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头狼

2326 我也曾昂藏七尺!

  • 作者:寻飞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9-25 00:12:08
  • 更新文字:3050字

看了眼王莽,又看了看屋内的环境,我摇摇脑袋,松开常飞的枪管,随即往后倒退两步,直接举起双手,预示自己没有任何威胁,然后才朝着常飞道:“常叔,说心里话,我是真不乐意喊这声叔,但我又是跟着莽叔才认识的,还必须得遵守这方面的规矩,之所以找过来,无非是告诉两件事情,第一,完了,彻底的over了,第二也是提醒,肯定得死,就这么简单!”

“草泥马的,闭嘴!”刚刚才将手枪放下的常飞再次举起枪管,声嘶力竭的朝我吼叫:“信不信我特么马上打死!”

“我信,可打死我,也改变不了玩完的下场。”我点的脑袋道:“但是常飞,我赌现在不敢开枪,对于这种人来说,能多活一秒钟肯定都不会放过,枪声只要一响,的生命肯定也会彻底画上句号,信吗?”

说着话,我陡然握住他的手腕朝上一抬,接着身体朝前涌动,紧紧贴住他的胸膛,豁牙道:“这种情况下,肯定是没办法给我干死了,如果我再带俩帮手的话,现在脑壳子应该已经开花啦。”

杵在旁边的王莽喘息一口,风轻云淡的开腔:“撒手吧小朗,老常这辈子都没握过枪,跟他盘什么江湖道。”

听着我的话,常飞握枪的双手抖动的频率更加快速,嘴唇哆嗦的厉喝:“..特么给我闭嘴!”

“老常!”

“不可能,绝对不..不可能,我没有输..”常飞的眼眸变得茫然无比,无助的晃动脑袋:“大莽,我是咱们羊城的..”

“是什么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他能走到,说明什么?说明被人盯上不是一两天了兄弟!”王莽红着眼眶指向我,声音干哑的哽咽:“我特么说过不下一百遍,不要把他逼上绝路,他会反抗的,就是不听我的,结果呢,结果放着大好前程当陪葬,现在一无所有!”

给我开门的是王莽,当见我出现在门口时候,王莽的脸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幻,就好像早有预料一般。

而我推门走进去的时候,一杆冰凉的枪管直愣愣的戳在我的额头,持枪另外一头的是常飞,他咬着嘴皮愤怒的咆哮:“王朗,他妈真是找死不问路,既然来了,今天就别走啦!”

望着面前脸色刷白的常飞,我微微一笑道:“常叔,我告诉两个诀窍,第一,这种仿六四,得戳着我的心窝,才有可能将我打死,第二,手颤抖的越厉害越容易让人抓着漏洞,就比如..”

另外一边的王莽突然一把抓住常飞持枪的双手,皱着眉头出声:“别再挣扎了,结局已定,输了..”

“我没输,我他妈根本不可能输!”常飞咬着牙拨拉开王莽,五官几乎挤在一起,表情狰狞的咆哮:“我根本不可能输,大莽是知道的,我从十九岁参加工作,走到今天为止,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我底下有人,我上面也有人,省里面的老李只是现在比较忙,没有时间接我电话,他一定会管我的,他收过我的钱..”

“输了老常,清醒一点,输了就是他妈输了!”王莽一把掐住常飞的衣领,唾沫横飞的咒骂:“老李在忙,老肖也在忙吗?还有老贺和老陈,被他们抛弃了,被面前这个自己曾经怎么也看不起的小杂碎彻底击败了,懂吗!”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王莽的眼中留下几行浊泪,咬着嘴皮竭力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一些,随即一把推搡开常飞,眼珠子使劲朝上瞟动道:“认命吧老常,输了,彻底出局了,如果还是个人,还希望家小都能过得好,就跟王朗好好聊聊吧。”

宛如被雷击一般的常飞静杵原地,先是看了看王莽,随即又望向我,接着“嗷”的一嗓子突然掩面蹲坐在地上,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嚎啕大哭:“不可能的,我是常飞,我上面有关系,底下有朋友,我根本不可能输的,我..我不服。”

看着常飞此刻可恨又可气的样子,我深呼吸两口气道:“常叔,我不知道听没听说过第九处,第九处某位执行者让我给带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念在这些年兢兢业业的份上,他可以给一个体面的死法,一个不会牵扯到家里人的死法,如果愿意的话,他给三天时间安排。”

“第..第九处。”常飞猛地抬起头,牙豁子剧烈打着摆子,一幅见鬼表情的望向我:“是..说第九处的人!”

