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可靠的传说和毫不手软的出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刘同却对这个提议没兴趣,因为他觉得寝室里才是最安全的,摇了摇头道:“你们去吧,我……”

    “喂,刘小弟,你这样就太特立独行了吧,我们可是一个寝室的,要行动也一起行动。”白仁到他身边,一把箍住他的肩膀。

    “我真的有事……”刘同感觉整个肩膀都要碎了,这混蛋白骨精,就不能轻一点吗?不过他也知道,此时不能叫痛,毕竟白仁不知道他的真身,用的估计也是妖怪与妖怪之间打交道的力气。

    是真的放光,至少刘同看得很清楚,犹如两个一百瓦的白炽灯泡。

    “我去!”朱天铿狠狠地啃了一口大腿,双眼中的亮度丝毫没有降低。

    “你不是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吧,小同同。”朱天铿也在旁边帮腔,那一脸幽怨的表情,像极了深闺怨妇,手里还有一条油腻的粗大腿,看得人毛骨悚然。

    “好吧,远吗?”那一声“小同同”让刘同头皮发麻,只能妥协,不答应不行,一个用物理攻击,一个用精神攻击,他承受不起这样的双重打击。

    “那个……我修行低了一点。”刘同打落牙齿和血吞,暗想是不是找孙嫦帮自己报复回来。

    白仁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些同情地看着他:“没事,以后有我们罩着你,谁敢在学校里欺负你……”

    刘同则对什么云雾山和云兽之类不感兴趣,撇开头去,眼不见为净。

    里铺的白仁大概没事干,走了过来:“下午没事,我们一起去护理系看美女怎么样?”

    “美女!”正狂啃大腿的朱天铿像触电一般,身体猛地一直,双眼开始放光。

    “不远,走几步就到。”白仁哈哈笑着松开他,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是一种表示“我看好你”的友情。

    刘同差点没被一巴掌拍矮,这GR的混蛋,居然那么用力。

    “刘小弟,你这身体也太差了吧?”察觉到某人的脆弱,白仁看了看自己竹竿似的手掌,一脸诧异地问道。

    “咚咚咚~~”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白仁微微一惊,有些不满地去开门。

    “牛、牛、牛学姐……”当看清门外的人,白仁顿时萎了,一脸的惊悚。

    门外的不是别人,赫然是那个身高腿长的人形冷冻柜美女牛心心牛学姐,之前来过一次,曾暴力地将白仁和朱天铿两人一脚踹飞,估计已经在他们心里形成了不小的阴影。

    正啃大腿的朱天铿也反应迅速,一把将手中油腻的大腿塞进了被窝里,可以想象他晚上应该会睡得很美味。

    “我们、我们没有化形……”白仁似乎嗓子眼发干,说话干瘪瘪的。

    刘同看得暗爽不已,恶人自有恶人磨,牛学姐这人形冷冻柜实在太好用了,光在门口一站,就吓得某白骨精不敢大喘气。

    “这是你们的饭卡。”牛心心冷冷地看了一眼寝室内的三人,面无表情地将手中三张银行卡大小一样的卡片塞到了身体僵硬的白仁手上,转身走了。

    “饭……卡?”白仁看着手中的卡片发呆,一时没反应过来牛学姐只是为了送饭卡给他们?

    朱天铿身形一闪,从他手中抢过去一张卡片,宝贝似的藏了起来,之后从被窝里拿出那条油腻大腿,继续啃着。

    刘同:“……”

    “这是你的,刘小弟。”白仁回过神来,把其中一张卡片递给了他。

    刘同接过来,发现不止和银行卡一样大小,就连制式都差不多,不过颜色却是七彩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泾渭分明。上面竟然神奇地有他的名字,还有班级编号:经济学院东西方世界经济与贸易专业,刘同,一年3班。

    “听说这饭卡还是一个防御性法宝。”白仁翻看着小小的饭卡,似乎在研究着怎么激发它的防御功能。

    “法宝?”刘同愣了一下,知道这里不是人间普通学校的他,对于法宝这词特别敏感。

    “一定有激活的方法才对。”白仁嘴里念念有词,可惜试了很多的咒语,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会这样?”白仁想不通,抓了抓头发,乱糟糟地比鸡窝还不如。

    “小白,你魔怔了吧,这饭卡是一个防御性法宝只是传说,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朱天铿有些不屑,不过不是对白仁的不屑,而是对忽悠人的传说表示看不起,他辣么聪明的一个人,才不会相信那种狗屁传说。

    “不会的,我家里……咳咳,有过记载,据说这饭卡是一个道祖级别的神通大能发明的,只要能激活里面的防御性阵法,就能获得那个道祖的真传。”白仁显然对那个传说深信不疑,或者说,他已经被忽悠瘸了。

    朱天铿没再劝他不要白费功夫,摇了摇头,继续啃他的大腿。

    刘同对传说不传说的根本不在意,只是听了朱天铿的话有些失落,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把饭卡收了起来,这可是他在这个学校里面的凭证,未来的七天吃喝全靠它了。

