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烧砖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府君不愿在这个问题做过多的纠缠,而是指着那些拉着石磙的佣工,好奇的问道:“此时并非农收之时,他们拉石磙碾压谷场作甚?”

    刘曜道:“不瞒府君,我打算建一座窑用来烧砖,压谷场是为了盛放砖坯。”

    “景升还会建造筑房之事?”华佗惊讶道。

    张府君左手背在后腰上,右手捻须笑了笑,待刘曜行礼结束,朗声道:“你其实最该感谢的是元化,若非他向本官介绍你们的十日之约,吾亦不知你之才也!”

    华佗红着脸朝刘曜道:“不必谢我,这是你应得的。”

    刘曜下意识摸了一下额头,尴尬道:“这倒没有!”

    “哦?”张府君更加好奇了。

    “石板的成本该是比烧砖要低些,景升为何不考虑?”华佗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在他看来刘曜又不是修建连接皇室宫殿的道路,没必要这样搞。

    刘曜却道:“滇池百姓苦于道路泥泞久矣。”

    至少,现在张府君举荐刘曜为“茂才”,只需花钱打点,便可不用赴京接受考核。

    “茂才”就是西汉时期的“秀才”,因避讳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名字才更为“茂才”。

    “府君仁义,请受景升一拜!”刘曜一揖到底,礼拜张府君道。

    刘曜解释道:“我见金钟林通往城中之路崎岖坎坷,想来雨雪天必定泥泞难行,便准备烧一批砖块用来铺路。”

    张府君与华佗听了刘曜的这番说辞,顿时面露异色,他们没想到刘曜竟然对于道路的要求如此之高。

    当然,在旁人看来,刘曜此等做法属于奢侈。

    他顿一下,道:“府君与元化兄该是认为烧砖成本高,其实我有一设想,或可降低其成本。此番所为,也是做一尝试,若能成功,便可推而广之,便行天下,造福百姓。”

    张府君道:“善!如此心系百姓,不枉吾之举荐也!”

    他言罢,抖了抖手,环视荒野一眼,然后向刘曜、华佗打了一声招呼,在仆从护送下先行离开,回县城去了。

    没了张府君在场的尴尬,华佗身为青年人的心性顿时得到了释放。

    他用力拍了一下刘曜的肩膀,笑道:“你家佣工腹泻我已将他们治好,你打算怎样谢我?”

    “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只是水土不服么?”刘曜也笑了道:“如果你真想证明你的医术,还是帮我把那位感染风寒而被隔离的孝子治好吧!”

    他口中的人叫程立,乃是众多灾民之中唯一一位带着老父亲逃难的青年男子。

    根据陈群庆打探到的消息,程立年十七,本是东阿县人,五个月前随其父亲、叔父做阿胶生意行至九真郡,期初是赚了一笔钱,可后来遇到朱达起义,其叔父死于战乱、父亲受了重伤。

    他本人为了奉养伤父,从九真逃难来滇池的途中省吃俭用,数月的奔波劳累,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或许是因为成了刘曜庄园雇农后,程立及其伤父有了落脚修养的地方,以至于他精神一松,虚弱的身体立刻染了风寒。

    华佗得意道:“自不必说,刚我已给那雇农开了三副汤药,只需三日便可好转,七天后定可恢复如初!”

    刘曜客气道:“有劳!”

    “‘合伙人’的事还算不算数?”华佗拉住刘曜的右臂,将之扯到一旁,低声问道。

    刘曜故意瞥了下嘴,道:“医馆的事不能急,先等我把庄园修建好,待一切步入正轨。”

    华佗闻言,脸色一沉,寻思片刻后,认真点了点头。

    刘曜说得在理,并非是敷衍,而是真正要付之行动才会如实相告。

    何况,就算眼下去租间铺子开医馆,仅凭滇池县城这点人口,以及华佗的声望,根本就不会有多少问病的病人来寻。

    经过东汉朝廷百十年的经略,眼下西南原居民和移民来的汉人在交流上无甚大碍,但因为地理导致的饮食作息不同,生活习性相比中原腹地依旧有着巨大差异。

    比如,许多人生病,要么自己搞点草药随便治治,要么就是请巫师神婆之类的人来治疗,很少像中原人那样请医师看病。

    单凭这一条,华佗在没有较高的声望之前,要想有所作为,是非常之难的。

    华佗想了半天道:“如此,请允许我从你家少年家奴之中挑几名做药童,还请你在庄园内建一座房子留我居住。”

    他这么说,等于是表了态,愿意先等庄园修好。

    对此,刘曜内心很激动,能得到华佗相助,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在这个十人伤风感冒必有一人死亡的时代,有了华佗在身边,刘曜觉得数十年后哪怕局部地区出现瘟疫,他相信有华佗与他合力,必定可以将之控制住,不至于蔓延全国,而祸害天下百姓!

    半个时辰后。

    金钟林。

    刘曜与张府君、华佗见礼之后。

    华佗认真朝刘曜鞠了一躬,在张府君的见证下,诚恳的拜道:“景升仅用九日,便将众灾民或收为餐馆佣工,或庄园雇农,或家中奴婢,让他们有吃有住,不至于沦为流民贼寇,此等功绩,令元化佩服万分!请受我一拜!”

    刘曜急忙扶起华佗,没有让对方下拜成功。

    他见华佗面有不悦,便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道:“元化兄长我一岁,小弟不敢受此大礼。古有贤者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面对无家可归的灾民,我身为士子,哪能置身事外,自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华佗听完刘曜的这番说辞,心中好过一些,否则他肯定还会在暗暗责骂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张府君见刘曜主动给了华佗台阶下,站在一旁接着说道:“本官已上书朝廷,举荐景升为孝廉,最迟三月后便可见到中枢下来的案牍文令。”

    此时的察举制和西汉年间的又有不同,西汉时州刺史或两千石的官员举荐秀才贤良,得到中枢认可后被举荐人还必须赴京接受层层考核,通过考核的才有出仕的资格。

    而今朝廷内政不济,许多制度流于形式,比如察举制正逐渐向“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的阶段演化。

阅读汉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末世正能量大宗师哈利波特之大奥术师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万界第一宗只为守护EXO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