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临危不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除非是有刘曜这样善修水利的人造渠修池,疏通水利,否则天气不好,出现水灾冲毁庄家导致欠收的场景,必然会大面积在益州出现。

    天下间比刘曜精通水利的人多了去了,但愿意在益州郡这个山区为民服务的,恐怕现在还未出生。

    可想而知,他们想要一路无病无灾的逃到滇池,并不会那么轻松。

    他们刚开始逃难的时候,听说数月前逃到滇池县的灾民,大都得到了妥善安置,于是奔着滇池而逃。

    益州多山,尤其益州郡治下数县,更是在群山之中。

    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当温饱的生理需求变成人类最大的需求的时候,人类血脉之中最原始的兽性与残忍也是会占据上风,为“食”而“亡”、而“狂”。

    就这样,他们为了活下去,从最开始的偷,逐渐变成后来的抢,再到强抢掠劫!

    “洪保保,你如何知晓滇池之事?”首领疑道。

    洪保保道:“属下三年前来往交趾与益州之间贩盐,曾多次去过滇池县城,故而知晓城中之事。”

    于是,一个人数超过五百的流寇团队就这么诞生了!

    至于另外两股势力,乃是人数均在一百五十多的流寇。

    这两批贼寇,起初也都是因为粮食收成欠佳,佃租负担不起,卖儿卖女仍然无法活命,而沦落的灾民。

    他们从最初的温顺羊羔,在追求活下去的路上,一步步化身为残忍凶狠的恶狼!

    “首领,我等现有近千人,除了妇女儿童,皆为青壮!那滇池县虽然作为益州郡的治所,但郡太守麾下可战之兵却不过三百,我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定可以在半日之内夺下北城门!”

    一个肤色黑黄,身高六尺,光头短眉,大鼻子尖下巴的中年男人,弓着身,向这群流寇的首领讲述着他的见解。

    “两百多年前,滇池就是滇国王宫所在之地。想我常阿猛祖上也是滇国王室一脉,今日来到此处,莫非是天意?!”

    常阿猛能成为这群流寇的首领,除了长得虎背熊腰与足够凶猛之外,也颇有头脑。

    不然,他也不可能领着一群流民,沿河而上,走走停停,从千里之外的交趾郡来到益州郡。

    “你如何确定那城中可战之兵不过三百?”常阿猛能活到现在,可不光会杀人,他还会动脑筋。

    洪保保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冷笑了一声道:“首领有所不知,那益州郡太守张老贼非常吝啬,表面谦谦君子,实则一肚子坏水。”

    “属下当年贩盐,起初便是有他的照应,而风光一时。后来他要的份子钱越来越高,属下当时不过在背后说了几句牢骚话,没过半月就被抓。若非献出所有家当,怕是属下现在的坟头草都有三尺高了!”

    “原来你与那张太守还有这样的过节!”常阿猛听了洪保保的往事,皱眉道:“可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洪保保急忙补充道:“那张老贼不仅是个虚情假意的人,还是个无比吝啬的家伙。属下说三百恐怕都算多的了,真正可战之兵,能有两百之数,就算他有良心了。”

    “他收刮到的钱不拿来养部曲家臣,在这被群山包围的益州郡还能干什么?”常阿猛十分不解的问道。

    洪保保急了,猛地给了自己的光头一个巴掌,道:“哎呦,属下忘了说那老贼的嗜好了!”

    常阿猛道:“是何嗜好?”

    “当官!他的嗜好就是当官,当大官!”洪保保咬牙切齿道:“他收刮的钱都拿去打点关系了,哪里管百姓的死活!”

    “既然如此,传我命令,原地休整!”常阿猛喝道:“后日一早,我等绕过大山,直奔滇池县北城门,干他母的!”常阿猛喝道。

    洪保保红着双眼附和道:“干他母的!”

    其余流寇也都跟着大喊:“干他母的!”

    十月初九,巳时两刻。

    金钟庄园。

    议事厅,书房。

    刘曜端坐办公桌之后,神色镇定。

    他的对面,贾小六、陈群庆、刘彪站在第一排,程昱、班恭、班通站在第二排。

    刘曜喝了一口茶,弯下左臂,放下杯子,问道:“反贼攻城之事,你是从何得知?”

    贾小六脸色仍然一片惨白,颤音道:“陈掌柜让小的到城北置办物件,正巧亲眼目睹。”

    “华医师现在何处?”刘曜道。

    程昱道:“如往常一样,在阁楼传授众药童辨别药材之学。”

    刘曜问道:“县丞领兵几何?”

    贾小六答道:“小的离得太远,看不清,据说是两千。”

    “来犯贼寇人数几何?”刘曜又问。

    贾小六结结巴巴道:“据、据、据说,有、有——”

    “啪!”

    刘曜左手握着茶杯,抬起右手一拍桌子,怒道:“有什么好怕的?就算郡尉兵全部战死,镖局的镖师、庄园的家丁都还在呢!”

    站在他对面的众人闻言,皆浑身一颤。

    班通向前一步站了出来,抱拳行礼道:“启禀庄主,属下愿领众镖师、家丁入城杀贼!”

    刘曜抬手示意班通稍安勿躁,然后看向贾小六,冷冷的道:“你继续说!”

    贾小六低着头,偷偷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道:“小的看不清,据说贼寇有万人!”

    众人闻言,皆大吃一惊。

    刘曜左手紧握茶杯,心中咯噔一下,顿时凉了半截。

    他最近晚上写书稿的时候,还在纳闷自己这数月顺风顺水。

    除了镖局没有把业务开展起来,餐馆的营收有所下滑之外,其他的事业都蒸蒸日上。

    这种一马平川的稳定,令他心中隐隐有点不安。

    果然,人永远不会一直好运!

    刘曜沉默片刻,忽然轻松一笑,缓缓松开了手中的杯子,冷静地下达了一系列命令。

    “陈群庆,你与贾小六继续打探消息。”

    “喏!”

    “班通,你领众镖师与家丁封锁庄园所有入口,没有我的命令,禁止任何人进出!”

    “喏!”

    “程昱,你带人去传我命令,让农场及各作坊众人停下手头事务,全部到谷场上集合。”

    “喏!”

    刘彪见四人得令之后,逐次离开,回头看了下空荡荡的议事厅,然后凑近书桌,低声道:“大兄,趁反贼还没攻破北城门,我们快逃吧?!”

    “往哪逃?山上?还是乘船入湖?”

    刘曜嘴角翘了起来,笑道:“我敢跟你打赌,反贼一定会败退!”

    两天前。

    十月初七。

    傍晚,刚刚日落。

    在滇池县东南方向三十里外,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其中常有豺狼猛兽出没,故而以往鲜有人敢涉足。

    这一天却异常热闹,有三股贼寇分别从不同方向钻进了这片密林。

    其中势力最大的一股,有五百多人!

    实际上,这伙人起初是打算在交趾郡造反的三百多个流民。

    他们原本是失去了耕地与希望的贫民,为了活下去,到处流窜偷抢盗劫,逐渐变成了流寇。

    这伙人也算倒霉,还未起事就因事情败露,被当地官府围剿,于是他们被迫沿着水路向上游逃窜。

    一个月前,他们经过俞元县时又吸纳了数批因粮食收成欠佳,交不起佃租而活不下去的灾民。

阅读汉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三界美食家快穿系统:宝贝,你认错人了大汉之少年大司马归途的路大侠给跪风沙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