我沉默片刻后,实话实说的回答:“我不是,我一个至亲是,他的原话是,可以选择自己的死法,他也会保证的丑事不会被揭穿,希望好自为之,他说肯定明白,上面不希望事情被彻底扩大,所以希望把所有遗言都交代清楚。”

对面的常飞闻声,像个发作的精神病一般突兀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狂笑一边拍打自己的脸颊,几分钟后,他力竭的一屁股崴坐在地上,像是回忆,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嘟囔::“败了..真的败了,们信不信我,我也曾昂藏七尺誓要为这片土地做出一份贡献,甚至于我至今为止都没有做过上面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比老邓干净,比老熊纯洁,唯独没有压得住自己的心魔,当初就连大莽想要从我手里拿工程,我都要他必须给我出示资质,我唯一一次贪婪就是这回,就是想要争取下届,老邓太强了,上面的关系比我厉害太多,我没有办法啊..”

“老常,事情已经过去了。”王莽看了我一眼,抻手将常飞从地上拽起来,随即拽开旅馆的房间门道:“不是一直都说想吃老家的小鸡炖蘑菇,想吃杀猪菜吗,之前怕别人看不上是从外地来的,一直恪守本分,现在不需要再顾及了,我陪好好的喝顿小烧酒,然后..”

“大莽,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没想过要吐出来一个字。”常飞突然间泪如雨下,握着王莽的手呜咽:“我走以后,对嫂子和孩子好点,我感谢一生!”

“小朗啊,让朋友撤吧,不要再盯着老常的家里人,我知道是为了我好,怕他进去以后咬我,叔领情了,他是我朋友,我也是他朋友。”王莽回头朝我出声。

“诶,我马上就办。”我忙不迭点点脑袋。

之前白帝说欠我一份人情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让他给我盯紧常飞的家人,目的就是害怕一旦常飞落马,他会要出来王莽,只是我没想到,在常飞的心目中,王莽同样也是他无可取代的朋友,看来我对友情二字的了解还是太过肤浅了...

四十多分钟后,根据林昆给我地址,我来到佛S市高明区的一家地下室的私人旅馆门前,盯着门口的牌匾,我犹豫良久后才迈步朝前走去。

郑青树挡住我的去路,低声道:“朗哥,要不我俩先下去看看?”

周德也马上接茬道:“是啊,那个老狗现在肯定成惊弓之鸟了,冒冒失失的下去,万一被他给阴住了,咱们得不偿失。”

“能混到他这个程度,绝对不会是个庸人,俩别下去啦,我估摸着莽叔可能也在,啥事不会有。”我想了想后摆摆手道:“俩就从上面等着我,不管我啥样,切记不可跟莽叔动手,听清楚没?”

哥俩互相对视一眼,接着同时点了点脑袋。

我料想,林昆既然能把常飞此刻的地址给我,就说明他心里特别明白现在的常飞根本没有任何威胁,作为曾经对我有过帮助的“恩人”来说,我送他最后一程,貌似也确实没什么毛病。

交代完哥俩,我深呼吸两口气,埋头跨进旅馆。

这是一个讲究速度和机遇并行的年代,从羊城到佛S只需要二十多分钟,但是从一个人的心里到另外一个人的心理可能得用一辈子,至少这段路,我没走通,没能成功的走进常飞的心底。

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某个房间内,我见到了常飞。

和所有准备潜逃的犯罪分子一样,此刻的常飞表情惶恐,脸上透着一股子和他年龄极不相符的惊惧,尤其是当我叩响房门的时候,他的询问声已经代表了一切。

阅读头狼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