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于苏梓熙自己建立的组织,威尼尔在初期是抱着让孩子成长成长的心态,他也当做不知道,看着孩子自己的势力越来越大,他感到甚是欣慰,然后孩子在某一天受到了外界的威胁,他必须出手帮助孩子一把。

    “准备一下军火和人员,过几天,我帮你铲除南部教父。”很好,敢动他的孩子。

    南部教父本来在四大教父里势力是最小的,可是也不容小觑,威尼尔早在几年前就想灭掉他了,这几年一直在伏在暗地里准备。

    “是的,是南部教父。”

    威尼尔身为东部教父,掌控着世界东部地区的黑道势力,可以说是权势滔天,但对于其他的教父们还是有些忌惮的。可是既然触犯到了底线,他就要出手了。

    在苏梓熙十四岁的时候,威尼尔把她放在M国最大的重犯监狱里锻炼,当然这也是有风险的,所以威尼尔派遣了数十人在暗中保护她。

    因为那是男监狱,满是光头魁梧高大的大汉,苏梓熙当时是扮成小男生进去的,但有个人房间和卫生间,也算是对于重犯们很好的待遇了,同时也给苏梓熙带来了好处。

    南部教父那时也是狂妄得很,在监狱里肆意妄为,他男女不忌,监狱里不少有点姿色的男犯都被他糟蹋过,那时苏梓熙来了他第一时间盯准了她。

    然后被苏梓熙废了一只眼睛。

    苏梓熙回到基地,花了近一月的时间整顿了组织,拔除里后患和毒瘤,经过这一次教训,属下们更是加紧训练,对于管理更是不敢疏忽,组织更加严密强大。

    接到威尼尔的消息,苏梓熙去了威尼尔的住宅。

    “你上个月受到了袭击?”威尼尔还是挺关心自己孩子的。

    但即便如此,苏梓熙在那里也是不好过。一个长相精致漂亮的女孩扮成男生也是一个精致秀美的男孩,外国人挺开放的,监狱里不少人是同|性|恋,她是靠自己的身手才使得自己不受侮辱侵|犯的,再说也有专人监视保护着。

    从某些意义来说,威尼尔确实是个残忍的父亲。

    而南部教父当时就在那监狱里,那时他还不是教父,他是因为制造恐慌杀害数十名无辜人民而不小心进监狱的,而政府也不敢杀他,判了他无期徒刑。

    后来苏梓熙出去后,监狱里发生了逃狱,不少罪犯越狱了,其中就有南部教父。

    为此就结下了梁子。其实威尼尔原本在监狱里就可以除掉南部教父,可是怕惹上麻烦便没有。几年前南部教父成为了南部教父,威尼尔才起了除掉他的心。

    苏梓熙一路顺利地到达了哈林,当然还是左铭和他的队员的功劳,苏梓熙身上追踪器的信号一出现,她的属下就马上来接她了,效率很高。

    “我走了。”左铭看到苏梓熙的属下来了,他和队友们也准备去执行任务了。

    “嗯,你多保重。”苏梓熙看了一眼左铭,便上了直升机。

    站在左铭身后的士兵们:“头儿他真是个好男人。”

    “头这么老实以后怎么抱得美人归啊!”

    “对,我看头儿应该给嫂子一个吻什么的,拥抱也行啊!”

    “哎!真是为头儿的爱情担心啊!”

    左铭听到士兵们这么讨论自己,他转过头,眼神跟淬了深窖里的寒冰似的。

    士兵们噤声,背脊冷汗潸潸:我日,以后再也不嘴抽了。

    左铭上了直升机后,心中暗暗有了决策。

阅读论攻略一座冰山的可能性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