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胜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再锋利的剑也斩不开柔和的水,但魏冉此时却也有尾大不掉的感觉,真气蔓延的倒是挺广,但始终没有能够在一处发力。

    燕四眼神一凝,双目中精光四射,身子如展开双翅灌了风的飞鸟,向后上方腾去,双手握剑,剑身上青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到一尺有余。

    高速飞舞的风雪,弥漫在天地间,却也遮不住这青色的锋芒,一股凌厉的气息在燕四身上汹涌而出,舍命剑剑锋,风雪都让开了道路。

    燕四能清楚的感受到魏冉的变化,他手中舍命剑剑气通往暴涨,与魏冉的湛蓝柔和不同,他的是一中凌厉的青色,如开出新芽的柳叶,薄而锋利。

    剑气交击,互相切割着,对抗着。直到此时早起才能感受到魏冉体内真气的浑厚,连绵不绝,如海浪般,不知从何处而始,却一波接着一波,浩瀚无边。

    在场观战的人,几个曾在江湖上叫的上名号的人物,看到这一剑,才真真地感受到了“舍命剑”这响当当的名字下,意味着如何恐怖的实力。

    魏冉收了所有的招式,左手负于腰后,右手持剑,剑尖斜指下方,身子站的笔直,风雪在他周身回旋。

    燕四的蓄力一剑终于劈了下来,被剑气带动的气流撕裂眼前的风雪,剑气与狂风相互挤压着,发出了“轰隆”的滚动声,席卷着千钧之力落向城墙上站立着的孤高身影。

    魏冉动了,单星剑剑尖依旧向下,划出一个完美的圆圈,继而向上,一条条诡异的弧度,但这些在魏冉心中是最完美的,随心而动,剑随心走。

    这种情况让魏冉极度兴奋,他一度以为体内的真气会变得中看不中用,甚至只有在床第之间才能发挥出点效用。

    不过现在来看,虽然不能有详细的修炼方法,但是在施展剑招时已经可以进行不觉得修炼。

    单星剑在魏冉手中愈发的娴熟,剑身上如湛蓝秋水,盈盈蓝光萦绕在上面,像星辰洒下的流淌着的光辉。

    如果不是燕四在他对面积蓄着威力绝伦的一剑,旁人还会以为决斗刚开始或是已经结束了。

    因为此时的魏冉,英俊的面庞没有一丝烟火气息,在风雪中如傲立的寒梅,又如万里高空上的流云。

    在他身上,一切都那么平静,仿佛身外的风雪,与他不是同一个世界。

    魏冉身边的圆圈消失了,风雪一下吞没了他的身影,四周只剩下呼啸的风雪声,还有燕四那一剑所带来的轰隆声。

    青色的剑光快要到达原先魏冉所在位置的时候,一道耀眼的蓝光伴随着响亮的剑啸声突然炸开。

    如平地惊雷般,轰动整个城头。

    如流星划过般,照亮这片风雪。

    如惊涛拍岸般,浩瀚无边心神。

    青蓝交锋,四周的风雪诡异的卷动,就像被人用手搅乱的白布,随后轰然四散,以魏冉所在的这片城头为中心,雪花向四周飞去,仿佛那里才是它们出现的地方,那里才是天。

    慢慢的,雪停了,只有零星的几片飘落,好像老天在抖落粘在雪袋上的最后几片。风慢了,慢的已经刮不起地上松软的积雪,只能吹动人们的发梢。

    两道人影站在刚发生战斗的城墙正中,其他人都会的远远的,白起和嬴稷在最后关头,居然是他们背后的那名叫作瞿易的“诛侯”出手,护着他们落下城头。

    其他几名“诛侯”好像已经忘记了什么高手风范,忘记了他们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一时间竟是看得痴了。

    一生能够观此一战,对于毕生醉心于武学的他们,夫复何求!

    魏冉收剑入鞘,然后他拄着剑猛烈的咳嗽起来,咳得腰都弯了,白起一阵紧张,随后立马又冲上城头。

    其他几名“诛侯”也都回过神,再次围拢过来,隐隐将站在魏冉对面的燕四围了起来。

    他们虽然心惊,连秦国第一剑术高手貌似都受了伤,燕四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但此刻他们也不容后退。

    燕四看着他们,没有收剑,他抬起手,抹了抹顺着嘴角流出的一丝鲜血,然后继续淡漠的抓住了手中的剑。

    这时围上来的人才发现,这位“舍命剑”似乎受了伤,这让他们松了口气,毕竟刚才那一剑之威还历历在目,好在他同样也没有在魏冉手下讨得便宜。

    “咳咳,你们这是干什么,退下吧,咳咳……”魏冉的声音传来,他还在剧烈的咳嗽,一句完整的话都说的极为费劲。

    看着还在犹豫的几名“诛侯”,魏冉也没有责怪,摆摆手说道:“我与这位先生比试,已经比完了……咳咳,这样可不是待客之道。”

    然后他直视着燕四,说道:“阁下可还尽兴?”

    燕四没有回答,而是收起了手中的剑,然后拱手弯腰,一个标准的尊重礼节。

    然后他整个人不再是那样冷漠,语气郑重的说道:“阁下,名不虚传。”

    魏冉同样回礼,“这一战,在下同样受益匪浅。”的确如此,这一战下来,魏冉不仅对真气调动有所掌握,心中更是有所感悟。

    “咳咳……”又是剧烈的咳嗽,两人都受了伤,魏冉最后时刻真气运行加速,身体有些经脉接近于“岔气”状态,尤其是肺部,居然呛了一口气。

    魏冉慢慢捶着后背,嘴里喃喃道:“这口雪差点呛死我。”

    两人对决,以平局收场,彼此都受了点不轻不重的伤,但也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

    两人棋逢对手,此战对两人都大有裨益,虽未分胜负,但可谓是酣畅淋漓。

    狂风,飞雪,剑客。

    燕四的剑很快,当肉眼捕捉到剑身轨迹的时候,已经迟了,魏冉只能靠敏锐的感知来抵挡。

    他的剑缥缈优雅,但每一剑都能准确的夹击住攻来的舍命剑,他体内的真气瞬息流转四肢百骸,将一招一式发挥到极致。

    双方过招数百式,说来冗长,也不过柱香的时间,雪下的越来越大,城下已是厚厚的积雪,许多人离开了城头,不是不关注,而是如此大的雪,城内有许多地方需要人员处理。

    城墙上观战的人却一个不少,白起手指关节冻得发白,但他的手依旧紧握剑柄,身子站的笔直,像一杆标枪。

    寒冷的风雪,对于城墙上的人算不得什么,他们多多少少都有内力傍身,这种程度的寒冷还不能让他们感觉难熬,尤其是在有机会目睹两大高手过招的情况下。

    白起和嬴稷两个少年虽然没有内力抵抗严寒,但他们一步不退,就站在这里,看着大哥,看着舅舅。

    决斗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两人见招拆招数百手,再这样打下去弄撒难分胜负,魏冉和燕四心里都十分清楚,胜负手就在接下来十招之内。

    魏冉此时已经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真气在他体内随着每一式剑招的施展而流动,雪花飘落至他周身寸许的地方便消融不见,随之热气从他身上沸腾而起。

    剑招已经不同以往,魏冉相信真气运行也是与以往不同的。这是一种随心而走的形式,流畅,但相对来说还显得粗糙,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超品杀手玄幻之神级前世霹雳高手在动漫抓鬼匠师重生体育大亨诸天代练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