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如此气氛弄一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个来到树上,另一个站在下面把桶往上递,两个人又提又举的一通忙乎,竟然把桶提到了树上,然后都到了树上,也幸亏的这是枣树,结实,枝杈多,要不然不是树断了,就是人立不稳。

    方辉在远处看的直迷糊,那边没了动静他也只好在墙边缩成一团,静静的等着,看着两个女人究竟要干什么。

    此时月黑无风,村里几乎没有人在点灯了,热闹了一天的村庄,安静了下来,粮食不够吃的农户家是喂不起狗的,村里偶有响动,而后又悄无声息。

    过了片刻,刘芳和柱子婶抬了一个木桶出来,好像很沉,又往村西头走去,离村口还有四户人家的时候停了下来,这应该是李河水家。方辉心里纳闷她们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尽量往跟前靠,只是离的近了,一股臭烘烘的味道传来。只得放弃了再进一步的打算。

    此时就见二人把桶抬到路边的歪枣树下,这棵歪枣树长在李河水家门口,却斜斜的横在路上空,只要不超过米都可以从树下通过,树梢长到路对面的屋脊上了。

    突然,远处有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方辉肯定这是男人的脚步声,因为落地声响亮,脚步不密集,仔细辨认,这脚步竟然往这向这边走了。

    方辉四下打量,背后这两处村民房舍相邻处,是两处低矮的茅房,茅房后面是粪池,粪池盖有石板,这个比他家的高级,他家的就是露天的。粪池周围是柴草垛子围了,也不知怕人偷了大粪去,还是怕人掉进粪坑。

    那感觉就是地上有钱,没捡起来。

    他满心惋惜看着李进宝过去,慢慢走近了那颗歪枣树下,心里有琢磨:“如果老娘和柱子婶把那桶大粪泼下来,那才解气又解恨。”

    几次看柱子婶欲言又止,方辉自觉的睡了,片刻就打起鼾来,柱子婶这才给刘芳说:“走吧,赶紧准备,再晚耽误事啊!”

    刘芳给儿子折好被角,才到:“走吧!确实要准备一下。”两人悄悄的点着脚尖出去了。

    方辉也悄悄地爬起来,来到门后听不见外面动静了,才心的拉开门,出去回过身,把门缝留下一个拳头的缝隙,这才追上去,一直跟到了柱子婶家门口,方辉无奈只好在路边柴草垛后面藏了。

    方辉蹑手蹑脚的把身子缩进柴草垛,此时人越来越近了,看轮廓有点面熟,待从身边路过的时候,终于看清了,是李进宝。

    不由得想起他进村时,被打的事来,刚好柴垛子有一根鸭蛋粗的棍子就在脚旁,一股火气上来,就想去打个闷棍,又忍了下来,身板太弱啊。

    可惜了这么好的天色,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棍子,还有这么好的兴致,这么好的由头,不敲真真可惜了。

    不自主的又念叨起他的如意咒:“泼他狗日的一身粪,泼他狗日的一身粪,泼他狗日的……呃”远处哗啦一声,一桶大粪兜头盖脸浇了下去,李进宝哎呀一声,然后又啊呸,啊呸的吐,估计粪水进嘴里了。

    刘芳和柱子婶麻利的下树去,拎着空桶跑了,方辉又暗叫可惜,如果打一闷棍就好了,不曾想这个念头上来,再也摁不下去了。

    远处娘亲和柱子婶正变了嗓子,粗声粗气的喊:“抓贼啊,有贼啊,抓贼啊!”寂静的夜晚,这几声传遍了整个村庄。

    李进宝吐了几口,右手赶紧又摸脸上的粪水,好不容易睁开眼睛要找下黑手的人,不曾想脸上没有摸净,头上大粪尿水还往下流着,粪水进入眼睛里,又辣又呛眼睛,口中没口子的嚷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如此好机会,方辉终于忍不下了,抽出那棍,竟然有两米来长,这身板将将举的起来,只是再也没有力气抡了,保持着棍不倒就很吃力了。

    正一股心劲要打一棍的时候,方辉硬是咬着牙,撑着棍子不倒,不曾想一个不平衡,朝天举的棍往前歪了一点,眼看着拿不住就要向前倒了。

    方辉到村南头的时候,刘芳风风火火的迎头接来,还没到近前就开始骂:“方蛋蛋,老娘把你个不省心的玩意,老娘的话都当耳旁风了,胆子大了是吧!现在才回来,是不是欠打啊!”

    方辉没见过这阵仗,吓得立在原地,这是他娘吗?这火力,招架不住啊,这,这可怎么收场吧!

    刘芳见方辉不走了更气了:“反了天了你,过来!”方辉老老实实往跟前凑,把手里的那条鱼提的高高的举在前面,按照一条鱼在村人眼里的价值,也许,应该不至于挨打吧。

    不曾想刘芳一把拉住胳膊,把方辉扯得侧过身子,扬起巴掌在屁股上就打了起来,打的砰砰响。方辉感觉屁股又木又疼,赶紧扯了嗓子讨饶:“娘,再也不敢了,亲娘,我再也不敢了,疼,娘别打了,再也不敢了。”

    刘芳把火急火燎担心引发的那股邪火,发泄了出去,才停了下来,又心疼孩子不由的把方辉抱在怀里哭诉起来:“呜呜,蛋蛋打疼了吗?下次要听话,呜呜,娘跟你柱子婶商量事情,不曾想忘了时间,呜呜呜,刚才我看外面黑了,你还没有回来,娘一下就蒙住了。”

    说到这捧住方辉的脸,在额头吧唧吧唧吧唧连亲了几口,又道:“幸好蛋蛋回来了,吓死娘了,下次要听话,早点回来,娘可经不起惊吓。以后自己听话,娘再也不打蛋蛋了。”

    再次把方辉揽在怀里一阵安抚。

    方辉像做过山车一般,一会儿被打的啪啪响,一会儿又被亲的吧唧吧唧的,晕晕乎乎的点头答应了。刘芳才一手抱起他,一手轻轻的帮他揉着屁股往家走。

    方辉此时才明白过来,自己回来晚了,娘也大意了,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打自己是嫌自己没听话回来晚了,也有自责,打完人又心疼,哎,看来以后自己有的罪受了,娘亲性子太难把握。

    到家不曾想柱子婶也在,此时正在厨房忙活。方辉和娘亲,柱子婶在厨房就着灶里的火光,站在灶台边吃炖斑鸠肉,刘芳筷子夹到比较整齐的肉丝,就会喂到方辉嘴里,自己吃有骨头的肉,吃完了又喝了肉汤,这才收拾了灶房,回到卧室的炕上坐了。

阅读万道争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女总裁之最强狂少这个主播可以吃玄幻之音乐成神深林人不知逆剑武神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