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赐死人屠的酒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魏峰一惊,这不像是材质所带有的寒气,简直比刚出土的宝剑还要寒气逼人。仔细地打量着上面的花纹,居然是战国时期秦国王室所能用的。这意味着,很有可能是王墓里出土的。

    “胖儿,这是从哪弄来的。”褚庞看了眼那个年轻人,说道:“这是从小王的爷爷在咸阳城外挖到的。”能坐在这里的,肯定不是外人,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褚庞也没避讳。

    “咸阳城外?”魏峰细细的思索着,咸阳乃古时秦朝帝都。这青铜酒杯又刻着战国时期秦王室的花纹,可是咸阳城外又有哪个大人物的墓葬呢?总不可能是秦始皇的吧,别说秦皇陵现在都没挖开,就算挖开里面的花纹也不该是这样的。

    褚庞知道魏峰博览古书,不仅对历史了解,就连考古方面也有独到的眼光。古董一行,除了对物件本身有所了解外,如果能结合到史实,那无论是价值与真实度都会得到一个显著提高。

    魏峰看着眼前这个放在木盒子中的酒杯,青铜物件,如果是真的,很有可能是秦汉时期的。上面还有被岁月腐蚀过的痕迹,但也有可能是被酸,毕竟现在作假很多。拿在手中,一股寒意顺着脊背而上,让魏峰一个机灵,险将青铜酒杯摔在地上。

    “你再说详细点,咸阳城外那么大地方,北京还在咸阳城外呢。”

    这次胖子没说话,开口的是那个年轻人,“渭河北岸,任家咀附近。”

    “喂,我的大博士,难道是什么,你有没有看出来呀。”褚庞在一边看着思索的魏峰说到。

    魏峰接着说道:“据我所知,任家咀附近有一处墓。若论墓室规格算不得大墓,但是它的主人却名震千古,位列战国四大名将之首。”

    打车来到约好的地方,路上堵得不得了,比约好的时间足足晚了近一个小时。王府半岛酒店,北京最豪华的酒店之一。服务员将魏峰引至一处VIP包厢门口,推门进去,偌大的包厢只有三个人。褚庞和一个老者,还有一个面色发白的年轻人。

    “哎呦,我的魏大博士,您可是来了。”褚庞像一座肉山一样朝魏峰抱来,两人一个熊抱。魏峰调侃道,“你是又胖了”。

    “哈哈,整天应酬,这不没时间减肥嘛。来,给你介绍下这两位。”褚庞拉着魏峰走到桌边,“这位老先生,乃是我们陕西鼎鼎大名的马五爷,过目的老物件数不胜数。这位小兄弟呢,是我一位朋友介绍的,这次带了个好东西卖给我,哥们儿也不太懂,想让你帮忙掌掌眼。”

    说到这里,魏峰一下子就想起了一个人。任家咀附近没有什么王墓,若论墓葬肯定是王室成员陪葬品多,在古代任你功勋卓著,墓葬也是有严格限制的。但是那里却有一个千古名将的墓,白起墓。魏峰很喜欢白起这个人物,所以了解的比较详细。

    白起墓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出土了,里面有佩剑、兵器等文物数件。若以陪葬品类型来看,都是白起生前行军所用之物,怎么会有一只酒杯呢,显得那么突兀。

    魏峰看着这只青铜酒杯,脑中灵光一闪。喃喃自语:“难道这是……”

    旁边坐着的马五爷开口说道:“为秦朝统一大业奠定不世功勋的武安君,白起?”

    “正是。”魏峰肯定的说道,“若是我没看走眼,此物品相材质具为真品,又真如这位小兄弟所说的在那附近出土,就一定是白起墓中所葬。白起墓中出土文物仅有数件兵器和佩剑,而这只酒杯在墓中既突兀又最合理。”

    说到这里,褚庞插嘴问道:“怎么会合理呢,你这么说我怎么都觉得这只杯子是假的。”

    魏峰解释说,“这只杯子是战国时期秦王室御用杯子,与白起年代相符合,而正是秦王室赐的这只杯子给白起。”

    胖子瞪大眼睛,“也太小气了吧,白起那么大功劳,就赐一杯子?”

