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猎户出山

第995章 你们说了什么

  • 作者:阳子下
  • 属于: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2019-09-24 23:33:57
  • 更新文字:6363字

别墅内,陈北天望着门口方向,双目迸发出囧囧目光。

小妮子笑脸灿烂,激动得欢呼雀跃。

“山民哥,你突破了”。

陆山民缓缓的闭上眼睛,天空以头顶为中心四散延伸,无边无际,大地以双脚为中心,无疆无域。内气沿着脚趾的内厉、内廷、陷骨、冲阳、解溪一路上行,经手臂少阳、孔最、太渊、迟泽直冲天都、神阙直达神庭、上星,与卤会汇聚,继而如瀑布倒挂九天一泻而下,奔腾与周身经脉窍穴。

黑夜中,磅礴连绵的气息弥漫在天地之间。

陆山民睁开眼睛,双目精光四射,整个人的精气神陡然提升。内气在体内狂奔,身体的力量充满了每一个细胞。易髓境和搬山境同时踏入后期后阶,离巅峰只有一步之遥。

内家讲求感应天地之道,道法自然,经过上次庞志远一战和薛猛一战,身体和内气早已是到了突破的临界点,由于心境的困扰才迟迟没有突破,今晚堂堂正正做回自己,心境打开,内家外家同时突破。

别墅三楼的一间房间,韩瑶站在窗前,泣不成声。

陆山民回头,远远的看着那扇窗户,刚才在书房,韩瑶那沉重的喘息声他怎么可能感知不到,他知道这个时候说再多对不起都无法弥补她心中的伤痛,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只能是早点坦白。

“如果你和他分手的事情传出去,没有了韩家的震慑,那些想对付他的人就没有了顾及,他将和他爸的下场一样”。

韩瑶闭上眼睛,眼泪沿着眼角流下,双颊控制不住微微颤抖。“我想静一静”。

走出韩家别墅,陆山民深吸一口气,身心一阵畅快,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跃,犹如挣破了枷锁和牢笼,欢呼雀跃。

“我心自由,天地遨游”。

小妮子高兴的双手鼓掌,“再次遇到薛猛,我们一定能杀了他”。

强大的力量让陆山民自信陡升,现在的境界,内外叠加,足以支撑他进行一场长时间的战斗,哪怕是再次遇到薛猛,即便杀不了他,他也休想杀死自己。从此以后,在这天京城里,任何人休想暗算得了他。

陆山民深深的鞠了个躬,低声说了声‘对不起’,转身没入了黑夜之中。

小妮子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散发出微弱灯光的房间,也深深鞠了个躬,转身朝陆山民追了上去。

“山民哥,我觉得瑶瑶姐挺可怜的”。

“这世间有谁不可怜,生在这样的豪门之家,就免不了遇上身不由己的事情”。

小妮子眨了眨眼,发现陆山民从韩家别墅走出来之后,整个人的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有些说不上来。不过任何问题向来都无法困扰她,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犹如闪电般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立马就笑嘻嘻的挽着陆山民的胳膊,“我就不可怜”。

陆山民笑了笑,“你还不可怜,小小年纪就跟着我胆战心惊”。

小妮子呵呵一笑,“没有啊,只要能跟在你身边,我觉得很自由,很轻松,很开心”。

陆山民戳了戳小妮子脑袋,“你是没心没肺”。

“嘿嘿,爷爷也这么说我,不过我觉得没心没肺挺好的,开开心心没有烦恼”。

说着蹦蹦跳跳的跳到陆山民身前,摆开架势。“山民哥,过两招试试你现在的实力”。

陆山民笑了笑,“我俩打一场有什么意思,谁都不会全力以赴,等明天找个想打的人打”。

“谁”?一听说要打架,小妮子兴奋的瞪大眼睛。

“明天你就知道了”。

....................

....................

