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全凭演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到大哥叫自己,白起也停止了练剑,收剑入鞘,走到回廊中。

    “心有怒气,能激发潜力,但这种状态练剑也会伤身的。”魏冉给白起倒了一杯茶,茶味清香,古时的茶不像古时的酒,古茶相比现代要好的多,现代因为技术进步,酿酒要比古代好的多。

    “大哥,你说嬴稷和芈姐姐会不会有危险。”白起心里担心他们,自己在驿馆待着也不清楚情况。

    白起回屋拿起剑,奋力挥舞着,他的剑没有招式,简单的劈砍,胜在速度和力气上。

    听着剑啸声,魏冉睁开眼,看着脸上有焦躁神色的白起,“小白”魏冉叫了他一声,然后拍了拍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来。

    魏冉心中自然是有把握的,但他要教白起一些东西,于是说:“你现在该担心的是,一旦他们出事,你该怎样逃命。”

    听到魏冉的话,白起瞪着眼睛,说:“那怎么可以,我怎么能这样做!”

    看出了白起的无奈,魏冉对他说道:“有些事总是不可避免的,你要做的不是去避开它们,而是要想到事情发生后,你该做什么。”

    “我……该做什么。”白起想着,他不知道大哥这么说什么意思。

    嬴稷一脸不痛快,显得患得患失,只有芈八子和赵雍在客套,不得不佩服一个女子,有如此的魄力。嬴稷只是偶尔回答一两句,心里像是在想着别的事。

    ……

    驿馆中,白起百无聊赖的在庭院中逛着,这次赵王并没有邀请他入宫,事实上以他目前公大夫的官爵没有资格上朝。虽然是使者身份,但身在他国,不得不低头。

    白起只是惊讶,并不是生气,若是别人这么说他早就动手了,可说这话的是魏冉,他相信大哥这么说有他的理由。

    魏冉转头对白起说:“若是赵王要杀他们,你能怎么样?”

    一句话将白起问住了,是啊,赵雍要是动了坏心,他能有什么办法。别说这里是赵国,就说现在两人在宫里,自己在驿馆,也是无能为力。

    “我问你,赵雍若是杀了嬴稷和姐姐,你该如何。”魏冉眯起眼睛,俯身对白起问到,语气有些冰冷和诱导。

    魏冉的问话,让白起心中杀意涌动,“那我一定要杀光赵雍全族,屠灭赵国王室。”话语中透着森冷的杀意。

    魏冉点点头,“就是这样,若是事情发生,你要做的是复仇,现在的你无能为力,需要活下去,那才重要。”

    白起沉默了,他承认魏冉说的对,现在的自己在国与国之间无能为力,没有谁会在意自己发出的怒吼。

    “我会让赵雍付出代价的。”白起握着剑鞘,语气坚定。

    “你会的,四十万呢。”魏冉轻轻的说了一句,想着那个在将来升起的杀星。

    “大哥你说什么?”白起没听清魏冉的话。

    “没什么。”魏冉笑着摆了摆手,继续闭目。

    ……

    赵国王宫里,进行着一场谈判,事到如今,所有的事都可以摆在台面上,国与国之间无非是各自的利益。

    人与人之间,也许会存在着情感影响,但许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个人情感就被淡化了。这时,只有利益才是所有人的导向。

    “我们言归正传吧,赵王陛下。”嬴稷在座位上显得有些局促,赵雍东扯西扯,始终没有谈及护送嬴稷回秦国以及拥立他为秦王的事情。

    芈八子看到嬴稷的表现,秀眉微蹙,谈判就要掌握主动权,嬴稷这样的急躁,显然是让对方看在了眼里,一旦别人掌握你的状态,就知道了你的底线。

    但她并未出声提醒嬴稷,这种时候,就是要“端”着,让别人看不透你才行。芈八子一介女流,虽然在嬴稷眼中地位无可替代,但她却不能在这种场合说嬴稷的不是。

    赵雍看着底下急躁的嬴稷,心底冷笑一声,“年轻毕竟是年轻,毛头小子一个,一点都不懂隐藏自己的情绪。”

    赵雍嘴角含笑,对嬴稷说道:“当然可以,我可以直接了当的告诉嬴公子,我实在看不出支持你对赵国有什么好处。”

    杀价,狠狠地杀价。无论什么谈判,只要抓住了对面不能放手这一点,就狠狠地砍。赵雍可不相信嬴稷会舍得放弃秦王的位子。

    “怎么可以这样呢!”嬴稷急得从椅子上探起身,听赵雍的语气,看来并不打算支持嬴稷成为秦王,他一脸的焦躁。

    “不如你看这样如何。”赵雍眼角上挑,准备开出他的条件。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东方天际照来,洒在赵国土地上,映射在邯郸城高大的城墙上。

    温暖的阳光打破了昨日阴霾的寒冷,城内街道上行人往来,也有商旅,邯郸城的繁华在战国时期数一数二。

    魏冉待在房中,驿馆处于繁华地带,庭院虽深却挡不住沸沸扬扬的人声,如果不是秘密前来,魏冉真想出去看一看古时的邯郸,看看这里的繁华,看看这里的行人,毕竟有着“邯郸学步”的典故,魏冉也好奇邯郸人走路的姿势。

    一早,嬴稷和芈八子就接到赵王的邀请,再次入宫。这一次,魏冉计划关键一步的成功与否,和嬴稷的性命安全都将得到最终揭晓。

    魏冉不怕赵王看穿他的计谋,就怕赵王看不透。看透了,赵王就会明晓其中利害关系,不但嬴稷人性命无忧,还会得到支持。这就是阳谋,就算你看懂了布局,也只能一步一步按照对方的构想走下去。

    躺椅上,魏冉手指轻盈而规律地敲击着把手,闭目感受着温暖阳光下的丝丝寒流。

    人的感官很奇妙,在温暖的同时又能感觉到寒冷,阳光在脸上照射着,寒风拂过,暖意带着清凉。

    ……

    赵国王宫里,赵雍端坐在王位上,百官位列左右两边,左侧首位是相国肥义,右侧首位是太子赵章。

    赵雍含笑着和芈八子与嬴稷说着客套话,问在驿馆住的习惯与否,仿佛将这母子俩近乎软禁一般困在赵国的人不是他。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冷艳娇妻太难追巫师的大灾变之旅超神学院之我老婆是女王第三帝国之钢铁雄心废材逆天,冷清王爷的绝色狂妃倾君一顾百媚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