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放浪形骸歌

二 信使梦中语

  • 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 属于:武侠修真
  • 收录时间:2019-08-14 08:52:17
  • 更新文字:6900字

玫瑰叹道:“我该起了,你可以睡了。”

宫女感激万分,道:“陛下,您对奴婢实在太好啦。”

玫瑰笑了笑,起了床,命那宫女帮自己穿戴梳妆。她一生戎马,从不这么讲究,但现如今她是当世第二大国的国主,形貌事关国体,自不能有半点疏忽。

玫瑰问:“天亮了么?”

宫女道:“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呢。”

她换上精贵的窄袖长衫,扎了发辫,仔细梳洗完毕后,命那宫女歇息。她独自一人来到清辉堂,一边批阅奏章,一边等待来者。

不久后,公孙白、鲁义、柯戴这三位大仙准时驾临,这倒让玫瑰颇感意外。紧接着,牡丹、白雪儿、马炽烈、若梦仙子、“钢煞”刘犷悍、飞升院张冷落、天狼宗石像和尚、木雕和尚、星网国神衣使者等当世高手悉数步入堂中。

公孙白喝道:“真是麻烦透顶!不过是黄粱一梦,又什么好说的?“鲁义、柯戴皆出言附和。

若梦仙子道:“玫瑰,你说来听听。”

血池化作可怖的猎犬,扑向玫瑰,玫瑰深深呼吸,凝神以待。

她霎时回过神来,脸颊上出了一层浅浅的汗,那梦境中的急切与绝望仍残留在她心中。

宫女忙道:“陛下,您做梦了?”

玫瑰朝众人一一行礼,此时,窗外已是白昼。公孙白道:“万事俱备,时辰已到,咱们何时动手?”对亡魂而言,白天反而是休眠的时候,阴影境地效果减弱,正好方便行事。

玫瑰眉宇间展露一抹忧愁,她道:“我昨夜做了个梦。”

牡丹道:“是吗?师姐,是什么梦?”

玫瑰说:“那是一只紫鹤”此言一出,白雪儿、若梦仙子、马炽烈皆脸上变色,神衣使者身子似乎也绷紧了些。

马炽烈道:“你梦到了断翼鹤诀。”

白雪儿道:“它说了什么?”

玫瑰说道:“它说我们此行九死一生,还说要胜过拜登,唯有召唤阴间另一个一个皇帝。”

白雪儿道:“阴间的皇帝可真多。”

她望着白雪儿,道:“那人叫万夜皇,为阴间血国的君主,名为利歌。”

白雪儿“啊”地大叫起来,道:“利歌?我那位失踪的师弟也叫利歌!”

玫瑰道:“是原先离落国的国君么?”

白雪儿道:“是,他似乎去了去了阴影境地,已经过了许多年,我也有很久未听到过他的消息。”

公孙白道:“少说废话!本仙大老远来此,你们这些婆娘休要拖延!趁早去唯山杀了那鬼魂!”

玫瑰道:“我并不是拖延,也并非害怕,可总觉得我们不能小看那拜登。我们对他几乎一无所知。此事万分要紧,不容有失,我们至少得调查清楚,这利歌想告诉我们何事?这拜登又究竟有怎般神通?”

鲁义喝道:“劝咱们刺杀拜登的人可是你,如今行动在即,你却又反悔了?欺骗神灵,便是欺瞒苍天!”

刘犷悍道:“陛下,我听来听去,怎么都像是另一个魔头在使诈。”

若梦仙子道:“徒儿,那紫鹤是这魔头送来的信使。他或许真是阴间颇有势力之辈,但必然也极为邪异。他只是想利用我们,令他如那拜登一样升上凡间。”

玫瑰看向神衣使者,知道此人智慧卓绝,或许对那万夜皇有所耳闻。

神衣使者道:“富甲帮中,有买卖人从阴间返回阳世。此人说起过一位‘利歌’。”

白雪儿好奇心大增,笑道:“真的?那人说了些什么?”

神衣使者道:“那人在阴间住了太久,归来后没多久病逝。他只说了这利歌是拜登麾下的护法王之一。”

白雪儿大失所望,道:“这利歌肯定不是我师弟啦!”

神衣使者道:“无论这利歌是谁,但他曾为拜登效劳。更何况他已是阴间的皇者,非吾族类,其心必异。他有极大的可能已是堕落妖异之徒,纵然与拜登为敌,也不可信。”

玫瑰见所有人意见相同,心想:“是啊,这或许真是骗局。大敌当前,我不能为任何事分心。”

她道:“是我多虑了,诸位,都准备妥当了吗?”

