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帅气的骨头和黑色的野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杨錞轻咳一声,似乎也意识到太过失礼了,哈哈一笑道:“这位学弟一定是刚刚从哪座山头出来,还不清楚这里的规矩,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斜月大学是不收费的。”

    “不收费?”刘同吃了一惊,不可置信地问道,“那吃的、喝的、用的,肯定另算吧?”不收费才是最可怕的,看看很多游戏,都标榜不收费,其实比收费赚钱多了,那些个收费才赚多少钱?付费道具才是大头。

    杨錞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学弟,你一定没有仔细看过《新生入学手册》吧?”

    这次连孙嫦也古怪地看向了刘同,眼神虽然不是在看白痴,但绝对是疑似白痴的目光。

    “我有说错什么吗?”刘同感受到几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他发现被鄙视了,而且被鄙视的很彻底。不就是问一下学费嘛,有必要这样看不起人吗?

    “不好意思,我来得太匆忙了。”刘同确实有些羞愧,他只看了《新生入学手册》的第一页,后面都没看,不过收不收费跟它什么关系。

    “手册上都有注明,学杂费全免,在这里不需要花钱,有空的话,学弟还是好好读一读《新生入学手册》吧。”杨錞善意地笑道。

    辞别杨錞一行人,在那位身材高挑的小童学姐的带领下,刘同和孙嫦报过名,小童学姐喊来了一个男生帮忙,让那男生送他去宿舍,她自己要送孙嫦去女生宿舍。

    临分开之际,孙嫦叫住了刘同:“喂,这个送给你。”

    “学弟还有什么事吗?”杨錞笑眯眯地问道。

    “请问要交多少学费?”刘同直接问出了口,这也是他此刻最想知道的,他可不想被坑了。

    “嗯?”杨錞明显愣了一下,身后的几人也是一脸看白痴的表情,隐隐地还带着一种看土包子的眼神。

    “真的一点都不收钱?”刘同还是不敢置信,这世上还真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真的,学弟,我就不跟你一一介绍了,我让小童学姐带你去宿舍,自己看吧。”杨錞稍稍有了些不耐烦,但是脸上仍笑得让人如沐春风。

    “好的,谢谢了。”刘同也不是不识趣的人,既然不要学费,吃的也全免,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干脆先去宿舍看看,再好好读一读《新生入学手册》。

    那是一个小小的盒子,大约只有火柴盒大小,类似电视里男主角跟女主角求婚时装戒指用的。

    “是什么?”刘同有些好奇加激动,第一次认识的大美女就送他见面礼,难道对他有意思?

    “先不要打开,等回宿舍再看吧。”孙嫦制止了他打开的冲动,看着那个小盒子,她眼里也微微闪过一点不舍。

    刘同没有注意到这些,把小盒子装进了口袋里,没有忘记表示谢意:“谢谢,我会好好珍藏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这样说总没错。

    “嗯。”孙嫦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跟着小童学姐走了。

    ……

    在那男生的带领下,刘同来到了男生宿舍。

    这是一栋六层高的宿舍楼,从外面看,装修得不下某些现代高级公寓楼。

    连学生住的宿舍都这么高级,还是免费的,刘同已经被震撼得有些麻木了,这个斜月大学,到底有多么壕,免费入读也就算了,还吃喝住一条龙全包了?

    他被分到315寝室,3楼往左走廊第15个房间。

    进了宿舍,里面已经有两个室友先到了。

    这是一间三人寝室,偌大的房间里摆了三张大床,中间和最里面那张床铺已经被先到的室友占了,刘同对此倒无所谓。

    不过两个室友看起来有些滑稽,他们分别是一胖一瘦,一黑一白。

    中间床铺的那位是个胖子,皮肤很黑,也不知道是晒的,还是遗传自父母的基因,大概从小不缺少营养,目测身高在一米九左右,但体重估计得有两百五十斤以上,一双小眼睛,眯起来的时候只剩下一条缝,脸上的笑容很和善,倒也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而最里面床铺的那位和中间的黑胖子比完全是反面教材,身高一米七上下,但瘦得跟竹竿一样,皮肤非常白,似乎从小就没有晒过太阳。

    “你们好。”出于礼貌,刘同当先打了招呼。

    “你好,我叫白仁。”竹竿似的白瘦子走过来,自来熟地做了自我介绍。

    “白人?”刘同愣了一愣,还有叫这个名字的?

