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土地爷入梦讨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孙子还是自己的孙子,可是现在如果赶出去。只怕村里人都会笑话的,不赶出去协议都签了,村长笑呵呵的走了过来说话:“方大哥啊!要不要我做见证人,把你孙子留下?”

    方老汉摆摆手,这可留不得啊!说的话也多了人情味:“还是跟着他娘吧,孩子离不开他娘。”跟原来的说法截然相反。

    方老汉叹了口气,步履蹒跚的往屋内走去,只是腰好像没了脊梁,一下子塌了下去。

    抱着文房四宝也回屋了。

    老太太看着西屋哼了一声回堂屋了。剩下一家之主方老汉,虽然场面有点尴尬,但一家之主还是要做善后工作的。,孙子的那几句话,把大儿子吓得不敢收养了,如果三岁前收益养还行。

    村长领着刘芳出了方家。

    河湾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因为清水河从村西边经过,在村南边转了一个弯向东流去。

    方辉也玩笑的回答:“当然是留着往里面藏东西的。”泥瓦匠眼珠一转,感觉确实可以放些东西,真就垒的和方辉泥巴玩具一摸一样。

    如果不是看方辉年纪,泥瓦匠差点想把这子当徒弟培养。

    老村长看着这场面,差点笑出来,只是强忍着,村老都把脖子扭过去了,估计笑了出来,只是怕被人看出来。

    张兰怨毒的瞪刘芳一眼,可是又能如何,人像散架了一样,转身直接回西屋了。

    方松也感觉尴尬,嘟囔着:“这婆娘,书都不知道整理干净,书可是读书人的命根子啊!还得我自己来啊!”

    村子南边村长领着几个人帮刘芳搭建房子,还是泥胚砖垒的,房梁也不知用的谁家的,麦草廈的房顶严严实实,用了四天盖了起来,虽然只有两间房,但也用去了刘芳一对银镯子的嫁妆。

    还搭了一个草棚子的厨房,家里愣是没有一件家具,实在是没有木头。硬要说有家具的话也有一件,土胚垒的,是一个床,这还是妈妈愁的都快哭了的情况下,方辉用玩耍的泥巴捏了一个炕送给了妈妈,还幼稚的说:“妈妈,我送给你一张床。”

    刘芳接过儿子的玩具,只是笑着说了一声傻孩子,不曾想这一幕被村里的泥瓦匠看见了,灵机一动真就用土胚砖垒了一张炕。还按照方辉原来的玩具留了两个炕眼,泥瓦匠玩笑的逗方辉玩:“留两个眼是做什么用的?”

    家按下了,村里的婆娘有和刘芳关系好的,送来一些东西,其中李二嫂送的一口破锅最让刘芳感动,有这口锅就可以做饭了。

    现在家里没有地,家里的第一要务就是找吃的,虽然邻居送来二斤杂粮面,这是吃不了几天的。

    今天家里就剩两个馍馍,刘芳在地里剜了好多野菜,馍馍就着菜汤两人倒是吃了个饱,方辉偷偷的剩下半块馍馍。

    天一黑刘芳就抱着方辉上了炕。

    每次上炕刘芳就会拉住方辉亲一口,感觉自己的儿子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竟然想出这个办法,总算不至于睡地上。

    方辉摸干净了脸色的口水,心里嘀咕,如果冬天烧了暖炕,到时估计每天都会被亲一脸口水。想想都一阵无奈啊!

    躺在床上方辉眼睛瞪得咕噜噜的,刘芳那边叹了口气:“哎,咱娘俩明天吃什么呢?”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完有唉声叹气的,然后静了下来,自己琢磨怎么找吃的。

    方辉故作幼稚的提出要求:“娘亲,我想吃鱼,我要喝鱼汤。”刘芳没好气的回道:“饭都吃不饱,到哪里弄鱼吃啊。”方辉故作无理取闹的撒赖:“我就要吃鱼,我要吃鱼嘛就。”

    刘芳本来躺的好好的,滕的坐了起来:“好,吃鱼,咱们还去上次去的地方逮鱼,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上回运气好,能逮到一条就行。”

    黑暗中方辉咧着嘴笑了,嘿嘿声音刘芳都能听见,刘芳伸手摸了摸,在方辉光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就知道吃,逮到鱼再高兴吧!”