北国拳社,空旷的演武大厅发出啪啪的声音,田衡一身短打打扮,左手扶着一根半尺长的铁钉,右手手挥拳砸下,每一拳打下,铁钉全部没入水桶粗的圆木之中。

“你这拳头比铁榔头还好用”。

陆山民跨入演武厅,淡淡的看着肌肉喷张的田衡。

田衡一个扫腿踢出,树立在地上的圆木横飞出去,打在墙壁上段成两截。

“打人也很好用”。

陆山民一边将外套脱下递给小妮子,一边说道:“见过的豪门子弟不少,就你一个练武,还练得不错”。

田衡一拳拳打在沙袋上,“你在江州不是遇到过薛猛吗,好歹也算是个豪门子

弟”。

“他不一样,他一门心思醉心武学,对家族里的事几乎不闻不问,你是家族继承人,天天文山会海,学不完的东西,处理不完的事物,哪有时间练武”。

“砰”,田衡一记边腿打在沙袋上,沙袋甩过顶端,砸在房顶上。

“我们家不一样,石匠出身,没有一副好身体做不了好石匠。祖上留下的规矩,出师之前得把身体打造得比石头还硬。至于时间嘛,就像牛奶一样,挤挤总会有的”。

陆山民脱掉外衣,裸露出上身,全身肌肉绷紧,十个指头缓缓张开,再紧紧握拳,全身骨骼咔咔作响。

“千万别手下留情”。

田衡停下了打沙袋,淡淡的看了一眼一旁笑嘻嘻的小妮子,目光停留在了陆山民身上。

“这么恨我,看来我小姑什么都跟你说了”。

陆山民缓缓的活动着身躯,强壮而不失匀称的腱子肉在身上挪动。

“我会把你往死里打”。

田衡含笑看着陆山民,发现陆山民比上次气势强盛了很多。

“很不错,有几分我偶像的风采”。

陆山民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微笑,“我劝你最好不要小看我”。

田衡哈哈大笑,随即面色变得沉稳而刚毅,“陆晨龙的儿子,谁敢小看”。

“吼”!伴随着一声吼声,陆山民发起风暴般的猛冲,矫健的身影瞬息而至。

田衡眉头微微一皱,说了个好字,双脚分开扎好腰马。

拳头眨眼就到,田衡抬臂横档,巨大的拳劲打在手臂之上,身体一晃后退一步。

田衡有些吃惊,咦了一声。

陆山民一拳震退田衡之后,曲臂压肩,肩头瞬间砸向田衡胸口。

田衡双臂交叉护住胸口,排山倒海之力传来,蹭蹭后退三步。

田衡惊讶不已,他已是搬山境巅峰,即便陆山民有内外叠加双重力量,但能把他逼到这个境地,也是他所没想到的。

陆山民满脸冷意,“我说过我会把你往死里打,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田衡甩了甩双臂,全身血脉喷张,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战意。转头看了一眼小妮子,“小姑娘,把眼睛闭上,要不然晚上你会做噩梦的”。

小妮子咧嘴咯咯直笑,“别伤了山民哥,我会让你做噩梦的”。

田衡哈哈大笑,身上气势全开,无形的威压在演武厅蔓延开。

“小心我的腿”。

话音一落,田衡大步上前,一脚在空中虚点,瞬间变向太高砸向陆山民有脸。

陆山民内外兼修,感知移动能力远远超过同等境界的外家高手,踏入易髓境后期后阶之后,这样的虚招瞬间洞察。

不过他并没有选择躲避,一往无前,强者无敌,内家的圆融贯通,外家的无敌之心,相比之下,真正的生死之战,拥有一颗无敌之心要重要得多。

抬手格挡,‘砰’。

虽然格挡住了,但强大的力量和腿风,依然震得陆山民耳膜嗡嗡作响。

巨大的力量之下,陆山民横移出去数步,田衡的腿上力量显然比拳头要大得多。

田衡一个交叉腿侧踢,陆山民站立未稳,打出的一拳不足以抗衡这脚侧踢的力量,再次后退出去四五步。

田衡跨步上前,连环三踢,分别踢向陆山民头部、腰部和脚踝。

陆山民曲臂抬腿,躲过脚踝一踢,挡住头部和腰部的两踢。

与此同时手臂外翻下抄,在田衡收回腿的刹那抱住长腿,手肘瞬间下压肘击下去。

田衡长腿一抽一拉,曲腿上提,以膝撞之势迎击陆山民肘击。

“砰”!膝盖和手肘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两人皆是浑身一颤,脸上的肉跳动了一下。

