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缚地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毛七七突然从这句话中,明白了为什么凌若宁在有些时候,会对人类产生反感,于是她接着说着:“我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故事,神灵创造了人类,但是人类却自相残杀。于是神灵从人类的劣根当中,抽取出了五种最具代表的劣根性,抛向人间,造成霍乱,惩罚那些被劣根控制自身的人类。”

    “这五种劣根性,它们分别是:权利、嫉妒、怨恨、痴恋、迷惘。但后来有人纠正了故事的错误之处,并非五种劣根性,而是六种。”

    “没错。”凌若宁看了一眼毛七七,然后扭过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他继续说着:“确实有第六种劣根性,叫罪恶感。很多人认为,罪恶感是对于某件事情产生的愧疚之情,因此,在他们的眼中,罪恶感是与劣根背道而驰的。但恰恰是这种劣根,导致人们从心理上的自我宽恕和自我束缚。”

    “我大概了解的就是这么多。”毛七七长舒一口气,这时候一直打着瞌睡的凌若宁睁开了眼睛,继续着毛七七的话,说着有关缚地魇的话题。

    “魇大多来自你们人类的心魔,缚地魇的意思,就是将人束缚在地上,动弹不得。从脚跟处向上攀爬,吞噬灵魂,心魔。对于缚地魇来说,心魔就是最美味的食物。他们因为没有本体,所以可以变成任何他们想要变成的形状。可以是空气,也可以是陆地,当然也可以是树木。它们的想象力、辨别力、意识,几乎都是来自于——人。”

    这时候,大家弄明白了,缚地魇,就是来自于人的第六种劣根——罪恶感。这也是当年神灵没有收回去的,一直弥留在人间,创造霍乱的劣根性。缚地魇将人们的“心理束缚”变成了他们的“生理束缚”的同时,逐渐吞噬他们的罪恶的灵魂。

    上午九点,恒安市刑侦大队。

    “是缚地魇。”毛七七在PRD的办公室内内,与凌若宁、丁爽、曹瑞、庄局及王洛,分析着自己昨夜翻看典籍,以及与邱叔交流的成果。“上一次缚地魇出现在国内的时间,是在三十年前的京都市。当时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市指挥中心为了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也是费了不少力气。当时很多阴阳术师也都知道,但没人敢去碰它。”

    “据说这当年它是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走。停留在京都市的时间大概是七天,所以......或许我们还有时间捉住它。除此之外,缚地魇在国外也有过出现的痕迹,有些信仰宗教的外国人,说着是来自撒旦的警示。”

    在阴阳术师中有一句话,“宁碰十鬼,不沾一魇。”意思就是,宁愿一次性碰见十个鬼怪,也千万不要沾上一个魇。魇属于灵体,相传是没有本体的,有的阴阳术师一生都碰不上一个魇,有的道行毕竟浅的阴阳术师碰上魇就结束了一生。所以对于毛七七这样年龄上相对年轻的女术师来说,没有见过魇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怪不得毛七七在探寻这灵体的时候,感到它的力量与其他的灵体差异很大。它不像其他灵体那般的凶猛,但却像是冰面下得波涛,一旦冰裂,就会把人吞噬进去。

    毛七七就着那道符纸念出一道咒语,想要阻止这一股灵体继续吞噬刘工头的灵魂,说不定就能够破解树人的谜团。但魇终归是魇,当它的进程到达符纸的阻隔的时候,毛七七很明显感受到它的停顿。接着,毛七七拿出银质的辟邪小刀,准备划开刘工头的那一寸皮肤,引出并捉住灵体,完成这场案件。

    正当毛七七将小刀靠近符纸阻隔处的时候,“撕拉——”一声,灵体冲破了符纸的阻隔,直直冲了上去,加速了刘工头树化的进程。符纸也在那一瞬间,出现了破碎的痕迹,接着,变成碎片纷纷飘落到地面上。这个时候,也许是因为毛七七用了符纸去阻隔灵体对刘工头的树化,导致灵体有些“愤怒”,所以挑衅起来,令原本处于腰间的树化进程,在短短一分钟之内,到了刘工头的颈脖处。

    毛七七是有些愧疚的,她蹲下身捡起地上破碎的符纸,叠了起来,放进口袋里,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她拿着那把小刀,有些发愣地看着树化到了脖子处的刘工头,一言不发。凌若宁似乎看出了毛七七的心思,扶了扶她的肩膀,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指尖,将一滴血滴在了树干根部。

    “嗤——”,仿佛是开水滴烧得滚烫的铁上那般声音过后,树化的进程停了下来。几秒钟的时间,灵体从刘工头的颈部向下游走,游经腰部,腿部,最后游走进了地底下,逃走了。刘工头此时还剩下一个头部是人类的模样,表情有些木然、呆滞。

    周围围观的那些民工看得有些呆了,有些胆子大的在窃窃私语着,说肯定是那个小伙子死去的三岁女儿,来找刘工头报仇来了。有的人却说,刘工头贪钱太多,这样是老天开了眼,给了刘工头一个报应。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毛七七认为,在这个城市,树人将不断出现,将会有越来越多人的,遭受这个魇的树化。

    她想得没有错。

    第二天她在前往警署的路上时,途径的路并不远,但已经遇上了好几个高举双手,直挺挺站在地上的人。那些没有遭受到树化的市民有些好奇,更有些人拿出手机拍成照片、拍成视频,发到网上去。也有些不懂事情的小孩子,在路上齐刷刷学着那些正在遭受树化的人的动作,然后哄堂大笑。

    毛七七没有办法去阻止树化,对于刘工头的树化,不仅加快了进程,也差点使自己遭到反噬。更不能让凌若宁一个一个地用自己的狐仙之血去解救那些人,比起这样,倒不如尽快找到这个魇的弱点,一击致命。虽然现在无法找到它的弱点,但毛七七似乎已经可以确定这只魇,究竟是什么。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追星传奇:王俊凯最后一点爱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重生军少麻辣妻作者驾到辣妈攻略邻居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