。

    “傻。”尉迟慕淡笑,将绯烟身子扳向自己,淡漠的面容上有些无奈。“有我在一日,你便能安然无恙在南国内活一日,即便是皇帝也不能对你如何,又何必去想什么免死令?”这种东西,只有立了大功的人才会有,一个免死金牌,等于在皇帝心尖上扎了一根刺,魏安怎么会随意赏赐给一个女子?

    真不知道该说绯烟天真还是蠢。

    绯烟撇了撇嘴,将脸埋入尉迟慕怀中,嘟囔出声。“我这两日大概是要忙了,你记得帮我照料好父亲。”既然那太医说吐出来的血里有小虫子,那她便着手查一查贵妃体内,总会有头绪的。

    “好,自己注意分寸,别累着自己,若是有什么事,随时传信给我。”绯烟是聪明,但再聪明也耐不住皇权。

    “我知道。”绯烟抬起头,看着尉迟慕俊逸的脸,突然咧嘴一笑。“我总觉得我们从前认识,却又说不上来,觉得很奇怪。”

    其实上一世她就有这种感觉,尤其是她被魏宪挂在城墙上等死那日,尉迟慕眼中百般情绪,像是一把利刃刺入她的胸口一般,让她痛彻心扉。

    尉迟慕醉人的眼中闪过一抹青光,却转瞬即逝。“或许有些东西是注定的,比如你会成为我的妻。”

    一阵暖意浮上心头,绯烟轻笑。“我倒是觉得更像知己,不是么?”

    她曾经立誓,这辈子都不愿触碰情爱二字,如今与尉迟慕之间,也只是为利而聚,他日利尽,大可一拍两散,所以谈什么天注定未免多余了些。

    “……”尉迟慕久久不曾开口,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转为滂沱大雨,绯烟一时却觉得空气中有些不知名的寒意飘散了出来。

    她说错什么了么?这男人好端端的生什么气。

    “罢了,睡吧。”不知是妥协还是自嘲,尉迟慕的脸上淡漠到没有任何表情可以填充,抛下绯烟,独自走向塌上躺了下来。

    绯烟一脸茫然,这是哪门子情况?

    “过来。”

    忽的,床上的尉迟慕再度开口,绯烟应声看去,却忍不住轻咳了两声。

    不得不说,尉迟慕生的当真是比女子都要美上几分,尤其是现在侧躺在塌上,一头青丝散落在身后,白玉般的脸映着烛光,该死的诱人,尤其是那双眼,只要轻轻扫过一眼,便恨不得彻底醉死在其中,永远都不再离开。

    鬼使神差的起身走了过去,绯烟合衣躺在尉迟慕怀中,回过神时,却止不住有些懊恼,她又被美色诱惑了!

    尉迟慕十分满意的将被子盖到绯烟身上,大手覆在绯烟胸前某处,轻柔的捏了捏,惹得绯烟一阵惊呼,连忙跳了起来。“你……”

    尉迟慕俊美的面容上满是无辜。“怎么了?”

    “……”绯烟恨恨咬牙,难不成她还能说尉迟慕轻薄了她么?这男人此刻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还真是比孩童都要纯上几分。

    “过来,躺着。”

    尉迟慕又淡淡唤了一声,绯烟耷拉着脸,忽而想到了什么一般,小脸上满是狡黠的笑意,快步跑到一旁木柜中抱了一床新的被褥铺在床上,在尉迟慕愈发凉下去的目光中钻了进去。

    绯烟身子全部被包裹了起来,唯独一张脸裸露在外,朝着尉迟慕甜甜一笑。“晚安。”

    “……嗯。”

    看来他今日盘算的霸王硬上弓注定要失败了。

    这一夜睡的很是香甜。

    日光洒落到屋内,绯烟睁开眼,桌上的烛火已经燃尽,正徐徐冒着青烟。

    身侧的被窝已经凉了下去,看起来尉迟慕已经离去许久了,莫名的,绯烟心中有些落寞。

    “小姐,可否醒了么?”

    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绯烟掀开被子起身,推开了房门。“醒了,有什么事么?”

    “是,今一早贵妃娘娘又吐血了,唤您过去瞧瞧。”

    绯烟眸光一紧。“我洗漱一番就来。”她查了贵妃的吐血次数,这些日子越来越频繁了,今日距离上一次吐血才过去三日,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么折腾。

    匆匆洗漱好,换了一身衣衫便往贵妃寝殿赶去,皇帝要忙着上早朝,今日的寝殿里除了贵妃的随侍并无她人,不过这也也好,她看诊也清净些。

    “大小姐,您可算来了,快些给我们家娘娘看看,这是怎么了!”侍女哽咽着退开身,绯烟也不敢耽搁,快步上前打量着贵妃脸色。

    这贵妃躺了大半年,除了面色苍白了些,居然和睡着了一般,没有丝毫生病的模样。

    俯身看向吐出的那滩血,观察了片刻,却并没有看到太医说的虫子。

    绯烟拧眉,难不成是那太医看错了?

    沉思了片刻,绯烟突然从腰间取出一根银针,在血迹上轻轻刮了刮,顿时怔在原地。

    那银针上居然真的覆着两条白色的小虫,只是体积几乎可以忽略,吸了血化作红色,真的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可是好端端的一个人,体内怎么会有虫子?

    “小姐,可有探查出什么?”一旁的侍女突然凑上前,满目担忧,不知怎的,绯烟竟在这个侍女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杀意。

    敛下心神,绯烟收回银针,叹息道:“并没有任何异常,这可如何是好。”

    侍女顿时又哭了起来,这模样几乎要让绯烟怀疑方才是否是看错了,但她相信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这侍女,不简单!

    “小姐,娘娘已经病了半年多了,若是再不医治好,可真的是醒不来了,您快想想办法吧。”

    太医院内。

    数位太医听说来了个女大夫,纷纷赶到药室,想要看看这位相府嫡女的真容。

    南国学医的女子少之又少,世人都认为女子就应该在府里绣花看书,怎可出来抛头露面为人诊治,但他们都是为医者,自然没有这些成见。

    绯烟正在配着药,见门外聚了好些人,当即笑着放下了手里的药方,上前对几位太医行了个礼。“初来乍到,绯烟叨扰了。”

    几位太医连忙摇头。“怎敢,怎敢,姑娘太过客气了。”

    他们原以为相府家的嫡出女儿会是个骄横的,没想到这么平易近人。

    绯烟站起身,看着几位太医,直入主题。“诸位平时给贵妃把脉,可有探出什么异常么?”

    “唉,姑娘你是不知啊,这贵妃好端端的就昏迷了,我们几人什么方法都用尽了,可就是不见醒,脉象也跟常人的没有任何差别。”

    这贵妃可是皇帝最宠爱的女人,如今半死不活躺在床上,魏安对他们几个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若非宫里其他的妃嫔还需要他们诊治,恐怕魏安早就将他们几人砍头了。

    绯烟点头,这回答在她的意料之中,但不免也有些失望。

阅读为妻不贤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国家一级注册雷暴工程师娱乐之最强人生冷傲首席的俏冤家大宋之词帝至圣我的系统要超神阴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