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识破身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添乱?”郑佩兰抚摸了一下自己圆润的指甲,淡淡的笑道,“那可不一定。”

    郑佩芝闹得太过分,白浅若自然要跟李昶隆告状,李昶隆现在对郑佩芝正热乎着,自然是要护短的,不痛不痒的将她骂了一顿,让她反省一下。

    郑佩芝倒也老实了两日,后来传来了消息那失踪的苏橘安自己又回来了,她本来不是很在意这个消息,苏橘安的死活她也不关心,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她怒火中烧。

    “你准备一下,送一些药膏补品去那两姐妹那里,准备一下,待会儿咱们去拜见太子妃,替佩芝道歉去。”郑佩兰挑了一支玉钗在发髻上比划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小姐是让二小姐来帮忙的,没有想到二小姐尽添乱了。”婢女叹道。

    顾霆君居然不顾脸面在齐侯府门前站了一整日,为的就是见苏橘安一面。自己当初为了他各种死缠烂打,他不屑一顾,还当他天性薄凉,未曾想对别的女人倒是殷勤得很,将她置于何地,叫她情何以堪!

    自己就是因为他的决绝,才会转而勾引自己不爱的李昶隆,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愿的。

    傍晚的时候苏橘安方才回了凌月阁,没有想到顾霆君还是等在凌月阁的外面。

    “橘安。”顾霆君见到苏橘安回来,眼睛微微的亮了一下。

    郑佩兰身边的侍女忧心忡忡的说道:“小姐,二小姐这番的阵仗也太大了,太子那里会不会不好交代?”

    “太子正是对她感兴趣的时候,这个时候不管她怎么胡闹,都不会拿她如何的,放心吧。”郑佩兰淡淡的说道。

    “太子现在倒是宠爱二小姐,但是若是二小姐骄纵下去,难免会让太子生厌的,小姐还是管管二小姐吧,与太子妃正面冲突,只怕会上太子妃记恨上的。”婢女说道。

    何况这苏橘安论出身论相貌,那里比得上自己!

    齐侯府。

    苏橘安在紫薇宫呆了一日,将自己的遭遇跟师父与章海逸两人讲了一下,紫薇宫护短,章海逸一听就炸了,只想把顾霆君给剁了。宫佑微微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不过表情冷了下来。

    苏橘安漠然的经过他的身边,看也未曾看他一眼。

    “苏橘安!”顾霆君沙哑的喊了一声,抓住了苏橘安的手臂,“你站住!”

    苏橘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根本不屑跟他说一句话。

    顾霆君站了两日一夜,滴水未进,此刻头昏脑涨,眼前一黑,摔倒在了地上。

    “小姐,眼下如何是好?”青儿问道。

    “找两个人,将他抬进来。”苏橘安淡淡地说道。

    青儿立即去找了两个小厮将顾霆君给抬到了凌月阁的大厅内,将炉火烧忘了,又让人端来了热粥,让婢女伺候他服下。

    顾霆君恢复了些精神,仍然有些呆滞的坐着。

    “小姐。”侍女轻声唤了一声。

    顾霆君身子一僵,急忙抬眸,只见着苏橘安缓缓的走了出来,他的眼睛一亮,微微勾唇,沙哑的笑道:“橘安,你终于肯见我了。”

    苏橘安轻轻挥手,让侍女先退下,先是冷冷的看了顾霆君一眼,嘲讽道:“苦肉计?”

    “不管你怎么说,我对你的心识真的。”顾霆君的嘴动了一下,轻声说道。

    “我见你,不是为了听你这些无聊的废话的,我有一件事情没有搞明白,想要向你问个明白。”苏橘安说道。

    “你问吧。”

    “独孤启云说你知道我一定会去找他替姜姐姐求药,你是如何肯定我一定会为了姜姐姐孤身犯险的?”苏橘安问道。

    “猜的。”顾霆君淡淡的笑了笑,“不仅如此,我还猜到了很多的事情。”

    “说说看。”苏橘安换了一个坐姿,淡淡的说道。

    “还记得在马场的时候你杀了一个刺客么?一刀毙命,手法十分的果决,当时我去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发现那个手法很熟悉。姜将军死的时候,我曾见到过那个手法,并且之前也见过两次,可以肯定的是这是罗刹堂的一个杀手的手法,这个杀手外号罗刹女,是罗刹堂的天字号杀手。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身手,那一日的事情,我相信乃是事发突然,你被逼使出了最擅长的招式。”

    “那刺客的伤被我毁了。”顾霆君说着看了一眼苏橘安,继续说道,“你为什么会罗刹女的手法?而且据我所知,这个罗刹女已经消失了大半年了。还有你为什么会知道罗刹堂的秘密?这些疑惑加起来可以推断出一个结论,要么你与罗刹女有密切的关系,可以让她将拿手功夫交给你,可以让她让罗刹堂的秘密告诉你。还有一个匪夷所思的可能,你就是罗刹女。”