    ……

    午餐要去学校的大食堂里解决,刘同不认识路,但有两个好基……室友领路,三人嘻嘻哈哈地进了食堂。

    这会刘同已经算是安下心来,路上遇到不少学生,没有一个看出他的真实身份,所以人也放开了,偶尔还会跟白仁和朱天铿吹下牛,也顺便打听了下关于这所斜月大学的底细。

    据说——这个词是白仁用来形容的,据说,盘古开天辟地之初,那时还没有天地,整个宇宙世界一片混沌,直到某天盘古醒来,用他的开天巨斧,将宇宙世界一分为二,清气上升,形成了三十三重天;浊气下降,形成了十八层土地。

    而盘古也因为挥的这一斧,耗尽了生机,肉身兵解。

    自混沌中出生的仙魔妖三界开始为争夺盘古的肉身而大战,这一战,直战得日月无光,天地变色,九天十地仙妖魔死伤超过九成,眼见这样下去仙妖魔可能会死绝,以女娲为首的圣人们聚在一起,商量出了一个妥当的主意。

    就是把盘古的肉身单独设立一界,并在这一界里面创立了一所学院,允许仙魔妖三界子弟在这里修行和学习。

    学院曾用过很多化名,比如斜月三星洞、三界书院、天下第一洞府等,延及至今,为了与时俱进,和人间界保持一致,特改名为斜月大学。

    总之,人间界有什么,这里有,而这里有的,人间界不一定有。

    这就是斜月大学的由来,刘同听得眼花缭乱之际,也暗自心惊,盘古、女娲?他们真的存在过?

    当然,不管是否存在过,也不论这里有多么了不起,刘同都打定主意,一个星期后他就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跟着两个好室友进了食堂,发现里面几乎人满为患,男女都穿着校服,没有一个是另类打扮。

    原以为这些仙啊妖啊魔啊之类的都会将自己所化的人形塑造得英俊或漂亮,但刘同发现,学生中也有长得奇形怪状的人,不知道是不屑把自己变漂亮,还是因为某种规则而无法那样做。

    就比如说,白仁和朱天铿,两人一白一黑,一瘦一胖,按照刘同的审美观来看,绝对算不上帅气,但也不丑,只能算是普通中等水准,甚至比他都不如。当然,最后的想法刘同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我们坐那边。”朱天铿身高体胖且眼尖,发现一个四人空座,一手一个,拎着跑过去,粗豪地占据了那张空桌。

    刘同差点没被抓死,暗自腹诽,这野猪精比白骨精还坑,看来以后要离他们远点,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一个没轻没重的,自己就挂了,那比窦娥还冤。

    三人刚坐下,准备派一个人去打饭菜,不料眼一花,一个高挑丰满的身影坐在了剩下的那个空位上。

    白仁和朱天铿刚要表达下未经主人同意就坐下的不满,不料看清是谁时,两人瞬间就萎了。

    “牛学姐。”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嗯。”冷冻柜美女牛心心面无表情,“我需要一个男朋友,你们谁愿意?”虽然是在问着在坐的三个人,但她看的分明是正好坐她对面的刘同。

    白仁和朱天铿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统一了意见,一起指向了某人:“他!”

    刘同:“……”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去把孙嫦给请来,把这两个家伙用那根棍子给揍得满头包,TMD,竟然出卖老子!

    天才壹秒記住读 下 小 说 网,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打完电话,刘同乖乖地回了宿舍。

    跟父母的解释是,他的一个高中同学家里出了事,他现在在他同学这里,大概要待一个星期的时间,因为他同学是在偏远的山村,手机没有信号,所以打电话也不方便。

    好不容易糊弄过去,他不敢多说,匆匆挂了电话。

    虽然孙嫦说过,只要他不主动说出自己的真身,没有人知道他是个人,但已经有一个……不,是两个例外,那个眼镜女生和孙嫦都能看出他是人,万一再来个例外,他还在外面瞎晃悠的话,危险性实在太大。

    倒是两个室友白仁和朱天铿肯定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加上觊觎他的东西都在讨好他,所以目前来说,315寝室是最安全的。

    “你回来了,刘同。”最里面的白仁已经把床铺重新铺好,见他回来,很热情地招呼。

    中间床铺的朱天铿正抓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大腿在狂啃,满嘴流油:“要来一点吗?”他把某不知名动物大腿朝前一送。

    “不用客气,你自己吃……”刘同吓了一跳,硬着头皮婉拒了他的好意,虽然那不知名动物大腿看上去像是牛腿或是鹿腿,而且烤得也挺香,不过那油腻而且上面的毛还没拔干净的样子,他实在无福消受。

    “这可是云雾山出产的云兽火腿,外面想买都买不到。”朱天铿嘟囔了一句,继续狂啃。

阅读金箍棒与女妖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魔鬼恋人:不良少女你总是暗恋我[末世]和老公互换了身体燕堂春好符文法师草!我成了一棵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