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归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切的一切,都是心理攻防战,你来刺探我,我也不端着,故意给你指条岔路让你走。

    面对正面而来攻击,没必要全部挡住或是打回去,有时候只需要将力量的头轻轻拨开,就可以逢凶化吉。太极中的推手,也演化了这一道理。

    “原来是这样啊。”白起拍手叫好,听嬴稷和芈八子的描述,他能感受到今天赵王宫大殿上的紧张局势,但却被魏冉导演的一场戏给轻轻的划过去。

    在赵王宫里,嬴稷先是对赵雍提出的条件表示愤怒,因为直接接受显得太假,赵雍会认为嬴稷答应了条件也会反悔。

    而在赵雍提出不支持嬴稷成为秦王时,嬴稷表现出来了慌乱和焦虑,最后“迫不得已”勉强讨价还价答应了赵雍。

    “可是大哥,嬴稷写了国书,如果不遵守诺言,岂不是失信?”白起问出了这个问题,并非他死板,而是他在乎嬴稷的尊严和名声。

    嬴稷和芈八子也看向魏冉,他们知道那是权宜之计,但毕竟写了国书。

    第二天清晨,昨日半天的收拾时间,并没有什么东西要带走,四人多半是在讨论着回到秦国之后的事情。

    一早,赵雍和太子赵章亲自来送行,并派了重兵护送,因为两国协议已经达成,赵雍当然不希望嬴稷出什么事。

    房间里久久没有声音,魏冉三人等的有些焦虑,再三敲门催促,过了许久芈八子才打开门,眼睛有点红,侧身将三人让了进来。

    几人坐着,芈八子已经不怪嬴稷了,因为她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是魏冉的计策。芈八子对于之前的错怪,有些不好意思,但大家都觉得没什么,没必要因为一件计谋去真正的计较什么,更何况还是自己的母亲。

    原来大殿上的一切都是魏冉所设计的,他私底下交代了嬴稷该如何应对,就连聪明的芈八子都被蒙蔽了,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真实的生气表现,骗过了赵雍。

    魏冉笑了笑,“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等赵雍来要土地和城池的时候,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以牙还牙。”

    听魏冉这么说,三人也是不再多有疑问,他们当然相信魏冉。现在当务之急,是魏冉和他们离开赵国,回到秦国。

    ……

    魏冉昨日半夜与五名“诛侯”就走了,和来时一样无声无息,他们将会在秦国边境等待嬴稷。秦国立王之争现在有如水火,对嬴稷来说,国内比国外还要危险。

    五百名黑骑士在寒冷的天气下列着整齐的军阵,一路还有一千骑兵随行,走的都是靠近城池的大道,赵国可谓是将嬴稷三人保护的严丝合缝。

    临行前,赵雍对嬴稷说,他将会派十万大军驻扎到秦赵边境,以开战来威胁秦国庙堂内对嬴稷的反对势力。

    嬴稷对于这些驻军并没有抱着感激的心态,他知道这十万大军不仅仅是威慑那些反对他的人,同时也是在威胁他。新王登基,最苦恼的就是外敌来犯。

    嬴稷不再想这些,他摇了摇头,集中注意力,马上就要回到自己的国家了,他要先安定国内,才能够摆平外面的威胁。

    白起骑在高大的骏马上走在马车边,嬴稷和芈八子依旧坐在马车中,这不仅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同样也是君臣之礼。

    嬴稷要成为秦王了,白起对他的态度在公众前要注意,当然私下里两人还是没个正行。

    白起看着旁边的黑骑士,黝黑的铠甲莫名的厚实感,光滑的表面反射着森冷的光,让白起想起来了来时混在其中的赵雍,这个一国之君果然不是简单人物。

    白起一路上和那些黑骑士不断的扯皮,虽然大部分时间是他自己在自说自话,还上手去摸人家的铠甲。黑骑士们很无语,但白起是他们的王要护送的人,他们只能选择容忍。

    没人看到,只有在不经意间白起眼中的杀机一闪即逝,他摸着赵国最精锐骑兵的铠甲,想的是如何打造一支更强的军队,以及如何穿透这副铠甲。

    多年后,一把剑显露杀机,刺向赵国骑兵的铠甲,一个人披甲上阵,踏上赵国的土地。

    远处雄关遥望,白起,嬴稷和芈八子三人脸上露出笑容,秦国,他们回来了。

    回驿馆的路上,马车里坐着的芈八子和嬴稷没有说一句话。嬴稷面色平静,一点也没有之前在大殿上的急躁,也没有失去城池和土地的失落。

    芈八子美丽的脸上还是像笼罩着一层寒霜,事已既定,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再教训嬴稷也没有用。况且驾车的马夫,还是赵王的人。

    母子俩一路无话,回到驿馆,芈八子拒绝了嬴稷扶她下马车,径直走进屋子没有理他。嬴稷回来后反倒是显得放松,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去找魏冉和白起。

    赵王宫,之前驾车的马夫跪在赵王面前,汇报着一路的情况,事无巨细,连马车轻微的震动判断出的动作都详细不差。

    赵雍仔细的听着,这个崇尚武力的王,他的城府与心机也同样深沉,一旦嬴稷和芈八子说到什么或有所反常,他都会起疑心。

    当听到后来芈八子下马车时对嬴稷反应冷淡时,赵雍点了点头,让马夫退下。

    驿馆中,嬴稷站在芈八子的屋外,旁边还有魏冉和白起,他现在要向母亲道歉,但芈八子紧闭房门,对嬴稷的呼唤不理不问。

    没办法,只好魏冉这个弟弟出面,魏冉敲敲房门,“姐姐开门吧,是我让嬴稷那么做的。”

    “涯儿,你别替他辩解,历代秦国君王打下的基业,他倒好,出卖的倒干脆。”话语间,有种小女人的委屈,她也知道那种情况嬴稷没得选,但就是不太开心。再坚强的人,心中总有脆弱处,何况是世间尤物的女子。

    “真是我交代他的,之前我单独叫嬴稷过去,就是告诉他应对之策,姐姐你错怪他了。”魏冉也很无奈,他只能不断的劝着,实际上这主意正是他出的。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家有仙婿兴师汉末爱拉乌海贼王之白马大将九味之争花都威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