    苏橘安面无表情的看着顾霆君,心中虽然已经惊涛骇浪,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顾霆君沉默了一下,说道:“虽然很难让人相信,但是我还是倾向于后一种说法,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你跟之前的苏橘安看起来完全是两个人。还有此事我相信你的师父宫佑想必也知道内情的,故而用了被雷劈了这个说法,让你之后能够变了一个人也不会被人怀疑,更是给了你一个天女的身份。所以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你恨李昶隆了,我猜测你作为罗刹女的时候,是被他所杀,故而想要找他复仇。”

    叹了口气,顾霆君继续说道:“虽然姜将军被你所杀,但是我看得出来你为人还是十分的重情重义的,觉得对不住姜桦苇,所以我猜测你肯定会为了救姜桦苇一命而不顾一切的,所以我设计了她。”

    “无稽之谈。”苏橘安冷淡的说道,“说完了?说完了就滚吧。”

    “之前的事情是我顾霆君对不住你,但是我看中的东西,也决然不会轻易放手的。”顾霆君目光坚定的看着苏橘安,“不管你是不是恨我,我也不管你到底是谁,我就是要你,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妻子的。”

    “你在做梦!”苏橘安嘲讽的笑了一声,“请回吧,日后请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不会保证似今日这般对你客客气气的。”

    “你对我冷嘲热讽也好,对我要打要骂也罢,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实现的!”顾霆君说道,“你就做好准备,嫁入淮南王府吧。”

    苏橘安没有将顾霆君最后的话放在心上,但是对他之前的话却是大大的吃惊,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被他识破了,真是太大意了!

    他既然知道了自己不是苏橘安,甚至不能够是一个正常个人,他还如此纠缠做什么,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值得他利用的地方?还是他想要继续利用自己对罗刹堂的熟悉,打击太子?

    不过现在看来,顾霆君应当不会将自己的事情透露出去,这般匪夷所思的事情纵然说出去,又有几个人能够相信?不过保不准日后他不会拿自己的身份大做文章。

    苏橘安现在已经全然信不过顾霆君此人了。

    翌日倒是发生了一件让苏橘安心中稍微畅快一点的事情,烟火失事一案逐渐有了眉目,生产劣质烟火的商家与与之勾结的官员都被查办,而这个时候秦沪作为一个被蒙骗的中间商倒是不那么引人注目了,皇帝下令,将他放出了天牢。

    而叫苏橘安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非但没有牵扯到二皇子,反而是将白丞相牵扯到了其中,他的好几个门生都有渎职以及中饱私囊的罪责,难怪之前长孙启一点都不为这一件事情担忧,原来早就将这个烫手的山芋扔了出去。

    而这一次整个事件背后谋划的还是轩辕侯一党的人,且不知道白丞相一党的人会怎么想,比较这两人之间虽然同属于太子阵营,相互合作,但是也相互竞争。

    二十六这一日,苏橘安亲自送秦沪离京,送给了他一些银两,望他日后与家人能够过得安宁。秦沪经此一事,差点送了命,自然不会再想要来京城,也没有拒绝苏橘安的好意,收了银两之后,再三道谢,随后离去。

    苏橘安回了齐侯府,却见着苏梓轩面色愠怒的朝着她走来,骂道:“顾霆君这家伙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苏橘安微微一愣,问道:“怎么了?”

    “他竟然让陛下赐婚!”苏梓轩说道,“传旨的太监刚刚到了。”

    苏橘安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冷声道:“他实在是太过分!这圣旨我是不会接的,我现在就入宫去,求陛下收回成命!”

    “可有把握?”抗旨不尊,乃是重罪,苏梓轩担心此事被人利用。

    .. ,庶女锋芒之毒妃

    “我也不过是好心提醒太子妃一句,这般多嘴的奴婢,留在身边,只怕是要坏了这东宫的规矩!”郑佩芝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太子妃你舍不得,便留着她就是了。”

    她的话音刚落,手上的鞭子便朝着那婢女飞去,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小小的教训一下,日后记得,主子们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必然下回去要摘去的不是你的舌头而是你的脑袋!”

    婢女捂着脸跪在地上,不敢再多言。白浅若气得脸色发白,咬了咬唇,将这口气忍了下去。

    郑佩芝将众人淡淡的瞟了一眼,哼了一声,趾高气扬的离开。

    白浅若松了一口气,急忙说道:“将她们两人送回去,请大夫为他们医治。”

    “是!”

    婢女在白浅若的脚边哭道:“这郑二小姐实在是太过咄咄逼人了,根本完全不仅将太子妃你放在眼中啊!”

    “你当我看不出来么?”白浅若咬牙道,她的神情随后又颓败起来,叹道,“可我又能够如何呢?除了忍耐,我也是别无他法啊!”

    这边热闹得很,那边却不乏看热闹的人。

阅读庶女锋芒之毒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综]名侦探齐木楠雄神命以逝,从零开始大唐之最强太子至尊蛊医弑道天途命运审判直播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