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周扬的秘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么又为什么,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会对男性生殖器产生恶心和恐惧的心理?”毛七七看向凌若宁,眼神里写满了震惊。

    “你说......那些老师想要包庇的,会不会就是这件事?”毛七七不自觉的,睁大了眼睛,眼睛里突然多了一些眼泪,“十一二岁的孩子,对这些事情又懂得多少?如果不是受到了不该有的侵害......”毛七七突然不敢细想。她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可以说是她活了二十来年,遇到最为恶心的一件事情了。

    毛七七皱着眉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她放下手中装着肉泥的袋子,走到水池旁边用力洗了洗手,将手指洗得有些发红。她深吸了一口气,“我觉得我们需要去问问......问问那些学生,他们的看法。也许,对我们有所帮助。”

    “好比说,我讨厌蟑螂,所以如果有一只蟑螂出现,我可能会用拖鞋把它打烂,或者用杀虫剂喷它,直到它一动不动,再把它用纸捡起来丢进厕所里。”

    “如果说,害怕蟑螂是因为蟑螂令我感觉害怕、恶心。会不会这个怨灵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才将生殖器割下来,碾成泥?同样因为出自自身的害怕和恶心?”

    毛七七有些心疼,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哪怕这一只小小的怨灵生前遭遇了多大的苦痛,只要变作怨灵或是死后害了人,那么就很难入轮回道,说不定要在地府服役做苦力上百甚至上千年,才能洗去身上的冤孽。但作为阴阳术师,又隶属警署部门,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内心的选择。

    凌若宁走过去,看着神色有些恍惚的毛七七,轻轻说着:“你......没事吧?”毛七七被吓了一跳,身子一抖,回过神来看着近在眼前的凌若宁,不知道为什么,她猛然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是值得信任的,她眼中这一瞬间充盈了眼泪,但紧接着毛七七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态,于是转过身去,在水池旁边的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巾,擦了擦湿漉漉的手,又擦了擦眼泪。

    “同样的死因,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被割去了生殖器,同样没有发现任何凶器。”毛七七对着凌若宁说着。她摘下手套与帽子,拿起现场拍回来的几组照片递给凌若宁,并与发现钱有隆尸体现场的照片与周大柱的描述做了对比,也都是同样的,裤子被人扒去了一半,跪在讲桌上,双手撑在桌面,头朝下,抵在讲桌,以此支撑着尸体的重量。

    生前光鲜,死后脸裤子都没有穿上去。毛七七啧啧两声,将尸体重新密封起来,“很显然,是故意被摆成这个样子的。”毛七七继续说着。

    这时候,她拿起装着被碾成肉泥的生殖器的袋子,有些愣神,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问了起来:“你说......究竟是为什么会把他们的生殖器割下来,碾成泥?会不会是因为,痛恨或者是害怕这一样东西。”

    “原来,他们这么早就认识了?”这不出所料地引起了毛七七注意,在合照中钱有隆穿着还是比较传统的风水先生的服装,不像现在,大家都不太爱穿“工服”了。看上去似乎从那时候开始,钱有隆就已经走上了“坑蒙拐骗”的道路,也开始与周扬有过接触。

    在新闻的内容里,还强调着,小太阳小学是市重点的双语小学,不仅重视中国传统教育,还特别加入了纯英文教育,引起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同时也是未来二十年里,恒安市即将大力扶持的一所小学。新闻里还有一些小学教室、操场等得照片,与二十年后的今天对比,果然是大力扶持的小学,比起其他的公立小学,小太阳小学的设施、装修都是尽善尽美。

    “周扬不是说,他是第一次见到钱有隆么?那这二十年前的照片和事情又算什么?”毛七七一拍桌子,吓了曹瑞一跳,她大声斥责起来:“我就知道这货在说谎!”

    这一下,毛七七终于可以判定周扬这人不靠谱,明明二十年前就和钱有隆认识了,却满嘴谎言地说才认识不久。但对整个案子还有疑虑重重,重点还是要回到周扬的身上。

    为什么周扬要说谎?他与钱有隆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当所有老师都在包庇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一定有问题。而这个人,就是周扬。但在这个时候,想要了解周扬,从学校本身是很困难的。但不一定非要从学校方去了解。眼前就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们全面地、更快地了解周扬。如果说,周扬在这二十年里,与他的关系很密切的话。

    所以,曹瑞准备到冥府,去探查一些关于钱有隆的资料。“正好,我要下去找以前的旧同事喝酒,顺便可以让他们帮忙看看,这个钱有隆生前做过哪些亏心事儿。孟婆那儿都有记录,我从人间提个几斤上好的猪心猪肺下去,那个老女人一开心就告诉我了。”曹瑞笑了笑,他咳嗽了两声,精神看上去有些萎靡。毛七七看着他头顶那一枚鬼火越发虚弱,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毛七七本来想在这个时候,把刚刚查到的东西打印出来,直接甩在周扬的脸上。但细细想下来,有太多不妥。倒不如等曹瑞从下面回来之后,了解周扬与钱有隆之间的密切关系之后,在将所有证据一一甩在周扬脸上,那样岂不是更爽?

    但毛七七没有想到的是,她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曹瑞从“下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大约八点左右。这个时候,王洛通知毛七七前往法医室,有一具新的尸体需要检验。毛七七看见尸体的那一瞬间,心中一万句脏话咆哮而过,因为这个人,正是周扬。

    尸检的过程不算漫长,凌若宁在法医室内陪着毛七七做着检查。他盯着毛七七的背影,似乎在想些什么。毛七七尸检完毕,转过身来的时候,凌若宁才将目光迅速移开,咳嗽了两声,转移自己有些尴尬的心情。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镇恶重生之武道天下无敌软饭系统爆宠懒妃:邪帝,请节制冰蛰宇宙文明之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