    方辉自信满满:“娘亲放心,鱼都傻的很,肯定能逮到。”

    刘芳被儿子傻里傻气的话说笑了:“我看是你傻,如果鱼那么好逮,村里人都去了,就因为村里人一条也逮不到,才没人逮鱼的。”

    娘两个讨论明天捕鱼大业,说着说着睡着了。方辉迷迷糊糊就觉得梦里来了一个老人,头戴员外帽,身穿缎子的对襟袍,脚蹬厚底的长筒靴子,手里拄着红色磨得格外光滑的拐杖。老人撸着胡须,圆睁二目大声喝问道:“方家儿,你可认得本神。”

    方辉打量一下,果然有点面熟,在哪里见过,上辈子肯定没有见过的,这辈子?好像也没见过穿戴如此富贵的人,满村里都是穿麻衣的。

    老人见方辉没有印象了,气的一顿拐杖:“就知道你会忘了,前几日在本神的土地庙里借几炷香,大胆的儿,本神的东西也是胡乱借的?”

    方辉这才想起还有此事,可是不知道自己是做梦呢,还是神仙入梦来了。土地见方辉发呆,伸手一指一个大石头压在方辉身上,有借有还,速速供来香火,否则将有大祸。

    方辉吓了一大跳,这世界真的有神啊,而且自己还得罪了他,如何是好啊。土地以为方辉被吓呆了,继续吓唬:“这次大石压你一夜,算是惩罚,赶紧上了供奉香火。否则夜夜大石压身。”说完施施然拄着杖走了。

    一块大石压在幼的身上,当时动弹不得,无论如何用劲可就是挪不动身体,突然这朦朦胧胧的梦境中,远处传来一股力量,好像幼的身体有劲了。

    腰上用力,手脚并用,竟然把石头从身上掀翻,大石化作一纸符箓飘飘的落在地上。

    方辉过去捡了起来,上面神光流动,蕴含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也不知怎么用,想找地方装起来,才发现竟然没有穿衣服,只好攥在手里,这梦里到底怎么什么情况,脚底下好像不是土地,周围雾蒙蒙的是什么东西。

    远处好像有什么在召唤他,感觉很亲切,迈开短腿试着往跟前靠近。所到之处雾都会散开,就那么凭着感觉一直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个年轻男子裸的出现在他面前。

    第八章土地老儿

    方松一把拽住方辉的胳膊,冲刘芳怒吼:“孩子是方家的,你姓刘的不能带走。”

    转脸冲身后几人喊:“快帮忙,把孩子抢过来!”

    方老汉,张兰,老太太上去抢孩子,刘芳竟然拼了命一样护着孩子,最后挣的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幸好孩子没有被夺取。

    方老汉见三儿子在旁边闲了,气的骂了一句:“死人啊!动孩子啊!”

    方桐无奈加入,到底是庄稼汉,伸手握住控制住刘芳手腕,方松突然发力,竟然把方辉抢了过去,抱着孩子就往屋里跑,方辉人无力,气急之下张口用力咬在方松手上。

    方松痛的哇呀叫了一声,放开了方辉,手竟然出血了,气的指着方辉吼道:“这孩子,你怎么咬我,看以后我不收拾你!”

    方辉嘴角滴着血,脸通红,宛如一只受伤的老虎嘶吼:“今天你们把我娘赶出方家,等我长大了,把你们丢进山里喂狼。”

    现场一片安静,方松眼神黯淡了,处心积虑的算计,却换来这个结果。

    方老汉叹了口气,反复的嘟囔着:“太晚了,孩子记事了,太晚了……”

阅读万道争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式神养成系统溯梦追凶记之:唯一梦穿追凶记操作太骚会闪腰洪荒之龟虽寿重生只为睡天后绝对之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