神衣使者道:“我能用法术,将诸位传送到唯山城中。只是城内龙脉已然不洁,若三个时辰之内不返回原地,我无法将诸位带回来。”

若梦仙子道:“我用仙灵之法,将诸位身形隐去,至少能避开亡灵见闻。可一旦动手,这法术就会失效。失效之后,若你们找到一清净无人之地,再度凝神,这法术又会令你们隐形。”

玫瑰点头道:“两位需留在此处施法,此行不必去了。”

若梦仙子道:“徒儿,此去务必小心。”

石像和尚、木雕和尚取出两个包裹,包裹中满是符咒与水瓶,齐声道:“这符咒与水瓶都是本寺高僧超度亡灵时所用,最是灵验无比。无论多厉害的怨灵,只要贴上符咒,染上神水,立即灰飞烟灭。”

玫瑰道:“有劳两位大师了,此行甚是危险,两位大师却执意同往。真是慈悲为怀,大仁大义,令晚辈敬佩至极。”

石像和尚笑道:“除妖降魔本就是我纯火寺分内之事。”

木雕和尚道:“国主赠我天狼宗厚礼,老衲自当报答。”

这木雕和尚、石像和尚是天狼宗的前辈耆宿,功力深湛,直追当年的五行化僧。一年前,玫瑰到天狼宗神庙内祈福,拜见了他们,赠送给这两位高僧一人一件圣贤战甲。那战甲用太微玄甲诀所造,精巧轻灵,美观大方,暗合圣洁崇高的意境。这两位隐世高僧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仍对那战甲爱不释手。他们从此对玫瑰充满感激之情。

玫瑰又道:“三位大仙,你们那庇护神通,确实能令我等不惧阴间真气么?”

公孙白道:“放心放心,万无一失。得我等祝福者,能在阴间行走万里,鬼怪辟易,更何况此次我等亲自在场,更绝不会有任何差错。”

玫瑰道:“好,齐活了。”她穿上特制的甲胄,紫星玫悬于腰间。牡丹、白雪儿、马炽烈、公孙白、鲁义、柯戴、刘犷悍、木雕、石像两位活佛走到她身边。

若梦仙子施展幻术,令众人隐形。随后,神衣使者双手捏了个法诀,光芒旋转,符文浮现。顷刻之间,众人已不在屋中。

玫瑰等人出现在唯山之间,那一层层山连绵起伏,甚是险峻,朝下眺望,见到城关、房屋,街上毫无行人。虽然是在晨间,一切仍显得幽冥死寂。

众人被梦海真气包围,全无形迹,就算是亡魂也难看破,更何况途中更见不到任何亡魂。

公孙白问:“这城关中并无死者,拜登是如何控制凡人的?莫非凡人当真全是蠢猪么?”

玫瑰说道:“看那儿!”

冷清的街道上忽然出现了一群巨大人影,透过阴暗的晨光,众人看清那人影是漆黑的骨架,其中小的十尺高矮,大的高约三丈。骨架之中有一显形的幽灵,指挥这骨架走动。

漆黑骨架身后,又出现一队二十来人的猩红骑兵,他们的铠甲狰狞凶恶,棱角分明,皆流露出一股恶煞之气。

玫瑰道:“猩红铁骑,黑影骨兵,全是可怕的精锐,就连我国的精兵也未必能胜。”

公孙白等三人虽号称除妖、辟邪、镇恶,但见了这等邪气阴森、危险可怖的死者军队,不免想道:“最好还是莫要正面冲突为妙。”

玫瑰感受到自己这铠甲中传来的深厚真气,她借助太微玄甲诀,使得自己体内的真气充沛异常,运行如潮,凭借这铠甲与神功,她的功力已足以与自己的父母昔日并驾齐驱,与师父若梦仙子不相上下。

白雪儿、马炽烈、牡丹也都身怀异术,体内真气与自己相差微乎其微,他们四人联手,就算如今的圣莲女皇袭来,想来也有应对之法。

公孙白等三神并不弱,至少相当于龙火功第八层的高手。而刘犷悍、木石二僧也都身负绝学。

或许就像公孙白所说,这拜登神神秘秘,深藏不出,他所倚仗的,不过是这阴影境地的庇护,以及那巨蛇笑屠的威慑,拜登武力再强,也未必胜得过玫瑰一人,只要玫瑰她们突破重围,找到那拜登,就能将这倒行逆施、与世为敌的恶魔诛杀。

玫瑰眼前出现一红色的池子,水面闪着微弱的红光,除此之外,她所能望见的,只剩下黑暗。

池中浮上一怪物,那怪物很庞大,双目深邃,长嘴如剑,羽翼残破,紫光缭绕,它像是一只仙鹤,浑身沾满了鲜血。

仙鹤开口道:“你必须找到血池,召唤血族,召唤万夜皇。”

玫瑰心想:“我是在做梦?”

仙鹤又道:“梦境未必虚幻,现实未必真切。你若去刺杀拜登,此行九死一生。唯有阴间血国的万夜之皇能胜得过狮国的死亡君主。”

玫瑰道:“万夜皇是谁?那些血族又是何物?”

仙鹤道:“万夜皇名叫利歌,血族是神造的后裔。”

玫瑰立即意识到这仙鹤是什么,她喝道:“断翼鹤诀?想要令我发疯?真是痴心妄想!”

刹那间,紫星玫已在她掌心,绽放神光,她指着那仙鹤道:“这不过是邪魔的诡计,休想骗得过我!”

紫鹤注视着玫瑰,双眸的光越来越邪恶,也越来越紧迫。它道:“找到这血池,血池在离落国!唯有利歌,将利歌带回凡间!”

阅读放浪形骸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