    “白色的白,仁者无敌的仁。”白瘦子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名字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又做了解释。

    “你好,我叫刘同,文刀刘,同学的同。”刘同也赶紧自报家门。

    “我是朱天铿,铿锵的铿!”黑胖子的嗓门非常大,在他开口介绍的时候,几乎震得整个房间都在颤抖。

    刘同目光有些古怪,要不是对方说了那个“铿”字,他都要误以为是朱天坑了。

    “你好你好。”

    三人很快就热情地聊了起来,毕竟出门在外,又身在同一间寝室里,天然的就带有一股亲近感。

    聊了一会,大家开始做自己的事。

    刘同一屁股坐在属于他的床铺上,整张床很大,宽度在2米左右,长度估计有2.5米,这样的大床,他在家里都没睡过。

    床上的被子和垫单包括枕头都是新的,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学校的服务已经细致入微到了什么程度。

    刘同是空着手来的,没有带什么东西,看着白仁和朱天铿在布置自己的床,他突然想起,之前孙嫦送了他一个见面礼,让他回宿舍看,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想起孙嫦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他心中就有些火热,掏出了口袋里的那个小盒子,打开了盒盖。

    瞬间,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香味扑鼻而来,接着弥漫了整个房间。

    “咦!”白仁和朱天铿也顾不上装饰自己的床,两人一个闪身,站到了他的身后,完全是瞬移的效果。

    不过刘同没有看到,他盯着盒子里的东西,是一颗类似花生米大小的胶囊,却不是上下两色的,正是整颗都呈现棕红色。

    “九转金丹!”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地惊呼道,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敢置信和震惊。

    “什么丹?”刘同回过头,见两位室友双眼放光的程度几乎要将自己盒子里的那颗胶囊抢过去占为己有,他下意识地合上了盖子。

    “嘿嘿……”

    “嘿嘿……”

    白仁和朱天铿都是一样的表情,搓着手,讨好地看着他:“这好东西,从哪来的?”

    “一个朋友送的。”刘同不动声色地说道,虽然不知道这颗胶囊具体是什么好东西,但既然是美女送的,哪怕是毒药也要好好珍藏着,更不用说还散发出那么香的味道,一闻就知道不是俗物。

    “还有这朋友,我怎么就没有遇到一个。”白仁和朱天铿一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两人恋恋不舍地从他手中的盒子上移开目光,犹如看绝世美女一样盯着他:“东西交换吗?”

    “什么?”刘同一愣。

    “就是说,我拿东西和你换怎么样?”白仁抢先说道,朱天铿也不甘示弱,“和我换!”

    “……”刘同哭笑不得,总算知道他们要换什么了,大美女孙嫦送给他的东西真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又不是治神经病的药。

    “看我的……”白仁迫不及待地掏出了一面小旗子,很迷你的棋子,连手掌的一半大小都没有,不过他拿在手上轻轻一晃,迷你的小旗子顿时变成了大旗子,足足有撑开的一顶雨伞那么大。

    刘同看得眼睛都直了,这是魔术?

    “阴阳五行,收!”随着白仁念咒语似的声音,手中如同雨伞一样的大旗子冒出一股黑烟,黑烟卷向了他的床铺,再又倒卷回来,连同他的床和杂物一起飞进了旗子里。

    他又轻轻一晃,大旗子重新变成了迷你旗,拿在手上,小巧得如同三岁孩童的玩具。

    “这是……”刘同只觉口干舌燥,如果他的眼睛没有出卖他的话,刚刚他似乎看了一场3D特效电影?

