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魂穿东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见四周环境非常真实,眼前青年的眼泪也不是虚幻,可以肯定不是在梦里,说明他还活着。

    “大兄你终于醒了!”

    微胖青年憨笑一声,两手一伸,就抓住刘曜双臂,用力将其扶起。

    “我没死?呃,我的额头!”

    刘曜感受着额头火辣辣的痛处,双手下意识向额头伤口处摸去,却发现头上裹了好几层布条。

    刘曜死死盯着青年的那张脸,疑惑道:“你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演古装戏还是演话剧啊,怎得变胖了?我难道睡了很久?这什么地方?”

    他一张嘴就发现自己说的不是普通话,竟然与对方说话的音节一样,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究竟哪里奇怪。

    整个房间之中,不存在电灯及开关,墙上与床头两边也没有插座。

    总之,这个房间里的布局和家具,非常像历史剧里的客栈。

    梦境是那么的真实,就好像他早已死亡,却带着记忆转世投胎,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

    只不过这个新人生只有十六年的经历,否则刘曜的潜意识也不会认为他自己是在做梦。

    听着耳边越来越大的抽泣声,刘曜慢慢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是个与他堂弟刘彪有七八分相似的青年。

    听起来像粤语,可又明显不是,但肯定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普通话,古怪的是他竟然可以听懂,甚至可以自然而然的说出来。

    刘曜摇了摇头,把这个奇怪的想法抛到了一边,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却越看越是惊讶。

    门是木板钉成的,地板也是如此,靠墙的木头架子上摆着灰红色的陶罐,还有黑灰色的竹简,窗户是用白色纸浆糊的,窗边案几很矮,上面放着一个青绿色的铜灯盏,似乎是油灯。

    “怎的,大兄?”青年十分意外,急忙停下动作,问道:“你不会因为头伤,忘了小弟吧?!”

    刘曜略带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叫刘彪,乳名二胖?”

    青年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同时眼神中充满了惊讶。

    刘曜想搞清楚自己是否在做梦,于是又问道:“我是不是叫刘曜,乳名井生?”

    “大兄,你不过是今早起床时不小心磕破了头皮而已,修养些时日,定会好的。”青年挺着胸,满脸认真的道。

    “我究竟是谁?你又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快告诉我!”刘曜叫道。

    青年吓了一跳,连忙答道:“大兄你别急,我说!你叫刘表,去年三月初行冠礼,字景升,四月成婚。我叫刘彪,乳名彪子,字景玉。”

    “至于这里,乃是益州郡治所滇池县城之中,同福客栈二楼的一间包房。”

    虽然《礼记·曲礼》云“男子二十冠而字”,可是东汉立国以来,常年对外征战,广缺兵源,且疆域广阔,各地习俗不同,因此个别地方的男子十五六七便提前行冠礼,女子则十三四五。

    行冠礼后可戴冠,即为成年人,方可行成人之事,如娶正妻、入伍当兵、入仕做官等等。

    尤其那些士族与大户,往往在孩子未出生之前,就为其想好了名与字。

    刘表与刘彪乃是真正的汉室宗亲,按辈分认真算起来,他俩与未来的汉灵帝刘宏是平辈!

    刘彪说完后,见刘曜傻坐着怔怔出神,以为对方还没有记起来,便又说了一些细节。

    “大兄,这些过去的事,以后你会慢慢记起来,眼下当务之急,是去拜谒于老先生求药啊!若是去迟了,你我千里迢迢从家乡高平县赶来这里,岂不空费力气,白跑一趟?”

    “还有,算上两名随从,这一日的开销虽不大,但也不小。再者,你可是答应过王公的,无论此行成败与否,都会在冬月之前赶到洛阳,入太学读书的啊,眼下时间可不多了!”

    刘彪的言外之意是两人身上的银钱有限,耽误的时日越长,对于他们来说就越不利。

    刘曜头疼的厉害,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公司开会时晕倒,可眼下的遭遇,让他分不清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带着记忆已经投胎重生。

    如果是在梦里,可为何四周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但若不在梦里,这变胖的堂弟和自己一样,头挽发髻,前襟右掩,且宽袍大袖,是怎么回事?

