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在下师从益州刘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朱俊虽然胸中郁闷,但言语间提到刘曜的厉害之处,顿时面露敬仰之色。

    “是啊,每每回想起老师‘徒手断金’的那一幕,我就深感自己的不足。”皇甫嵩自饮自酌道。

    停顿了一下,他捡起刚才的话题,道:“公伟,你现在还认为,那些参赛者的武力都一定不如你么?”

    “在没有来到益州郡之前,我一直认为天下间力气比我大的人,不可能超过十个。”

    “但来到滇池,拜入老师门下之后,我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如老师所言的那样——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朱俊的脸瞬间变得通红起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捏紧了手中的筷子。

    皇甫嵩又道:“我觉得,老师一定对我们有另外的安排。给我们休沐日,该是让我们旁观擂台上的武斗,而增长见闻。”

    “公伟怎得提起剑圣?”皇甫嵩好奇的问道。

    朱俊露出一副“你不知道吧”的表情,神秘兮兮的小声道:“我跟你说师兄,那剑圣来滇池了!”

    皇甫嵩闻言,竟然哈哈大笑。

    “师兄笑什么?我说的不对?”朱俊有点不知所措。

    皇甫嵩亲自给朱俊面前的碗中添满酒,接着解释道:“老师的力量,你我是见识过的。”

    “师兄,你可知王越王安睿?”朱俊放下手中的筷子道。

    皇甫嵩疑道:“十八岁只身入贺兰山,取羌族首领之首级,三十岁后游走天下各州郡,却几乎难有人与之匹敌的剑圣王越?”

    朱俊点头道:“正是此人!”

    皇甫嵩惊呼道:“当真?”

    朱俊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们俩,低声道:“昨晚老师翻看的花名册,乃是经了贾小六之手递上去的。”

    他虽然不似皇甫嵩将门世家出身,但却有普通老百姓都具有的狡黠、睿智和小心思,所以留了个心眼,从贾小六口中套出几个人名出来。

    实际上,朱俊并不知道,贾小六之所以会“透露”,还是受了刘曜的指示。

    刘曜对朱俊、皇甫嵩可是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怎么舍得让他们一直当“门卫”,岂不是暴殄天物?

    皇甫嵩顿时露出了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师兄,你想不想与剑圣比试一番?”朱俊悄悄道。

    “老师不准我们报名参与打擂比赛,怎得与剑圣交手?”皇甫嵩不解的道。

    朱俊面露得意之色,道:“我知道剑圣在何处落脚!”

    皇甫嵩忽然站了起来。

    “师兄意欲何为?”朱俊抬头看着皇甫嵩那张焦急的脸,不紧不慢的问道。

    皇甫嵩道:“还用问,自然是去寻剑圣一较高下?”

    朱俊道:“师兄稍安勿躁,喝完这坛酒再去也不迟!”

    三个时辰后。

    百姓集团格林客栈后院。

    “天都快黑了,按理说应该回来了才对?”朱俊小声叽咕道。

    他和皇甫嵩站在客栈后院走廊之下,正焦急等待着王越和史阿。

    武擂台的抽签结果已经出来,王越排在后日的丙字号擂台,史阿排在后日的丁字号擂台。

    他们又是远道而来,至少要在比赛之前,好好休整一番才是,没道理在外面转悠那么久。

    朱俊和皇甫嵩的推测是合理的,但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益州郡与天下间的其他郡有着极大的区别,尤其是滇池县城内更明显。

    卷饼、卷膜、蒸饺、水饺、干拌面、包子等各种五花八门的新式食物,对华夏族人(吃货民族)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坚硬且平整如镜的水泥路、销售成百上千种商品的综合超级商场、有“观光旅游”功能的“黄包车”、出售各种类型纸质书的百姓书店、能存钱典当的百姓钱庄等各种面向大众的新奇“事物”,对所有远道而来的人,同样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王越是剑圣不假,但他首先是个人。

    既然是个人,那人之本性对“食、色”的追求,他也一定有!

    所以咯,王越和史阿就像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投入了“买买买”和“逛逛逛”的“失控”状态而无法自拔。

    “来了!”皇甫嵩低声道。

    在皇甫嵩开口的一瞬间,双脚刚刚迈过客栈后门门槛的王越,也觉察到了皇甫嵩与朱俊的存在。

    王越并没有多想,以为走廊里的人和他们一样都是旅客,便和史阿拎着“大包小包”与皇甫嵩、朱俊擦身而过,径直上楼去了。

    朱俊望着王越师徒二人的背影,低声道:“他们走了!”

    皇甫嵩面露古怪之色道:“起码给他们一点时间收拾下买的东西吧?”

    “我说他们为何迟迟不归!”

    朱俊想起自己当初刚来滇池县的时候,也和王越他们一样,被各种新奇的东西死死地吸引而不能自拔。

    “接下来怎么办?”朱俊问道。

    皇甫嵩瞅着二楼的楼梯,道:“老师曾言‘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公伟你觉得如何?”

    朱俊露出了一脸的坏笑,道:“师兄,是你上还是我上?”

    “我来吧!”

    皇甫嵩伸手把佩剑递给朱俊,接着扭了扭腰,又抖了抖双腿,然后陡然发力,似一头扑向猎物的猛虎,奔着二楼楼梯而去。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木质的楼梯断成了两截!

    巨大的动静,令二楼房间内的旅客,忍不住想出门一看究竟。

    王越和史阿自然也走出了房门。

    “不好意思,在下刚才练功失手,打断了楼梯,叨扰了各位,还望见谅!”皇甫嵩连连作揖道。

    有客栈伙计也跑来圆场道:“诸位客官,见谅见谅!”

    “那不是王越王师傅吗?”朱俊逮着机会高声道。

    众人寻声望去,发现院子里有个手中拿着一把剑,腰间还另系着一把刀的青年,昂着头对楼上喊道。

    王越这才意识到,刚才在走廊里遇见的那两个身上带着兵器的人,应该是冲他来的。

    “听说王师傅剑术高超,在下想讨教一二,可否赏脸赐教?”朱俊的声音再次响起。

    史阿厉声喝道:“你是何人?”

    朱俊大声道:“在下师从益州刘公刘使君!”

    “刘使君治理益州郡数十年,他门下的学生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你是哪位?!”众看客里有人起哄道。

    “在下姓朱,名俊,草字公伟,会稽上虞人!”朱俊再次大声道。

    史阿扭头看了一眼王越,道:“老师,可否让弟子下去会一会他?”

    王越点了点头。

    艳阳高照。

    滇池县。

    百姓集团同福客栈二楼。

    “师兄,你说老师不准我们参加文武擂台,却在擂台比赛开始后允了你我二人各五天的休沐日,这究竟是何道理?”

    朱俊端起酒碗,礼敬了一下对面的皇甫嵩,把心中的疑惑吐了出来。

    他是寒门出身,虽说少年时得度尚赏识,也担任过县中属吏,但对于政治等权谋之术却是一窍不通。

    皇甫嵩笑道:“公伟不想参加擂台比武么?”

    朱俊剑眉一跳,急道:“师兄何来此言!我堂堂男儿伟丈夫,怎会没有血性?!”

    “老师圣明,自然知晓你我心思,却偏偏不准我俩参加比赛,你觉得是为何?”皇甫嵩没有回答朱俊的疑惑,反而引出了另一个话题。

    朱俊皱眉道:“或许,是担心我们武力太强,伤了那些参赛者?”

阅读汉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古穴龙咒足球卡牌系统战将录这个方士好运气星辰高原美女带你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