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再起风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

    李昶咏立即上前抓住了顾霆君的衣领,冷声喝道:“你怎么能那么做!我信错你了,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如此无耻!”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顾霆君将李昶咏推开,淡淡地说道,“在苟且偷生与报仇之间,他选择了回去报仇,虽死而无悔。”

    顾霆君淡淡的一笑,说道:“她本来就愿意跟我。”

    李昶咏的脸色却有些不好,冷冷的看着顾霆君问道:“你是不是把他交给了独孤启云?”

    “难道不是独孤启云抓他回去领功的么?他孤身一人,落入敌手,谈何报仇?你在跟我说什么笑话!”李昶咏冷声道。

    “能不能过成功报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条路是他心甘情愿的。”顾霆君说道,“结局到底会如何,我们只管等着煜国传来的消息就是了。宁郡王,他是你朋友,那么你应该能够理解,有时候活着比死亡更痛苦,他只是选择了他向往的方式。”

    开春之后,齐侯府开始准备苏梓轩的婚事,由宫佑定了一个良辰吉日,将婚事定在了四月初三。

    这婚期不到两个月,齐侯府也开始筹备婚礼。老太太虽然不喜欢苏梓轩,但是他好歹也是齐侯府的长孙,现在也是受人瞩目的政坛新秀,长孙家的小姐身份也尊贵,所以不敢怠慢,让苏刘氏与苏长乐一起好生的准备,不可丢了齐侯府的脸面。

    长孙启与宁郡王李昶咏一道前来淮南王府探望顾霆君。

    远远的,长孙启便是笑道:“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看你这模样,身子应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吧。”

    他走进几步,又小声地说道:“以橘安那倔强的性子,你这贸然请陛下赐婚,我还以为她会闹个翻天覆地呢,没有想到居然乖乖的接旨了,说到底还是你有法子。”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李昶咏哼了一声,“若是连命都没了,才是什么都没了。”

    入了二月之后,天气逐渐的暖和起来。

    风虽然还残留着冬日的冷捎,不过却也夹杂着春日的柔情。

    苏刘氏心中不是滋味,苏梓轩虽然是庶出但是现在却是越发的有出路了,而自己的儿子的身子却还是如此的羸弱,日后该如何自处?不管如何,她定要好好的培养自己的儿子,一定不能够让他输给一个庶出的贱种。

    她心中不喜,但是也不敢怠慢了这一场婚事,眼下苏长乐管理侯府大小适宜,若是出了差错,会让女儿名声受累。这婚事若是办得风光,老太太高兴,长乐的办事能力也会得到再一次的证明。

    至于长乐的婚事,因着刘家的缘故,只怕还得拖上一段时间。

    姜府。

    姜桦苇正在弯弓射箭,箭箭都正中靶心。

    苏橘安在一旁鼓掌道:“姜姐姐果然是百步穿杨,这一手箭术,只怕极少有人能够比得上你。”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在军中,精通箭术者不胜枚举。”姜桦苇说道,“你可要试试?”

    “我不擅长射箭,就不在你面前献丑了。”苏橘安说道,“看你的气色,应当是好的差不多了。”

    姜桦苇将手上的弓箭递给了一旁的随从,说道:“已经无大碍了,这些日子我一直想要见见,却又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你跟顾霆君的婚事我也听说了,你可是真的愿意嫁给他?若你不愿意,我这边入宫去,请求陛下收回成命,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你嫁给顾霆君的。”

    苏橘安上前握住了姜桦苇的手,说道:“姜姐姐勿担忧,此事我心中有分寸的。”

    “他对你做出了那种事情,他配不上你。”姜桦苇说道。

    “没什么配得上与配不上的,说起来,与他相识这么久,我也未曾为他做过什么事情。”苏橘安说道,“与他现在的情况,也不过是计较了其中各种利益关系。”

    “你对我的情谊,我牢记于心,日后但凡有我能够帮忙的地方,我姜桦苇万死不辞。”姜桦苇说道,“边关近来不稳定,煜国方面似乎有些蠢蠢欲动,陛下的意思是想要从现在的几路大军之中抽调一部分组建一支骑兵,我在战场之上长大,这京城之中虽然安逸,但是不适合我,我想要回到战场之上去,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为自己争取一次,陛下正值用人之际,想必不会拘泥于男女的身份,若是有陛下支持,我有把握。”

    “你是鹰,应当飞在空中,不该是被困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苏橘安说道,“我相信,青史之上,一定会有你留下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稍晚些的时候,苏橘安去了紫薇宫。

    悠然郡主与章海逸打打闹闹的,见她来了,探过脑袋来笑道:“师父,你来了!”

    “嗯。”苏橘安淡淡的说道,“你每日都来紫薇宫,但是来了之后尽是玩闹,昨日与你过了几招,功夫没有丝毫的长进。”

    “前段时间是过年嘛,所以松懈了,我日后会勤加练习的。”这一段时间苏橘安的脸色都不太好,叫悠然看了心里面虚的很,转念一想,自己堂堂郡主,干嘛要看她的脸色行事,咳嗽了一声,走上前去,“师父可收到了郑佩芝的请柬?”