    难道,像网络小说里的主角一样穿越了?

    对刘曜来说,搞清当下的处境,比什么都重要。

    “扶我起来。”刘曜用一副上位者特有的口气言道:“我要出去走走。”

    起床后,他发现自己裆部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却是吓了一跳。

    没穿贴身裤衩!

    “卧槽!这什么情况?”刘曜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三天后。

    益州郡,城中东北街角,同福客栈二楼。

    刘曜盘膝坐在榻上,扭动了一下屁股,感受着昨天找裁缝按照他的设想做出来的贴身裤衩,那个激动啊!

    三天时间,足以让他弄清楚究竟身在何方!

    这里是东汉,永寿三年!

    换句话说,他穿越了!

    并且顺利吞噬了身体原主人刘表的灵魂,吸收了刘表过去十六年的记忆。

    所以他的身体会下意识用这个时代的官话(汉雅言)和别人交流,这也是他刚苏醒的时候为何会觉得自己和刘彪说话音节奇怪的原因。

    而这个刘表就是三国时代大名鼎鼎的荆州牧刘表!

    刘曜虽然无法接受穿越,但发生的已成为既定事实,即便抱怨也没什么意义。

    “看来,二十一世纪的我还是因工作劳累过度猝死了。可惜死之前没能顺从父母之意相亲结婚生子,若有孩子,起码父母还有个念想!活的太自我,反而让父母跟着受罪,孩儿不孝啊!”

    回想过去,刘曜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过,转念一想,他觉得苍天有眼,竟然让他的灵魂穿越时光长河,来到了东汉,并吞噬融合了刘表的灵魂。

    刘表可是有族谱可查的真正的汉室宗亲,与未来的汉灵帝刘宏一个辈分。

    刘曜的灵魂吞噬了刘表灵魂后,对这具身体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他发现自身的听力、视力、体力、反应能力等身体素质都得到了加强,初步估计至少是普通人的两倍。

    与他前世先天虚弱的体质比起来,现在的他有十六岁的年龄,超过一米七的身高,若非体格偏瘦,绝对可以说是异常强壮!

    另外,刘曜还发现之前磕破皮的额头,在灵魂融合当天夜里就已结疤,次日晚上疤已脱落,今天早上已经恢复如初,根本看不出额头数日前受过外伤。

    普通人需要六七天才能好的皮肤擦伤,他只用了三天时间!

    显然,他身体的组织细胞恢复能力也得到了增强。

    可以这么说,刘曜现在虽做不到断肢重生,但是伤口的愈合速度和复原程度,都是一般人的两倍!

    “既然老天让我重生,给了我常人两倍的身体素质,我绝不能浑浑噩噩的活着。这一世,我要活的更出彩!”

    东汉。

    永寿三年,丁未月癸丑日(闰六月初三日)。

    这一年的盛夏出奇的酷热,益州郡治所滇池县城中的大街上人声鼎沸,只是和往日相比,来往的客商少了三成还多。

    东北街角有家普通的客栈,所幸靠近一片树林,得了一丝清凉。

    客栈二楼,紧靠树林的客房中,一个身穿锦衣,高一米七五的壮实青年,守着榻上昏睡的另一青年,满脸的懊悔之色。

    “都怪我!大兄你可千万不能有事,你若出了事,嫂嫂定会扒了小子的皮!大兄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再晚就赶不上拜见老先生了!”

    他一边自责,一边捏着湿布,小心仔细地给榻上青年擦去脸庞的冷汗。

    刘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他由一个婴儿逐渐成长为一个十六岁的青年,依次经历了各种事情,如幼儿时的学走路、学说话,如童年时的学写字、学骑射等等。

    最奇怪的是,他发现梦中自己还有父亲和母亲,不过他梦里的母亲在他幼时就已过世,没什么印象。

    而他梦里的这个父亲,却在他十二岁时过世,他还为此守了三年孝!

阅读汉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男人的女神之路漫威之至上尊者别动我的上古遗迹后手美漫法神狩灵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