    “不是赏赐,史书记载,武安君自刎而死,但还有一说,是饮毒酒而亡。这只杯子,极有可能是秦昭王赐死白起的那只酒杯。“

    “我滴个乖乖,绝世名将就死在这一杯酒。”褚庞拿着这只酒杯,反复地看着。

    东西看完了,马五爷与小王各自回酒店休息。褚庞硬拉着魏峰喝酒,两人在包厢里开着一瓶又一瓶酒,渐渐地喝多了。聊起多年来的生活,魏峰心中也是多有苦闷。

    这胖子拿出那只酒杯,舌头都开始打结了说:“这世界,还是我兄弟眼光好,哈哈,咋就让我捡着宝贝了。”

    “你小心点,别跌了这物件。”魏峰此时也是喝多了,平时酒量不错,奈何今日故友重逢喝高了。

    “没事,一件杯子嘛,我拿它敬兄弟一杯。”胖子此时晕晕乎乎,拿出茅台在青铜酒杯倒满一杯酒敬给魏峰。酒醉之人,毫不避讳这是在墓里埋了几千年的东西,魏峰接过一饮而尽。

    酒入喉中,没有热气一说。相反,一股寒气直涌而上。魏峰一下惊醒,暗道:“不会吧,这只杯子两千多年了还带毒?敌敌畏也没你这么凶啊。”

    酒意消散,然而魏峰此时并不好受,脑袋变得沉重起来,酒杯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似有无尽的兵戈交击声音,一幅幅画面浮现脑海,无数的人死在刀剑下,嘶吼声,马蹄声,悲叹声。魏峰手握酒杯,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魏峰醒了过来,他拍了拍还有些昏沉的头。

    “大人,您醒了。”一声少女的问候传来。魏峰有些发懵,“大人?是叫我么?”当他看清周围后,更懵。这一屋子好像拍古装片的布置是怎么个情况。

    昏暗的教学楼,一个戴着厚重眼镜的男子收拾着一大堆资料。又被拒绝了,果然学历史的不好找工作,即使博士文凭都拿到了手。魏峰拖着疲倦的身躯走在街道上,工作难找,北京房租却越来越贵,再这样下去别提居住,吃饭都成问题了。

    在许多人眼里,魏峰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然而却并不是这样,他自小才思敏捷,头脑灵活。生在高官家庭,耳濡目染,无论是思想还是才智都远胜同龄人。然而一切在高二那年变了,父亲竟因为贪污入狱。母亲因父亲的事日渐消沉,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临近魏峰高考时去世了。

    魏峰深受打击,渐渐地变得沉默。高考完更是选择了冷门的历史系,这些年不断地沉浸在历史中,想让自己忘却痛苦。读史使人明智,开拓心胸。而魏峰只想借历史的长河冲淡自己内心的痛苦。

    他不断地看史书,不断地麻木自己。现在,博士毕业两年了。因为父亲的原因,政府和高校都不愿录用自己,而所选专业在私企也无用武之地。谈了七年的女友终于是离开了,那个温柔的女孩,自己都不忍心再消受她的爱。再也不用看书来麻木自己了,因为现实的窘迫已经让他疲于奔命了。

    回到家中,没有开灯,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的灌着自己白酒。“叮铃铃……”电话响个不停,魏峰接起电话,一个破锣嗓子从中传来。

    “喂,峰子,干嘛呢。”是自己大学时的死党褚庞,一个保守估计二百多斤的家伙,土豪一个,外号“猪胖儿”。

    “人体麻醉呢。”

    “行啦,别麻了,出来哥们请你喝酒。我可是专门到北京来找你了。”

    “你在北京?”魏峰有些意外,大学毕业后褚庞回陕西接手了家里的生意,虽多有联系,但还是很少见面的。这次居然会来北京找自己,不知道这胖子又有什么事。

    在大学时,俩人联手干了不少那时看起来缺德现在想起来好笑的事。多半是魏峰出主意,猪胖儿下手。一个有谋略,一个有实力,简直是两个煞星。毕业后胖子不止一次让魏峰一起做事,但魏峰心中始终有一处迈不过的坎,那就是自己的父亲。现在回想起来大学,是自己偶尔能从阴影中探出头仰望天空的时光。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三国之暴君吕布冥婚妻约重逢的青春家有甜妻:项少,宠妻请低调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凰栖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