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夜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一切被魏冉看在眼里,他自然不会得意忘形,而是心中感叹,自己这位外甥还真是不简单。这一手隐忍的功夫,也没白费自己一番苦心。

    秀美的舞女在大殿中央翩翩起舞,柔美的身段,摇曳的腰肢,半纱状的衣着再配合上靡靡之音,让大殿上多数男人都挪不开眼球。

    殿内的群臣多是早已成家,甚至是妻妾成群,平日里也不少出入风月场所,只不过如今在这大殿上,虽是作宴,可也没人会放肆到当着大王的面上手。

    可如今不同了,母凭子贵,嬴稷年少,很多事情都是宣太后主持,她可以放开的施展自己的手段。

    对这一切,嬴稷坦然接受,并没有因为母后的干政有什么想法。甚至还会主动询问宣后意见,对魏冉始终也执晚辈里。

    王位之下,坐在右首的是魏冉,那是群臣中最为尊贵的位子,在之后他的右手边依次坐着甘茂和樗里疾,然后则是群臣按官阶坐着。

    嬴稷左手边排坐的则是王室成员,秦武王的亲弟弟公子壮,嬴稷的弟弟公子芣还有公子显,还有其他诸公子公主。

    鼎,放眼望去全是食鼎,对于刚穿越来时那种惊讶,魏冉已经见怪不怪了,抱回去当古董卖钱的想法早已烟消云散。

    这种青铜食鼎,虽说不是随处可见,但是对于秦朝官员,几乎相当于吃饭必备,更何况身为秦国相国的魏冉。

    嬴稷如今的威严绝不是登上王位三天就有的,这个冷静沉默的少年,一定在心里无数次想过自己坐在那里。

    芈八子坐在他身边,此时这个美丽的女人大殿上唯一坐着的女子,也是整个秦国最有权势的女人。

    芈八子的政治手腕不弱于男子,但奈何身为女子,终究是影响有限。在武王登基后,被惠后用手段排挤走了。

    而除了宣太后外,大殿中再无非嬴姓女子,毕竟后宫地位再高,也不能出现在这王宴上,也足可以看出宣太后的强势。

    “开宴——”随着嬴稷挥手示意,总管宦官拉长着尖锐的嗓音高喊。

    舞女弯着腰肢,面向嬴稷低头,步伐轻盈的退出大殿,随后一排排端着食物的宫女鱼贯而入。

    王九鼎,诸侯七鼎,卿大夫五鼎。这是周礼,到如今已是礼崩乐坏,本应是诸侯的各国君主都用九鼎,底下群臣只要不到七鼎,用的也是乱糟糟的。

    魏冉看着食鼎中的食物,鱼干,猪肉,干肉等几样,单调的烹饪,他不用看也能猜到嬴稷鼎里有什么,无非也就是比他多几样。

    并非战国时期食物单调,只不过上档次的宴会也就这个规格,而且这也是最高规格了。

    魏冉有些想念海参鲍鱼,龙虾烤肉,如果饭钱能有几块奶油蛋糕就更好了。

    但除了鲍鱼这些食物目前都没有,而且鲍鱼在这里是上不了台面的。

    海参?黏糊糊的,战国时期的人们谁会想到,外面像裹着一层鼻涕一样黑不溜的东西,两千年后会成为最具营养价值的食材之一。

    龙虾?没有捕捞的,在魏冉估计,现在最牛的船也只不过捕捞湖里的鱼,都没有战船这种概念。

    至于奶油蛋糕,奶牛现在还没有传到中国呢!

    魏冉本身也不会做饭,有几次尝试着去做几道现代菜,差点毒死自己,从那之后就放弃了,毕竟战国时菜肴花样也算可以了。

    随着嬴稷举杯,大殿内开始了觥筹交错,君臣尽欢,白起虽然坐在末席,但同样被不少官员关注,被拉着喝了不少酒。

    一阵清脆悠扬的钟鼓声想起,摆在两旁的编钟,在伶人的敲击下,发出美妙的乐曲。

    舞女们轻盈的拖着水袖纱衣进来,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酒至酣处,有人击掌附和,有人举杯高歌。

    明亮的灯火照耀在摇曳的身姿上,柔美的腰肢摇曳在两旁男人的目光中,不得不承认,无论在哪个时代,最高规格的享受,永远离不开美色。

    “宫、商、角、徵、羽”五种美妙的音符,在伶人的敲击下,编钟汇聚成一首首美妙的曲子,酒醉人,曲醉人。

    魏冉喝着杯中的酒,早已习惯。技术有限,即使最好的酒也不如现代一杯廉价酒来的香醇。

    但是这等酒喝起来别有一番韵味,因为你能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岁月,每一名在田间劳作的人的汗水。

    酒不醉人人自醉,无论是前世今生,魏冉都不可能被这几杯酒灌醉,但今夜他有些微醺。

    也许是夜色激起了心中所感,也许是月色朦胧了心中所想。

    是夜,嬴稷依照惯例宣布大赦秦国后,咸阳宫内四处张灯结彩,无数宫女太监穿梭在广阔的宫殿中,摆放着大宴群臣所用到的物品。

    无数装饰华贵的马车停在王宫前的广场上,王宫深广,距离设宴的大殿有一段距离,但群臣只能下车步行。

    就连嬴稷贵为一国之君也不能在王宫里纵马行车,那样会被认为有伤王气。

    魏冉在嬴稷登基后亲自请罪,承认纵马之错,而嬴稷则已“迫不得已,下不为例”停了他一年的俸禄。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在袒护,可又不会有哪个傻瓜会抓着此事不放。因为那样扳不倒魏冉,还会惹火上身。当今宣后弟弟,秦王舅舅,一国之相,还有比这更显赫的换人臣嘛!

    一年俸禄对堂堂一国之相算不得什么,更何况之后赏赐的财宝十年俸禄都不止。

    一段暗中较量又明火执仗的立王斗争结束了,不代表朝堂再无争斗,只是权力的天平再一次倾斜了,而且倾斜的很严重。

    大殿中,漆红的八根柱子支撑着,上面雕镂着真龙凤凰,麒麟貔貅等瑞兽,群臣按官阶高低皆已落座。

    年轻的嬴稷坐在王位上,此时的他身着黑红金纹的王服,头上的冠冕象征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虽然眉宇间还有少年未脱的稚气,但已经不失一位少年君主的威严。

    魏冉望了一眼,心中暗自点头。他相信嬴稷心中无比渴望那个位置,只是之前他一直在隐忍。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