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改造世界第一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旦水泥烧出来了,就能直接用水泥混合碎石子铺路,还可以配合铁质框架建造城墙。

    可以说,水泥是刘曜改造世界的第一步。

    当然,水泥并不好烧。

    值得一提的是,玻璃被刘曜给烧出来了,尽管只有巴掌大的一小块,虽说极其不规则,但晶莹剔透的模样还是非常令那些匠人震惊的!

    至于水泥,还没有成功问世的迹象。

    刘曜只记得水泥是由石灰石和粘土等材料混合,经高温煅烧制得,而玻璃是由石灰石、石英砂、纯碱等材料混合,经高温熔融制得。

    大理石就是石灰石,滇池县到处都是。

    在二十一世纪,很多人用沙子都能烧出来玻璃,尽管不是透明的,但至少有点玛瑙珠宝的韵味。

    秦汉时期的玻璃制作技术大概掌握在炼丹家手里,主要是伪充真玉,或供服食之用。

    而且此事宜早不宜迟,毕竟在烧砖的同时,他可以尝试着烧制实验水泥和玻璃。

    幸好滇池县不缺木材,只要钱财到位,不断的烧下去,勉强能用的砖块还是能烧出来的。

    所以,在正式动工的三个月后,刘曜庄园内的砖窑厂才算是彻底成熟,第一批勉强能用的砖块也顺利铺上了路。

    石英砂其实也就是石英石的碎沙,和粘土一样很容易搞到。

    纯碱在后世俗名苏打,古代也叫石碱,这个在多山的滇池县同样不难搞到。

    烧玻璃没啥技术含量,只需要燃料的温度和窑洞的密封性达标即可。

    东汉王充在《论衡》中说:“道人消炼五石,作五色之玉,比之真玉,光不殊别,兼鱼蚌之珠。”

    刘曜和那些匠人一起烧出来的玻璃也不是纯透明的,里面自然混合了杂质。

    烧出玻璃不难,把玻璃弄成片或其他形状的技术才是核心,刘曜目前并没有掌握,这需要时间摸索。

    而烧水泥的关键在于,他并不记得在后世有个技术语叫“两磨一烧”。

    眼看着庄园内一千亩试验田的稻子已经收归粮库,而贾小六也成功打听到了鹿角藤的下落,可刘曜的烧水泥实验还是不见成果。

    令人不愉快的消息并不止这一个,庄园内的“哨兵塔”昨天夜里塌了!

    说是塔其实只有两层,约六米的样子。

    由于是木质建筑,塔塌了之后,被砸中的那位值班家丁仅断了三根肋骨。

    还有,今早刮大风,粮仓的屋顶被掀飞了!

    庄园内建筑的质量问题好解决,找一些可靠的工匠修缮下即可。

    水泥烧不出来也只是暂时的,继续实验下去总会有成功一天。

    最让刘曜头疼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庄园内“汉人雇农”和“夷人雇农”之间的矛盾!

    这里的“夷人”是指东汉王朝西南地区的原居民,与之对应的“汉人”则是父辈或祖辈从中原地区迁移过来的国人。

    西南原居民觉得汉人看不起他们,双方在一起劳作时,汉人总会事事刁难,处处为难他们这些原居民。

    虽然大家发到手的工钱都一样,可平日里庄园家丁大都向着汉人,遇到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抓着不放,总得敲诈勒索一番才肯罢休。

    日子一天天过去,汉人雇农慢慢积累了点钱财,而原居民则只够糊口,存了一点余粮,可谓有苦难言。

    若非在秋收后,诸多雇农还要按计划挖水渠、水塘,真不敢想象到最后两方之间会不会爆发大规模的械斗。

    原居民在所有的雇农当中占了百分之四十的比例,所以是弱势,而且刘曜是原居民眼中的汉人。

    其他庄园管理者,比如大管事刘彪以及大掌柜陈群庆都是汉人,所以这些西南地区的原居民雇农也只好忍气吞声。

    可今早粮仓房顶被大风刮走,反而遭受到家丁痛打的却是原居民。

    解决了生存的问题之后,人们难免要争取其他的权利。

    所以在雇农平静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之后,他们忘记了原先的灾民身份,他们想要为自己争取更大的权利。

    因此,原居民推选了一个人代表他们,找到了刘曜。

    此人竟是那位天生六指的严颜!

    别看他只是个童子,由于他是刘曜的家奴,在这个崇拜强者的时代,严颜毋庸置疑的成了西南原居民眼中的强者。

    刘曜对于严颜是比较重视的,经过这三个月的调教,严颜已经会说一口流利的官话。

    现在,他是和贾小六一样,属于大家公认的刘曜眼前的少年红人。

    民族问题,自古以来就困扰着很多的政权,刘曜万没有想到,他现在就要面临这个困境。

    在深思熟虑之后,他做了一个决定,把这个以他为中心的小团体的中高层人物召集起来,临时开一场决策会议,尽快安抚众人之心!

    而这些的高层人物,在刘曜看来其实只有三个人。

    他本人算一个,刘彪算一个,华佗算一个。

    至于陈群庆属于中层,贾小六勉强算是中层,在刘曜看来无需参加。

    然而,当刘曜告诉华佗和刘彪晚上开会商讨“汉夷问题”的时候,两人竟然都建议把程立也叫上。

    餐桌上,刘曜吃完最后一口米饭,问道:“此人有何能耐?”

    这三个月以来,县城十多家餐馆有陈群庆在打理,庄园内的建设有华佗在盯着,至于刘彪则负责监督餐馆收入与庄园的开支情况。

    刘曜则是跟雇来的泥瓦匠之流的匠人围绕着窑洞,不断实验烧水泥和烧玻璃。

    因此,他对于程立的印象,还停留在三个月前。

    中国的砖块历史悠久。

    在春秋时代之前,因为烧砖技术的不成熟和时代背景的限制,砖块虽有被统治者使用,但并未被普及。

    秦始皇一统天下后,为了兴都城、建宫殿、修驰道、筑陵墓,才开始大量地使用砖块,据说历史上著名的秦阿房宫中就是使用青砖铺地。

    后来随着佛教在东汉王朝的兴起,用砖建造的佛塔也越来越多,砖块逐渐普及到了千家万户。

    当然,所谓的“千家万户”并不包含穷苦人,即便砖块已经普及,可其造价并不是穷人能接受的。

    纵然是到了民国年间,普通老百姓也不见得就能住得起砖瓦房。

    所以,刘曜构想的砖块路计划推进的并不顺利。

    最初,窑洞烧砖第一窑的成品率太低,只有三成,主要原因是燃料质量差劲,导致火候不到。

    当然,制作砖块的材料不达标也是一个原因,毕竟真正好质量的砖块胚子从制作到成型需要近一年的时间。

    只不过刘曜急需用砖,庄园内盖房子的材料可以先购买,但未来必须要有属于他自己的砖窑厂。

阅读汉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男人的女神之路玄幻之我是一匹老马都市之最强龙王你的世界我的你剑尊耀天青云直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