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母子俩忍气吞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方桐噗嗤笑了,这话听着解气,看方辉也顺眼了,到底是方家的种,骂人的话忒硬气。李进宝紧皱眉头瞪了他一眼,方桐也不在意道:“大家看到了,说话张嘴就来的毛孩子,净惹人笑了,明显不知道啥逮鱼窍门”

    人群里一下子都不说了,可又都抱着一丝希望,想让方辉说点什么,又没人主动问方辉,毕竟这孩子说话太直接了,李老二河湾村第一大坏蛋的帽子,恐怕这辈子抹不掉了。

    场面有点冷的当口,方辉竟然语出惊人:“叔,我真的知道逮鱼的窍门。”冷不防的一句,方桐意外的怔片刻,又瞪了方辉一眼,压下心中知道喜讯的心情,故作生气恐吓:“闭嘴,知道啥你,张嘴胡咧咧。”

    李二宝脸黑了下来,又想摆个笑脸继续哄孩子,当着这么多人面子有点下不了,一张脸黑一阵,红一阵,狰狞一阵,强笑一阵,周围的人想笑,又碍于面子忍着,看着一张张脸憋的扭曲了起来。

    远处刘芳也听见了,撂下把针扎在鞋底上,撂在荆条编的蓝里,作势就想站起来。张翠柳拽住了他的衣袖:“别过去了,对孩子他撒不出气来,你是大人,过去了闹僵起来,恐怕要吃亏。”

    方桐眨巴一下眼睛,这种动作暗示太明显,只是和方辉的打算有点出入,张口就想说话,方桐这时真的有点恼怒:“不知道就闭嘴,一个字也不许说,找你奶奶去,你奶奶想你了。”那焦急的情形,生怕方辉吐露出只言片语。

    周围的大老爷们都看出了点苗头,心里在琢磨用什么办法,去得到这个窍门,有的想着去拉关系套近乎,有的想着把外甥女许了方桐的,还有的想着走近点总能看出蛛丝马迹的,百人百种各自思量。

    李二宝也有点晕头转向,这屁孩,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就问:”我怎么气了?“

    方辉不屑的看着他:“你明明知道窍门的,还到我这里打问,羞也不羞,羞羞羞,把脸勾,一文钱买豆豆,你一碗,我一碗,憋死你我不管。”稚嫩的声音把骂人的话,道出了可爱的味道。

    所以方桐压根没想着跟大伙分享逮鱼的秘诀。他只想等没人的时候一个人问,因此就打起了哈哈:“不是我不问,穿开裆裤的娃娃,左右都分不清,哪能弄明白这些,赶紧回去看好自己的鱼坑,省的鱼进去了,又再游了出去。”

    李进宝打量周围,见跟前围了二三十号人,不愿放过人多势众的机会,不注意又打在了方辉的身上:“蛋娃子,你看叔叔伯伯都等你呢,把你那逮鱼的法子给大伙说说,大伙都知道你是个听话的娃娃,可别惹大人生气,他们发起火来,我可拦不住。”

    方辉心里把他蔑视了个千疮百孔,可是身份决定行为,也跟他做起了怪,唬着脸指着他气呼呼的道:“你是坏蛋,大坏蛋,河湾村第一大坏蛋,就你抢了我家的位置。哼!”

    李二宝本来不抱希望了,不曾

    不曾想竟然峰回路转,抛开了丢颜面的事,双眼放光盯着方辉问:“蛋娃子,既然知道窍门你就说一下!孩子太气就没人喜欢了。”

    “噢,我明白了。“方辉砸眨巴一下眼睛,幼稚的脸做出恍然大悟状。“怪不得没人喜欢你,原来你太气。”

    孩子的顺口溜李二宝根本就不在意,他关心的是那个窍门,心里甚是疑惑,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知道?你确定是我知道吗?”

    这边说话的声音大,方辉在一群女人堆里正无聊,突然来了精神,对刘芳道:“娘亲,他们围着咱家的鱼坑,把鱼都吓跑了,我去看看。”

    刘芳刚把针扎进粘了5层麻布的鞋底中,抬眼扫了那群人对方辉道:“听听就行啦,别插嘴,那都是大人的事。”

    方辉应了一声,绕过几个妇人凑了上去,方桐对于李二宝故意把他往火上架架的事有点不屑,有窍门也是悄悄的问,那是方家的事,所以回答的语气渐冷:“都多大的人了,还惦记孩子的东西,5岁的娃娃能知道什么,也就你舍得那九斤脸皮,干的出这种事。”

    李二宝眼皮跳几下,又恢复了戏谑的眼神,他既然舍得脸皮抢了鱼坑,就不在乎人家说他脸皮又厚又重,可是用九斤这骂人的话,让他非常恼火,村里往往用九斤骂人不够称,九成,不够数啊,可是他忍了:“方桐,这么多人呢,让你帮大家问问,说话就阴阳怪气的,看,你侄儿过来了。”

    柱子在人群中也帮腔插言:“方老四,问问吧,大伙都想听听呢。”

    张翠柳家男人李一正也赶紧开口:“老四,你看看,都是一个村的,左邻右舍的,都要互相帮衬,蛋娃子不懂事,你二嫂一个女人,老爷们没法去问,就指着你这做叔的帮着打问,只要能打听到逮鱼的法子,收获的第一尾鱼就送给你。”

    开口附和的人越来越多了,方辉已经走了进来,却没有一个人问当事人,方辉自己有点纳闷,为什么绕圈子求人呢?这到底是个什么逻辑思维?

    不管别人怎么说,方桐心里是不愿当着大伙的面,谈一个让家里吃上荤腥的发家秘诀,他可知道,村里的头号财东李富海,村里人又称他李大富的,他家里一个月都不会有几顿带荤腥的,城里的刘黑子喝酒,也就点个花生米,萝卜干什么的,手头紧的时候更尴尬。

    他记得年前的时候,刘黑子与五六个喽啰喝酒,那天他也在,几个人把钱凑起来才三文钱,最寡淡的大缸酒都不够一人一碗,只好赊下6文帐才装了三葫芦,回到家翻遍厨房没有下酒菜,最后在碟子中找到一个蛋黄,这是早上的咸鸭蛋,他一顿舍不得吃完剩下的,吃了蛋白留下蛋黄明天吃。

    把蛋黄心端到饭桌上,一个没有上漆的木纹大方桌,孤零零的放着一个盘子,一个黄澄澄的鸭蛋黄,宛如珍贵的宝珠黄中透着点橙色,算上他六个人,每人跟前摆一只筷子,两个人一葫芦酒,你一口我一口的喝,喝完酒拿起一只筷子,用筷子尖儿在蛋黄点一下,放到嘴了吮吸一番,就算是有口下酒菜了,他们六个人就着一个蛋黄喝了三葫芦酒,最后还剩下半个蛋黄。

阅读万道争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幻如影美女总裁的无敌仙尊网游末日之每日抽奖超时空基地非洲帝国花千骨之深情难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