小妮子站在不远处,倒吸了口凉气,自言自语道。‘好痛’。

确实很痛,陆山民的手肘像是极大在里铁板上一样,疼痛麻木。

田衡的菠萝盖像是要裂开一样,疼痛感直往心里钻。

不过两人都咬牙忍住,陆山民另一只手一拳打向田衡头部,田衡另一只脚猛的起跳,在空中一番,踢向陆山民头部。

“砰砰”!两声响声。

陆山民一拳打中了田衡下颚,田衡一脚踢中了陆山民面颊。

两人的身体瞬间分开。

陆山民摸了摸脸颊,火辣辣的疼痛。

田衡也抹了摸下颚,吸了口凉气。他当然知道陆山民堪比搬山境巅峰的力量是用一种秘法将内劲叠加在了肌肉爆发力上,到了他这个境界,也自然知道陆山民的肌肉细胞承受着超过原本该承受的力量,这种力量必定不会长久。

“喂,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万事有一利必有一弊,小心没把我打倒,你就爆体而亡”。

陆山民眼神冷酷,冷冷道:“再不使出全力,在我爆体而亡之前,你就得先去见你的石匠老祖宗”。

田衡一把扯掉上衣,两块胸肌鼓鼓抖动。

小妮子眨了眨眼睛,“咦,比女人胸还大”。

田衡双眼目光如炬,冷冷的盯着陆山民,“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看起来像个普通人,但想必也不简单吧”。

“你废话真多”!

“呼”,陆

山民猛冲而上,一拳直往田衡胸口而去。

“喝”!田衡一声低喝,双脚扎稳马步,双拳不格挡反而向两侧移开,留出胸口的巨大空档。

岩石般的胸肌陡然鼓起。

“砰”,陆山民全力叠加上内劲的一拳,这一次竟然没有将他击退分毫。

田衡未退,陆山民第一时间就感到了危险,不等他抽身离开,田衡的一记勾拳和一记直拳连环而来。

陆山民躲过了勾拳,但没有躲过直拳。

硕大的拳头打在额头上,陆山民脑袋嗡的一下,蹭蹭后退。

不等站稳,田衡的鞭腿已经到来。

“砰”,陆山民腰部传来钻心疼痛,肋骨像是要断了一般。

体内气机瞬息流动,在短暂的时间里在经脉里奔腾一个周天。

刚好缓过这口气,田衡的一脚正踢已经来到身前。

陆山民声爆喝,曲臂后拉,拳头打破空气发出呜呜声,一拳正中田衡脚心。

田衡整条腿一麻,后退一步。

陆山民一鼓作气,暴风骤雨的拳头铺面而去。

演武厅里发出战鼓雷雷的声音,两个身影交织在一起。

两人都打出了真火,你一脚,我一拳,双方都咬着牙不吭声。

陆山民一拳打中田衡额头,再一拳打中他的腹部,又一拳打中他的脸颊。

双方打得难分难解,虽然陆山民打中田衡的拳头更多,但田衡搬山境巅峰的体魄抗击打能力更胜一筹。

目前来看,陆山民摇占了上风,因为田衡的眉骨已经裂开,脸颊已经红肿,嘴唇也变成了肥香肠,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拳印,而陆山民除了流着鼻血,其他地方都没有见红,身上的拳印和脚印也没有那么多。

但是实际上,陆山民知道继续下去,战局将会发生逆转。因为足足战斗半个多小时,一直将内劲全力叠加在肌肉爆发力上,肌肉细胞的承受能力渐渐接近极限,那种因过度承受巨大力量而带来的撕裂疼痛的熟悉感觉再次袭来。

