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陨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现在没有什么能将樗里疾置于死地的方法,但是魏冉却要好好的恶心一下他。

    魏冉整了整自己绣着金丝的深黑华贵衣衫,这是他颇为喜欢的颜色搭配,深沉如夜的黑色有着古老而庄重的感觉。而那金丝,更像是点缀夜空的繁星,如神来之笔划破黑夜,狂放不羁。

    魏冉对樗里疾说道:“我与御史大人打个赌,我若说对了此物来历,那樗里大人就输给我三千金,反之,我若说错了,那就输给你三千金,如何?”魏冉故意称呼他御史,也是小小的恶心他。

    旁边穿着华贵官服的樗里疾对魏冉一直怀恨在心,出言讥讽道:“魏大人,你说的东西,在这世上我们简直闻所未闻,难道你是要欺骗大王吗?”他始终不称呼魏冉右丞相,因为他心里不愿承认自己的官位被魏冉得到的事实。

    听了这话,魏冉皱了皱眉头,虽然秦王赢荡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这个樗里疾现在算是和自己杠上了。好你个樗里疾,本来顶了你的右丞相还不想对你下手,可你竟然这么不安分,那就别怪我了。

    樗里疾看着魏冉胸有成竹的样子,有些吃不准,虽说三千金自己是拿的出手的,但是输给魏冉,面子上也不好看。

    秦王赢荡来了兴致,“寡人看可以,我也加个彩头,谁若是赢了,寡人做主将这块石头赐给他,能摆放在这宫殿中,我估计价值不小。”

    魏冉手指了指上面,“此物从天而降。”

    “哈哈,魏大人啊魏大人,我樗里疾听说过天上落雨水,雪花,雷电的,可从来没听说过落石头的。”樗里疾大笑着摇头,这在他看来简直是荒谬。

    “这是块什么石头,寡人所见,就是全是精铁所铸,也未必有这样的分量。”秦王赢荡好奇的说到。

    “大王,据臣来看,这应该是一块陨铁。”魏冉来自二十一世纪,当然见过陨铁,而且陨铁并不等于陨石,陨石在经过大气层燃烧时,偌大的体积可能就会剩下一点,而也有可能一点不剩。而这其中含有外星矿物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经过超高温加热挤压的陨石,能留下这么大一块陨铁很不容易。

    “陨铁?那是什么?”听了魏冉的话,秦王和一众大臣都有些疑惑。魏冉也是愣了,难道这时候的古人还没有陨石的概念?

    既然秦王都开口了,樗里疾只好答应,但这时魏冉又加了个条件,“既然大王喜欢力气,那就再加一条,谁输了就帮另外一方把这块石头搬回去。”

    “哈哈,好好好,有意思,寡人喜欢。”

    事到如今,樗里疾也只好硬着头皮赌了,“好,那魏大人你就说说这石头从何而来吧。”众人也都是好奇,都想知道这块奇沉的石头从何而来。

    “没关系,我们将宫中记事官叫来问问即可。”一行人将周朝的一名负责管理宫中事务的官员叫了过来,向他问这块石头来历,那名官员说是古物不敢随便说,便拿来了宫中典籍。

    众人一看,真是如魏冉所说,必须从天而降。在三百年前,周平王年间,一天夜里天降火球,滚滚而下,落于西南群山中燃起熊熊大火,火灭后发现了这块石头,就一直将其放置在宫中。

    结果出来了,樗里疾脸上阴晴不定,简直像吃了只苍蝇,没办法,愿赌服输,秦王还在作证,自己不服就等于欺君之罪。

    大臣们也都惊讶魏冉的博识,魏冉只好谦虚的一一应对,毕竟把五千年的华夏历史文明结合现代知识说出来成自己的,再厚的脸皮总是有些尴尬。

    秦王赢荡也是好奇的详细问了问魏冉关于这块石头的事,魏冉仔细的琢磨了下措辞,将陨石陨铁的事说了一遍,又引得众人一番夸赞。

    最后这块陨铁落在了魏冉手里,目前确切的说是樗里疾手里捧着,本就是文官的他,这么沉的石头对他来说简直是灾难。但是秦王赢荡在,他如此好武,肯定不允许樗里疾反悔放下石头。

    魏冉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今天这事让史书上第一次出现了陨石,陨铁等词汇和描述。

    清晨,魏府的下人们已经早早的开始打理府门,而魏冉还躺在床上,得胜而归,昨晚自然与亦熙又来了个翻天覆地。情至高涨处,亦熙白皙滑腻的身子香汗淋漓,眼神迷离樱桃小嘴急促的喘息。

    魏冉更是逗她说下次要再找一个同房丫鬟一起玩,没想到亦熙居然含羞的点了点头。并非亦熙有多渴望,而是古人女子对于夫君的要求往往尽力满足,远远不像后人说的死板,毕竟很多姿势都是从古时候流传下来的不是。

    今天魏冉要陪同秦王赢荡去周朝太庙,观鼎!浩浩荡荡的出行队伍,昭示了秦国强大的国力,行至为周王室保留的仅有的土地,秦国一行在这里住下了。毕竟是进天下共祖的太庙,虽然周王室早已没有任何威慑,但是有些礼节还是要遵守的,入庙前,沐浴斋戒一天。

    赢荡志得意满,让魏冉等大臣们陪同闲逛周朝最后的都城。

    周朝太庙虽然不像王宫那样富丽堂皇,但是却别有一番气魄,古朴大气,庄重森严。以黑色,陶红色为主的格调,让人们的心情在进入太庙那一刻变得沉重,这里供奉着周朝历代国君,甚至是神。

    魏冉看着这一切,当初周武王伐纣,何等气魄,甚至是可以说是神之战,然而数百年过去,昔日纵横天下的帝王后代,如今却被自己的下属国瓜而分之。但是,前世不管后世,今生不问来生,生于当世,定要尽全力拼搏,何问后路如何,只需勇往直前!

    一座周朝宫殿中,已经隐隐有些破败的痕迹,真是成王败寇,让人哀叹,曾经的天下共主,而今却被下属国带人游览。

    殿中空荡荡的,除了红漆的柱子只剩下一张案几,破败的门窗风呼啸着,仿佛是对自己的不满和先人们的怨恨。

    檀木案几上的居然摆放着一块石头,让人有些好奇。秦王一行也是没有人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摆放着一块石头,众人走近观察着,这块石头有两个成人头颅那么大,表面坑坑洼洼,颜色暗黑深沉,但又有几处泛着亮光。

    秦王赢荡向来好武斗力,见这样一块石头,就跃跃欲试的要试试分量。只见赢荡撩了撩宽大华丽的袖袍,双手捧住那块石头,初时还以为很轻,没用多少力气,结果却只是挪动了下。赢荡有些意外,使了把劲才将这块石头抱起来,抬了抬手臂然后放了回去。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米兰的恋歌神炎灭世网游之纵横八方重逢的青春名人堂控球后卫过江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