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练兵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所以,当程昱发现班家兄弟用“谢主公”三个字来回应刘曜的时候,他就敏锐的察觉到对方有点忘乎所以。

    而当虞家兄弟用同样的字眼回应刘曜的时候,他终于坐不住了。

    程昱是受过圣贤教育的,他认为,做人不能忘本,要讲忠义!

    任何对刘曜有威胁,或者即将产生威胁的存在,都是要重点关注与监控的对象。

    若是有了苗头,哪怕是扼杀也在所不惜。

    他必须提醒在场的这些人,是谁给了他们如今的地位与权力!

    陈群庆见程昱的提醒并没有起到较好的效果,他才会用吼声让众人清醒。

    若是他们从此认为自己可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那就大错特错了!

    刘曜融合吸收了刘表的灵魂,记忆力、反应力、觉察力等各种身体素质都是普通人的两倍还多。

    主人若蒙受耻辱,做臣子的更应当效忠自己的主人,用生命来捍卫主人!

    他们这一代人是刘曜的家臣,那么他们的子孙后代就只能默认成为刘曜嫡系后人的家臣!

    主与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言惊醒梦中人!

    现场的很多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尤其是班家、虞家兄弟。

    他们四人自觉一时间忘乎所以,忘记了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来源于刘曜。

    他十分清楚,百姓集团众高层之中,哪些人是他的死忠。

    班家、虞家兄弟只能算是他的部下,其余人中,有没有有野心家还需另说。

    因此,刘曜有必要对他们进行一番试探,以此分别出哪些人是能信任的。

    于是,除了六人分别担任县尉、县长、县令外,刘曜接下来又安排了一些人,担任这六人的属僚。

    这些人原先大都是与洪保保一期的预备干部,经过努力做事,一步步升上来的,都是六部部长之下的高管。

    “你们既已成为诸位县尊长官的属僚,自当用心做事,查漏补缺,辅佐诸君教化百姓,明白吗?”

    “诺!”

    以为离开了滇池就可以自立门户?

    没门!

    刘曜不可能,也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否则以后人人这样,他还怎么争霸天下?

    “武力!还是没有强劲的武力导致的!”

    刘曜心中很明白,手下的人会产生自立的想法,皆源自于他没有强大的武力可以震慑众人。

    因此,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便是练兵!

    练强军!

    “下一个议题,关于乡勇的训练与郡县兵、保安队、捉奴队、镖师、家丁的扩招事宜!”

    在场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不是正好好的发展内政于民修养生息吗,怎么又想起来搞军事建设了?

    就连陈群庆与程昱也不知道刘曜的这个打算!

    这需要一个解释!

    合理的解释!

    否则的话,即便刘曜独裁,搞一言堂,也必然会引起老百姓和下面人的阳奉阴违。

    刘曜却不能说实话,他记得原历史上从延熹五年开始,荆州境内发生了叛乱。

    这次叛乱持续的时间很长,总计三年。

    他认为,这是一次往军方安插人手,对东汉王朝的军事方面进行渗透的绝佳机会!

    史载,延熹五年,即公元162年,长沙、零陵发生叛乱。

    叛军共七、八千人,其首领自称将军,攻入桂阳、苍梧、南海、交阯。

    其中交阯刺史及苍梧太守都望风而逃,两地全都失陷。

    朝廷派遣御史中丞盛修募兵讨伐,无法攻克。

    其中豫章艾县的六百多人,应募后却没有得到赏赐,在愤怨之下也加入了造反的大军。

    他们焚烧长沙诸郡县,攻益阳,杀其县令,部众渐强。

    接着朝廷又派谒者马睦督荆州刺史刘度进击,结果失败,为叛军所击破,二人都逃走。

    无奈之下,汉桓帝刘志只得下诏,令公卿举荐可以代替刘度的人选。

    当时已经升任尚书的朱穆举荐度尚,度尚得以右校令之职升任荆州刺史。

    度尚到任后,亲率部曲,同甘共苦,招募少数民族的军队,设奖赏,率军进击,大破叛军,受降数万人。

    至于度尚,刘曜恰好认识他,乃是“八厨”之首!

    提到“八厨”,就绕不开东汉的“党人”。

    历史上,东汉桓帝、灵帝时,当权者分为宦官、外戚两派,交替专权。

    宦官党有侯览、曹节、王甫等,他们任用私人,败坏朝政,为祸乡里。

    相对而言,外戚一党的窦武等人却比较清正,因此贵族李膺、太学生郭泰、贾彪等人与外戚一党联合,对宦官集团进行激烈的抨击。

    这些人通常被称作士人,也就是后来所说的士大夫。

    他们品德高尚,时称君子,有“三君”、“八俊”、“八顾”、“八及”、“八厨”等外号。

    历史上的刘表,就是八及之一。

    度尚比刘曜(刘表)大二十五岁,刘曜去太学读书的时候,度尚在朝廷里任职郎中。

    由于度尚出身贫寒,幼年丧父,年轻时不喜读书,不修品行,所以不被乡里推举。

    后来因为太过贫穷,他三十五岁的时候还没有结婚,而他又是个孝子,老母亲也想抱孙子。

    迫不得已,他只好帮同郡的宦官侯览看田。

    侯览是有权势的宦官,他发现这个三十五岁的度尚做事很不错,于是推荐他担任郡里的上计吏。

    也是在这时候,度尚才娶妻成婚。

    五年后,因度尚的政务干的相当不错,侯览向朝廷举荐其入太学读书。

    于是,四十周岁的度尚和十五周岁的刘曜成了同学。

    再之后,刘曜举家搬迁到滇池,而度尚则被拜为郎中,并出任上虞县长。

    自洛阳分别以后,刘曜就与度尚失去了联络。

    而眼下正是延熹五年,怕是过不了多久,荆州就会乱起。

    到时候,度尚会走马上任,前去平叛。

    刘曜与其又是同窗好友,战事爆发后,派私人部曲或乡勇前去援助,绝对是顺理成章!

    陈群庆与程昱是真正的明白人。

    他们是刘曜立足滇池后,第一批自愿奉刘曜为主,做刘曜家臣的人。

    他们与刘彪、刘传喜、刘传千一样,属于刘曜的真正心腹!

    至于贾小六、严颜、张靖、张勇则属于第二批自愿奉刘曜为主,做刘曜家臣的人。

    家臣是什么概念?

    相当于家奴,但又与之不同。

    在这个年代,家主与家臣的关系,就像皇帝与大臣的关系。

    为人臣者,主优臣辱,主辱臣死!

    什么意思?

    主人若因为某些事情而忧虑,那是做臣子的耻辱,是工作不到位!

阅读汉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星空炼妖师虚空浪人重生体育大亨秘密穿越圣斗士之黄金传说守望源助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