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世家的选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故而,真正能一直屹立不倒的世宦家族,无不是手握解释经典的权力而有大量门生故吏,或是产业庞大、人脉关系足以影响朝局的家族。

    前者如汝南袁氏、弘农杨氏,后者如河东卫氏、颍川陈氏。

    郭家与桥家是世宦家族,而且是传承百年的大家族。

    再加上他们的至亲家眷都在都城之中,想要做出什么对于朝廷不利的事情,首先就要顾忌家眷至亲。

    所以,权贵们位高权重不假,但兴也匆匆,败也匆匆。

    虽然影响力不能与汝南袁氏、弘农杨氏相比,产业人脉比不过河东卫氏、颍川陈氏。

    但是郭、桥两家一直出名士,各代家主都有很高的名望,所以在士人之中的影响力一直都很高。

    郭禧并没有坐在中堂下面,而是坐在桥玄对面,至于蔡邕则跪坐在郭、桥的左侧。

    蔡邕恭声道:“桥公所言极是。”

    他们不像地方势力,天高皇帝远,兴亡全在乎自己。

    只要不搞的天怒人怨,或者给当地官府留下什么把柄,地方豪族基本上可以长期存在,不用担心太多的事情。

    而朝中权贵则不同,他们的权力来源于职务,而职务来源于皇帝。

    正因如此,张让、曹节等人才没有把郭禧连同桥玄一起弄到皇宫里“照顾”起来。

    在张、曹眼里,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家伙,家族中的子弟也没有在军中担任官职的,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

    “奸宦轻视我等,正是给我等创造了机会!”桥玄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蔡邕道。

    桥玄又看向郭禧,担忧的道:“我等家眷乔装打扮,前去投奔西南义军,此事是否可行?”

    让家眷投奔刘曜,乃是上次他们在蔡邕书房集会时,商议的对策之一。

    他们考虑到,万一有其他宗亲提前率兵攻下了洛阳,那为了保全各自家族,他们需要表明上顺从,但必须暗中让家眷至亲乔装打扮,投奔刘曜。

    刘曜大势已成,清君侧成功之后,必定登极称帝。

    他们若能赶在刘曜攻入洛阳之前,把家眷至亲送过去,就等于提前送了一份大礼物给刘曜。

    为何这么说?

    他们哪一个不是百年世宦家族?

    哪一个不是在士人之中有着极高的声望?

    而且清名在外,在百姓心中也有着不小的地位!

    他们的家眷至亲投靠刘曜之后,会给刘曜带去的好处远远不止这些。

    各家的人脉资源汇聚起来,可以为刘曜集团提供大量的人才和钱财,以及粮草!

    换句话说,即便有宗亲控制了洛阳城,又如何?

    不是控制了洛阳就是皇帝,而是要靠手下的人才组成庞大的官僚体系,完成对天下的掌控,才算是真正的皇帝。

    只要刘曜得到了他们各家的支持,便可以早一天完成对天下各地的掌控,早一日成为实际的帝国主宰,早一日平息天下的战火。

    当然,杨赐等人投靠刘曜,并不是他们的觉悟非常高,高到了希望刘曜早点主宰帝国,平息各地战火,让百姓面遭劫难。

    而是他们比其他人早一步认清了事实,看出了刘曜已控制了帝国大部分疆域,早晚问鼎帝位的现实。

    “不论是否可行,各家都必须冒这个险!”郭禧比桥玄对眼下形势认识的更彻底。

    蔡邕给郭禧、桥玄添了一点茶水。

    桥玄看向蔡邕问道:“信使是否出城?”

    蔡邕答道:“三队信使皆已出城,各家家眷至亲也顺利混出了城。”

    郭禧与桥玄到不担心能不能出城。

    就眼下这个情形,刘宠、刘虞麾下将士都忙着抄宦官和其亲属的家,忙的不亦乐乎。

    别说出城,哪怕他们聚集家中部曲,对着看守城门的士卒发动一波攻击,以武力强行出城,那也是神不知鬼不觉。

    等刘宠、刘虞知道的时候,他们的部曲早就领着各家家眷至亲跑的没了踪影。

    “有件事,可立即去办!此事若成,必能保证各家家眷至亲无恙!”郭禧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计策。

    蔡邕躬身,做聆听状。

    桥玄也是竖起了耳朵,很好奇郭禧想到了什么好的计策。

    只听郭禧道:“伯喈,你以杨公之密令,派人通知各家家将,速速率领各家部曲到你蔡府汇合。”

    “现在?”蔡邕小声问道。

    郭禧点头道:“事不宜迟,时机稍纵即逝,就是现在!我与桥公片刻后亦会去你家。”

    半个时辰后。

    蔡府大院。

    望着被一千二百多人挤得满满的大院子,郭禧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声音不大,但此时夜深人静,再加上有蔡邕和蔡家仆人在旁边传话,院子里的众家兵都能听见。

    郭禧说了足足一刻钟。

    他说了这么多,不外乎是告诉众家兵,若想活命,就必须守护好自己的本家,必须豁出去护送各家家眷投奔刘曜。

    他们一旦出了城,下一步就是赶到城外庄园,召集各家田庄里的家丁。

    而后以杨家家将为主将,临时组成一队人马,先以骑兵队率先护送各家嫡子和主母,后面的人对其余家眷进行掩护。

    各家在城外都有田庄,而每个田庄都有或多或少的家丁、部曲,把各家城中看家护院的部曲和城外看守田庄的家丁全部集合起来也有两三千人。

    各家有马队、有弩队,组建骑兵、弩兵根本不在话下。

    而且从洛阳到长安,一路上到处都有各家的门生故吏。

    再加上这两三千武装力量,基本可保证各家家眷至亲无恙!

    熹平二年,六月初十。

    深夜。

    洛阳。

    郭府。

    原太尉郭禧、原司徒桥玄、议郎蔡邕三人正在议事。

    上次在蔡邕书房集会的屯骑校尉袁逢不在,他受到诏令,此时正率领部曲守卫着皇宫。

    而名士陈寔、名士韩韶两人,在上次集会后回到了颍川,准备等待时机。

    至于司空杨赐、光禄勋袁滂、太尉李咸、太常陈耽早已被张让、曹节等人以皇帝诏命给弄进了皇宫。

    为的就是担心他们这些朝臣与叛军联合起来,留他们做人质,是为让他们的家族投鼠忌器。

    身不由己也是权贵们的悲哀。

阅读汉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探险手记爱妃救命齐木楠雄的忧郁危难日:抉择秘密我的24岁女房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