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探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由于丁爽被吓得不清,再加上这家伙也帮不了什么忙,于是就让他在办公室里等消息,不要轻易出门,以免一不小心也被缚地魇控制住。这一下丁爽便乐了起来,“哎呀呀,你们总算是开窍了。我守护家园,等你们凯旋啊!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丁爽回到了PRD的办公室,不出两分钟,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噜声。

    毛七七、凌若宁与丁爽都有些无奈,他们相视地笑笑,便带着谛听下了楼。

    .........

    .........

    “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判官冷冰冰地说着,地面上还插着那一柄长剑。他轻巧地拔出长剑,重新化成一枚毛笔模样的耳钉,带回了耳垂上。

    “你们这样的态度,怎么去抓缚地魇?”判官皱了皱眉头,他一向对于工作很严苛,喜欢速战速决,所以对于毛七七,他一直觉得十分散漫。“知道了,那您请?”凌若宁并不想听判官这些打着官腔的掰扯,所以他故作低微,做出了“请”的手势。

    判官在很早之前就习惯了和凌若宁比些什么,虽然凌若宁自认和判官只有工作往来,平时根本不熟,但这些似乎早就已经成了判官的一种执念,而这个执念,只有判官自己知道。

    “怎么感觉判官有些针对你?”毛七七和凌若宁走在判官与曹瑞的身后,她悄声问着凌若宁,也抬眼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判官。

    “我......没事。”毛七七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是有些虚弱。魂魄在身体里依旧有些动荡,没有完完全全地融合进去。但她并不愿意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凌若宁。虽然有时候很想把脆弱的一面,展示出来给凌若宁看一看,但总是觉得,凌若宁看着自己的时候,是在看另一个人。

    另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人。

    所以,毛七七为了不让自己误会更多,只能从意识里告诉自己,要记得拒绝凌若宁的那些“好意”。

    凌若宁的这个手势,令判官觉得凌若宁有些扫自己的颜面,尤其是在曹瑞的面前。毕竟他除了冥界的判官之外,更是妖界管理局的副执行官,凌若宁虽然也是副执行官,但平起平坐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扫了另一个人的面子,另一个心中总有些不爽。

    尤其的尤其,曹瑞还曾经是自己手下管理出来的鬼差,虽然已退休,但在下属面前失了面子,这便是更加不爽的一件事。

    曹瑞心中一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凌爷惹了判官,怕是要迁怒在自己身上了。但现在也别无他法,曹瑞也只好暂时闭嘴什么也不说,假装自己在看风景,走一步看一步。

    “有吗?”凌若宁从来不在意这些事情,所以就算有,他也发现不了,“我好像没觉得。”

    “那就没有吧。”毛七七耸了耸肩,既然凌若宁不觉得有什么,自己在这儿说着这些话,似乎太八卦了,不如不说,索性闭嘴。

    谛听走在最前面,他不断嗅着地面之下的味道,更是走两步便用耳朵贴在地面,听一听地面之下的声音。想要早一点找到缚地魇,早一点兑现凌若宁答应自己的五百只烧鸡。

    街头看上去更有些萧瑟,市民都不敢出门了,那些平时热热闹闹的夜市、大排档、路边摊,这一天统统都没有出街,似乎都因为害怕变成了树人,而在家躲了起来。

    “请各位市民切勿无出门,昨日,本市出现许多突然树化的市民。为了防止更多市民变成植物,近几日希望各位市民切勿出门。目前,专家仍未发现树化原因,具体情况本台记者会时时播报。”

    似乎人类树化已经成了恒安市的一场灾难,人人自危了起来。当然,也有一些不怕死的,或者好奇的,游走在街上,零零散散的。他们嬉皮笑脸,看上去都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

    “啊!年轻真好啊!”毛七七看着那三五个年轻人不禁感叹了起来,“而我......都快成了半老徐娘了。”似乎女人过了二十二三岁,就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变老了。

    凌若宁偷偷笑了笑,却被毛七七听在了耳里。

    “你是狐仙,当然不怕老啦,永葆年轻有什么不好?”毛七七没好气地说着。

    “那如果......让你长生不死,永不老去,但会看着自己爱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死亡在自己的面前,你还会觉得我这样的状态,是好的吗?”凌若宁有些严肃起来,他正视着毛七七的眸子,毛七七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她似乎再一次从凌若宁的眼睛里,看到了另一个人。

    另一个,凌若宁心里的那个人。

    这时,判官突然感受到脚部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住了。更像是有什么东西,扎进了脚板底,一阵像是针扎一般的疼痛感,传了上来,传到腿部、腰部。“噢?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缚地魇么?”

    判官除了针扎的痛感之外,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将手中的毛笔幻化成了一柄长剑,朝着自己站立的位置,一剑狠狠地刺了下去。长剑穿透了地面,但并没有损坏地面,直插入地面之下的缚地魇的灵体当中。

    “叽叽叽叽”

    “咕叽咕叽”

    缚地魇从地面之下发出了一阵阵咕叽声,连带着判官幻化出来的长剑也在不断地震动着。判官加重了手中的力气,令长剑插入得更深了一截。但判官却忽略了魇只是灵体,并没有真身这一个事实。传说判官的长剑辟邪驱魔是一绝,但面对魇,也只能起到暂时克制,但却无法消灭。

    判官在这个时候,忽略了这一点。在他以为自己即将将缚地魇消灭的时候,缚地魇却在地面之下,化作如同水一般的流动灵体,漫过判官的长剑,悄悄溜走了。

    “该死。”判官低声骂了一句,看上去这个缚地魇确实有一些棘手。

    “你们还在上面做什么?”判官看着天台上,像是看好戏的几个人,有些不爽,毕竟他是来帮忙的,反倒被人看了惹恼,这个不爽也是肯定的。

    凌若宁看了看站在楼下的判官说道:“这个判官,还真有意思。以前就听说他是个凡是都喜欢亲力亲为的人,今天看着他这样,算是信了一半。不过有他在这里帮我们,我们应该不会那么吃力了。”

    “你还好吗?”凌若宁看了眼毛七七,问了起来。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不负此生,不负卿都市之最强扶乐系统重生第九世之种田千金幻界之交隐婚萌妻:傲娇老公,别太馋影冠之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