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对酒当歌将军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魏冉站起身走到大殿中央,他高举酒杯,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一国之相,整晚除了和嬴稷互敬一次酒,还没有起过身,都是别的大臣去给他敬酒。

    魏冉端着酒杯,大殿上还响着乐曲,舞女们已经退下,他将手中的杯子送到嘴边,将酒一引而尽。

    而且这场宴会,是嬴稷登基以来第一次,谁会这么扫兴,如果谁认为借此机会说说谁的坏话,给嬴稷吹吹风,给政敌上上眼药,那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傻瓜。

    也许嬴稷不会记住说的谁,但是谁说的他一定会记得。

    “放纵吧,往后这样的机会不多了。”

    魏冉口中喃喃的念咕着,他走到编钟前,看着这一套“庞然大物”。比在故宫里见过的曾侯乙编钟还要大,还要多,而且那还是件复制品,真品在湖北省博物馆。

    “叮咚,叮当。”

    魏冉越敲击越快,一首慷慨激昂的乐曲从编钟传来,大殿上的人屏息凝神,初听曲子尤为杂乱,甚至乱七八糟。

    白起此时喝的有点脸色涨红,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过来拼酒,喝了一轮又一轮,白起自觉平时酒量不错,此时却也有些招架不住。

    而拼酒的人也不好过,但是过来的,自认为在这朝中为官多年,酒量也是练出来的,如今几个人却让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喝的几近趴下。

    没有人讨论朝政,这时候谁都可以说话,哪怕是废话,但绝对不能说错话,醉话说错了也会被当真。

    接过伶人手中的青铜小锤,魏冉轻轻的敲击了一下,编钟发出清脆的一声,大殿安静了下来。

    魏冉连续敲击五下,宫、商、角、徵、羽。缓慢而轻舒,然后魏冉又随机敲击了几下,像是在试音。

    不一会儿,魏冉点了点头,似乎勉强能够找出除却宫商角徵羽外的两个基本音符。

    可随着旋律的不断进行,一种不曾想象的感觉回荡在大殿上的每一个人心中,曲子越来越激昂,扣动每一个人的心弦。

    良久,魏冉放下手中小锤子,大殿还是一片寂静,慢慢的叫好声,没人拍马屁,没人上前恭维,但每一个人都在内心感到震撼。

    嬴稷离魏冉最近,身份也最合适,他率先开口问道:“舅……魏大人,此曲?”他本能的想叫舅舅,但反应过来场合不合适,连忙改口。

    “将军令。”

    庞元扭动着肥胖的身子,聪座位上站起来,举着酒杯,高声说道:“诸位同僚,我们敬丞相大人一杯。”

    “敬丞相大人!”

    几名武将更是豪爽,端起盛酒的坛子直接喝,不仅曲子好,“将军令”这个名字也实在是对他们胃口。

    魏冉本就喜欢这首古曲,将军令流传两千多年,魏冉听到的是后人根据古谱改编而成。

    此时他也不会想到,他即兴演奏的这一曲改自古人的将军令,因为没人掌握七个基本音符,又被秦人摸索着改到了用“宫商角徵羽”演奏。

    如此循环,无意间又推了历史一把。

    ……

    直到月上中天,这场夜宴才结束,大臣们各自散去。

    魏冉坐在车厢中,马拉着车踏着缓慢的步伐,魏冉特意嘱咐车夫慢点驾车,他打开厚重的车帘,让冷风吹拂进来,微醺的享受着凉意。

    不时有几辆马车过去,向魏冉打招呼,魏冉都点头示意。相府与很多官邸在同一片区域,因此有许多同路的人。

    “魏大人,今夜好雅兴。”

    听着这个语气有些僵硬的问候,魏冉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甘茂。

    如今若说除了惠后和公子壮谁最恨自己,恐怕就是甘茂了,而且也只有甘茂才敢这样和自己说话。

    “哪里。”

    不咸不淡的回答,魏冉连应付都不想费力,并非他目中无人,而是他已经想好怎么处置甘茂了,实在没心情跟他纠缠,扰了自己今晚的雅致。

    魏冉成为秦国唯一的丞相后,樗里疾还是御史大夫,甘茂则成为了太尉,如此一来,他从原本的百官之首一下成为第三。

    虽然太尉和丞相同样位列三公,掌管军权,但不打仗时,军权并不在太尉手中。

    如此也就算了,可魏冉当过太尉,至今军权有一半被魏冉把控在手里,甘茂如今对秦国军队的控制力还不如之前。

    想到这些甘茂就来气,魏冉担任过郎中令,之前王宫里若不是红衣郎官,也许如今自己已经将公子壮拥立上王位,坐在如今魏冉的位子上。

    而且魏冉担任过太尉,甘茂自己现在不管打不打仗,军权都握不住,完全是一个虚衔。

    想起魏冉曾经有事还要与自己商量,如今地位却相去越来越远,甘茂一阵火大,有种被耍的感觉。

    甘茂让马夫策马离开,他在这简直气的牙根发痒,亏得自己在大殿上还要佯装笑脸。

    魏冉探头看着远去的马车,然后他胳膊搭在马车窗户上,下巴倚着胳膊,看着洒在地上的月光,嘴角泛着一丝冷笑。

    酒宴气氛越来越欢,君臣尽欢,已经有人开始离开坐席,嬴稷也没有意见,他始终坐在王位上,魏冉等几位大臣敬过酒,其他再无人有这资格。

    可这大殿上,真正醉的又有几人,多半是故作醉态,那些离开座位的,也都在时时察言观色,但嬴稷始终不露声色。

    嬴稷脸色因为酒的原因有些微红,这时又有几名王室成员上前敬酒,公子芣和公子显领头,他们两人可是嬴稷的同父同母亲弟弟。

    面对两人的敬酒,嬴稷笑了笑,仰头干掉一杯。在燕国十年质子生活,让他与这两位亲弟弟有些生疏,也许这样也好,不会让三人太过亲密而君臣不分。

    公子芣仰头喝酒,眼神却一改之前的敬畏,眼中满是冰冷,他本以为那是他的王位,谁知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嬴稷安全回国的障眼法。

    酒入喉,却没有冲昏公子芣的头脑,他知道有母后和魏冉在,大局已定,自己再翻不出什么风浪。

    就连原本支持自己的樗里疾也站到了哥哥那边,自己又能做什么。

    喝光杯里的酒,公子芣低下头,嬴稷又继续与他们交谈着,只有一旁的魏冉,敏锐的察觉到了公子芣低头那一刻眼神中的不甘。

    魏冉皱了皱眉,他担心公子芣会做什么不利于嬴稷的举动,随后他又释怀了,任谁都不甘心王位一下易主,更何况还被当成烟雾弹迷惑敌人。

    若是公子芣一直没有什么异常,魏冉才会更加小心,毕竟你可以跟暴怒的人正面打一架,却不能时时防备一个想打你的人。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荒屋凶宅阴人债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综]审神者见不得光谱凡者巫师破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