    “怎么样,换吗?”白仁以为他被自己的宝贝震住了,得意地问道。

    “不要换,看我的……”一旁的朱天铿面露不屑,伸手入怀摸了摸,手越深越长,似乎已经摸到了裆下,然后才掏了出来,是一本破旧的线装书。

    “嘿嘿,这可是我从上古遗仙洞里找到的炼器残篇,怎么样,和我换吧。”朱天铿珍而重之捧着那本破旧线装书,一旁的白仁听说这是从上古遗仙洞里找到的宝贝,眼睛都瞪直了。

    “……我考虑考虑。”刘同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已经意识到,这所斜月大学,恐怕和他想象的不一样,结合此前从收快递到进入这里的古怪,他预感自己可能是中了“头奖”。

    “这个,能介绍一下你们的身份吗?我实在很好奇……”他决定,先摸清楚两人的底细,再套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听他这么说,白仁和朱天铿两人都有些为难,不过九转金丹的诱惑,让他们咬了咬牙,点头答应下来。

    “本来《新生手册》里规定了,在校期间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我们就破例一次。”

    说话的同时,白仁的身体轻轻一颤,只见原本像竹竿一样的身体剧烈收缩,变得更加枯瘦,直至皮肉彻底消失,化为了一副晶莹白皙的骨头,更惊悚的是,这具骨头张着漏风的嘴巴,发出犹如指甲刮擦玻璃的声音:“怎么样,很帅气吧。”

    “……”刘同没有昏倒已经是神经大条的表现了,这TM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骨头会说话?

    “吼——”一旁的朱天铿也表现得很干脆,直接双手双脚着地,身体也跟着膨胀起来,滑稽的脸向外扩张,锋利的獠牙,长长的鼻子,狰狞的面孔——一头长满了黑色倒刺的巨大野猪出现在眼前,根据体型来看,至少有一吨的重量。

    刘同的牙齿已经开始打颤了,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砰砰砰!”巨大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外面敲门的人像是要把门给直接敲碎。

    白骨和野猪瞬间化为了人形,白仁和朱天铿一脸惊慌的表情,两人匆匆忙忙地去开门。

    门外,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女人站在门口,精致漂亮的五官不带一丝感情,冰冷的气息似乎要将人给冻成冰棍。

    “刚刚……你们化形了?”女人眯起眼睛,声音同样冷得让人发抖,一开口周围的温度至少下降了二十度以上。

    天才壹秒記住读 下 小 说 网,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羊村?帅气男生的介绍让刘同目光古怪,还有人叫这个名字?一边想着,他一边掏出折叠得皱巴巴的录取通知书,递给了这个叫羊村的学生会副会长。

    接过皱巴巴的通知书的某副会长目光有些呆滞,估计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把通知书当草纸的人。

    他身后的几个学生也一脸古怪,特意看了看刘同,有种看到珍稀动物“惊为天人”的感触。

    倒是孙嫦神色如常,她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录取通知书,整齐得就像新的一样,没有一丝折叠过的迹象。

    可明明她身无长物,和刘同一样,都是空着手的,不知道她之前把录取通知书放在了哪里。

    刘同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暗暗疑惑她的口袋有那么大么,可以放下一张A4纸?

    “哎呀,原来两位都是同系的学弟学妹,我也是东西方世界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小童,麻烦你带这两位学弟学妹去经济学院报到。”杨錞叫得有些夸张,将通知书还给两人,又叫了身后一个女生的名字。

    “是。”名叫小童的女生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以上,长相也比较出色,是那种让人一见难忘的美女。

    “那个……”刘同有些迟疑,他还有事情没弄清楚,可不会随随便便跟着去。

阅读金箍棒与女妖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