    “怎么了?”苏橘安问道。

    “再过几日就是二月十五了,花朝节,祭祀花神。郑佩芝给各府的小姐命妇们都送了帖子,在东宫举办了赏花宴,这大冷的天儿赏什么花儿,再说了纵然是要做这花朝节,也该是太子妃来做,她不过是一个侧妃,才到东宫没几日,也太过逾越了,她的性子向来骄横,太子妃柔柔弱弱的,只怕不曾将太子妃放在眼中了,再者郑佩兰又身怀六甲,太子妃的日子只怕不好过。”悠然郡主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她如此骄傲的性子,居然会愿意给太子做妾,之前还对霆君哥哥死缠烂打呢!”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捂住了嘴,说道:“当然,霆君哥哥一直没有搭理过他。不过……她这个个人心眼儿挺小的,虽然现在去了东宫,在听说了跟你霆君哥哥的事情之后,保不准已经记恨上你了,所以你去了东宫之后,小心着点儿。”

    “我知道了。”苏橘安垂眸淡淡的说道,“这东宫,记恨我的,又岂止郑佩芝一人。”

    苏橘安回了凌月阁,瞧着院子里面堆着一地的东西,诧异的问道:“这些都是什么啊!”

    青儿为难道:“都是淮南王府送来的,奴婢也正发愁该怎么处理,还是小姐来拿主意吧。”

    “全部退回去。”苏橘安淡淡的说道,淡漠的进了屋子。

    “真的全部退回去啊?”青儿追上去说道,“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想必也是费了不少功夫,花了不少心思的,若是全部退回去会不会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退回去,全部。”苏橘安淡淡的说道。

    “好吧,奴婢这就去安排。”

    齐月阁内,苏长乐正在作画儿,朱碧慧脚步急切的入内,说道:“你怎么还有心思画画儿!”

    “怎么了?”苏长乐轻轻笑道,“梓轩的婚事快到了,送来了几款吉服我都不太满意,准备自己描一个花样,让绣娘去做。”

    “你倒是真有闲情逸致。”朱碧慧坐下说道,“真是老天无眼,这苏橘安竟然要嫁入淮南王府了,今儿你是没有瞧见那阵仗,淮南王府的礼物那是几箱子几箱子的往凌月阁抬去,又不是聘礼,居然这般的招摇,叫人看了心里生气。我看她日后定然是越发的趾高气昂了,上回子毁我的脸,下回子就要害我的命了。”

    苏长乐抬眸,看了朱碧慧一眼,她脸上的伤口已经脱痂,伤口淡了很多,但是仍旧留下了一道丑陋的伤疤,她心中冷笑了一声,面上却是十分的关切的说道:“你的伤势似乎好得差不多了。”

    朱碧慧捂住了自己的脸,叹道:“脸上的伤口能够愈合,心里的呢,这个仇我一定要报,长乐姐姐,你帮帮我好不好?”

    “橘安是我的妹妹,叫我怎么帮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份,何必自讨苦吃?”苏长乐笑道。

    “只要长乐姐姐能够帮我想个法子让我报仇,日后长乐姐姐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朱碧慧拉着苏长乐的手央求道,“求你了。”

    苏长乐的眸子微微转了一下,说道:“法子也不是没有,不过你可跟人说起,此事与我有关。”

    .. ,庶女锋芒之毒妃

    当然苏橘安的婚事还有一个人感觉到了极度的不爽,此人正是李昶隆。

    李昶隆此人好色且贪心,虽然得了郑佩兰两姐妹这样的美人,但是对于苏橘安这种清冷类型的女人也是念念不忘。

    虽然跟郑佩兰成婚之后又与郑佩芝关系亲密,加上东宫里面的两个美人儿,让他将苏橘安暂时给忘了,但是这不代表她就要就此放手。他看上的东西,没有得到之前,怎么可能放手呢!

    只是没有想到顾霆君竟然抢先一步,让父皇赐婚了。这个顾霆君之前倒是不声不响的,却不曾想在二皇弟退让之后,他却冒了出来,揽了吏部侍郎一职不说,还兼任御林军副指挥使,还将入枢密院。

    不过他再怎么被父皇器重,还仍旧是臣子,为人臣子竟然敢觊觎自己看上的人,简直不可饶恕!

    李昶隆之前与苏橘安接触过几次,能够感觉到这女子对自己也并非没有意思,所以被顾霆君捷足先登,更是让他觉得心有不甘。

    杯中酒被一口闷了,李昶隆轻轻的转动着酒杯,心中思索着对策。

    淮南王在得知赐婚之后将他骂了一番,这婚姻大事,他这个做父亲的居然一点都不知情。不过苏橘安乃是宫佑的弟子,又是陛下赐婚,他也不会反对就是。

    顾霆君却是春风得意,这半年的期限他不过是先将橘安稳住再说,他既然已经确定了心意,自然是一定不会让橘安离开自己,只是不愿意逼她太过而已。

阅读庶女锋芒之毒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韶华之年,执手相依西游之盖世巨妖武技开发商我在异界搞文娱快穿:人生重启计划凤啄鼬,一嘴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