两人都是喘着粗气,汗水像雨水一样在身上流淌。

小妮子一双眼睛停在陆山民裸露的身躯上,大放光彩,不自觉的舔了舔舌头,口水沿着嘴角掉到了胸口。

陆山民并没有打算停下,血红的眼珠战意盎然,浑身的杀气有如实质。

抹了一把鼻血,再次准备发起猛冲。

田衡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摆了摆手,“不打了,不打了”。

陆山民呼出闷在胸口的浊气,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嘶’的倒吸一口凉气,突然放松下来,才发现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疼痛。

田衡指了指自己肿得像猪头一样的脸,“气出够了吧”。

要说有多恨田家,其实陆山民算不上有多恨,商人重利轻离别,当年没有去救父亲是一种正常行为,那么大一个家族,自然是要为整个家族着想。何况,他爸与田家虽然有些许交情,但并不算自己人,这与高昌的见死不救不一样,田家没有必须去救的责任和义务。

但正如田衡所说的那样,气肯定是有的,自从慈航庵出来之后,这口气就一直别在心中。

“连自家人都可以利用,这也是你们田家老祖宗教的”。

田衡眼睑红肿,原本大大的眼睛,此刻只留下一条缝。

“也算不上利用,你爸的英雄气质本就很吸引女人,我小姑是真的爱上了你爸。当年我爷爷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他老人家也是真的想收你爸这个女婿,除了有壮大家族的目的外,也是真的很欣赏他。不过既然他不愿意加入田家,田家自然和他就没有了瓜葛。你现在也是大老板了,该知道养活一帮人不容易,更何况是田家这么大一个家族,任何对家族整体利益又威胁的事情都不能做,做任何决定都得小心翼翼”。

说着又说道:“我不是在给田家推脱责任,当年田家见死不救确实不够仗义,但田家人对你爸还有你,并没有恶意”。

“如果是你,当年你会去救吗”。陆山民淡淡的看着田衡。

田衡怔怔的看着陆山民,并没有立刻回答,半晌之后,淡淡道:“自从我成为家族继承人之后,爷爷就陆陆续续给我讲了些家族的历史,当初我得知这件事之后,一直到现在,我曾经无数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说着笑了笑,“我会”。

“你会”?陆山民含笑看着田衡,“别忘了你的身份”。

田衡笑了笑,红肿的脸笑起来特别滑稽,“但我也忘不了那个伟岸的身影,我能有今天这身武艺,完全是受了他影响,说不定没有他,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我,更不会成为这一代的继承人人选”。

陆山民含笑看着田衡,“一个五岁的小孩儿,真能受到那么大的影响”。

田衡呵呵一笑,“人生的很多转折,往往是在不经意的一个场景,不经意的一句话,甚至不经意的一个微笑开启”。

“知道我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你跟他说过话”?陆山民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当然”,田衡点了点头,“当时的心情我还记忆犹新,忑忐,不安,兴奋,激动,我鼓起了好大勇气才开了口”。

“你们说了什么”?

古朴的书架后面传出低声的抽泣声,韩孝周叹了口气,“你都听见了吧”。

韩瑶从书架后走了出来,满脸泪水。

在王府井,她最终没有追出去质问陆山民,就是害怕得到这个最不想面对的答案。她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想着只要睡一觉醒来就会一切安好。

韩孝周一脸心疼,“当年他爸要是选择田馨,说不定就不会有那样的下场,我本以为他比他爸更加聪明一些,现在看来他们两父子一样”。

说着叹了口气,“这样的男人明明靠不住,却偏偏最吸引女人”。

“爸,你别说了,我以后不会见他了”。韩瑶心如刀绞。

“你恨他”?

“我恨我自己有眼无珠”。说着朝书房门口走去。

“瑶瑶”韩孝周在身后轻喊了一声。

韩瑶停下了脚步。

阅读猎户出山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