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凌若宁的幻境(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弟弟,你有没有听说过,在古时候,曾经有一个巫女为了让自己的式神度过天劫,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制成了式神的命灯?”毛七七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询问着谛听,“后来,式神度过了天劫,成了当地的地仙,村民还为他盖了一座庙,每日朝拜......但是,地仙最终的去向,没有一个人知道。”

    谛听看着眼前幻境中的一切,又看了看毛七七,一点一点地将这些联系在一起,于是问着:“凌若宁......就是那个式神?这个姐姐,就是那个巫女吗?”

    ..........

    .........

    毛七七摇了摇头,说着:“当时,我有和凌若宁说起过这个故事,他说没有巫女会因为式神献祭自己的生命。我以为他在讽刺故事是假的。”

    “但是,到现在我才明白,他在讽刺的,并不是故事是假的。”

    毛七七用手擦了擦眼角含着的眼泪,继续看着幻境当中发生的一切。而谛听依旧有些懵懂,或许是灵智太小,无法理解这个世间上,太多情爱,太多的情欲,太多的别离。

    .........

    狐火从女子的脚跟处,一缕缕绕上了她的全身。狐火在女子的身上燃烧得很是猛烈,毛七七看不见女子的表情,但她能够想象得出来,狐火在一个肉体凡胎身上,熊熊燃烧的滋味,一定很痛苦吧,毛七七无法想象的那一种痛苦。

    此时,不断又有着天雷,从天空直直垂落在房间里面,伴随着“轰隆隆”震耳的声音,凌若宁面前的七星灯——骤然熄灭。

    “我不会......让你死的。”女子说话的语气很艰难,听得出来,她正在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哪怕......我要献祭自己。巫女的生命,足够保你度过天劫。”

    “故事本身是真的,只是......普通的巫女确实不会为了式神献祭自己的生命。”

    “但是......情人就会。”

    毛七七看着凌若宁与那一名巫女,眼前突然有一些模糊。她不知道是因为心疼巫女的用情至深,还是不忍看到这一幕情人之间的生死离别,又或者......不知道如果那是自己,会不会有勇气,献祭自己的生命。

    .........

    .........

    毛七七看着被狐火包围住的巫女,像是被抽走了力气,她软绵绵地倒在了凌若宁的怀抱当中,狐火“嗖——”地一下,也窜上了凌若宁的身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凌若宁的声音很嘶哑,听得出来,他是在竭尽全力地嘶吼着,他紧紧抱着巫女,呜咽地发出一声悲伤的狐鸣的声音。

    这时,最后的一道天雷从天而降,“吾本鸾凤守护巫女,本是守护这一方百姓,上天神灵欠我一条性命!”巫女竭尽全力,仰起头来,大喊道:“现在,吾要一命抵一命!”

    滚滚天雷,劈向了凌若宁的那一盏命灯之上,天雷带来的力量和气息很强烈,哪怕只是一场幻境,毛七七也感受到了刺眼和殒命的魄力与气息。

    “阿芷!”与天雷一同响起来的,还有凌若宁撕心裂肺的吼声。仿佛这一声,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天雷的光很强烈,强烈到毛七七紧紧闭住了双眼,不敢直视。毛七七是见过玉落的天劫的,相比之下,凌若宁的要更加可怕得多。或许是凌若宁内心本身就对它充满了恐惧,也对巫女充满了愧疚,所以从凌若宁的内心映射出来的天劫,格外的令人恐惧。

    天雷过后,一切恢复了平静,毛七七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凌若宁的命灯没有熄灭,他的天劫,算是度过去了。

    但在这个时候,凌若宁的怀里突然一空,他才发现,巫女身上的狐火,正在一点点地消退。巫女的身体也正一点点的随着狐火的消退,而变作类似散沙一般的模样。

    “若宁.......我要先走一步......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如果你还记得我,记得告诉我......你很想念我。”

    这是巫女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

    而凌若宁的怀里,只剩下一副整整白骨。

    “阿芷!”

    “阿芷!”

    凌若宁轻轻地抚摸着巫女献祭之后,留下的那一副白骨,呼唤着巫女的名字。就像呼唤恋人一般的语气,带着一点点暧昧与温柔。

    他穿着的白色长衫上斑驳的血迹,已然渐渐消退,就像他从来没有沾染过血迹一般。不仅如此,凌若宁的面色也恢复了红润的光彩,就像他没有受过伤一样。

    他的身后九条长尾,渐渐地长了出来,铺满着地面。

    他的面前,只剩下了一盏亮着的命灯,在黑暗中影影绰绰。

    毛七七看不清凌若宁的表情,只看见忽明忽暗的命灯下,他轻轻搂住巫女留下的白骨,独自怆然。

    符纸在凌若宁的命灯里燃烧,它所散发出的味道,并不是普通纸被点着的味道,而是类似一种焚香的气味。很清淡,丝丝缕缕地钻进了毛七七的鼻子里。“乖乖,这女人,道行深啊!”毛七七不禁感叹地说着,“比起我这样的花拳绣腿,这女人的道行和修为,高了不知道多少。”

    “阿芷!不要!”这时候,凌若宁突然醒了过来,他捂住了胸口处往外渗透出来的鲜血。阿芷......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似乎在哪里看到过,毛七七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的呼吸此时变得有些紊乱起来。

    “小姐姐......你怎么啦?”谛听察觉到了毛七七有些不太对劲,关切地问着。

    “弟弟......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毛七七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到了不可思议。

    “没有......是什么故事?”谛听有些好奇地想要知道,但他又不得不盯着眼前,有关凌若宁的这一个幻境。

    .........

    .........

    .........

    “阿芷!”

    尽管凌若宁此时很虚弱,但仍旧想要阻止些什么。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想要阻止那一道符纸的燃烧,但却无济于事。那一道符纸,早已经燃烧成了灰烬,被风一吹,便散了去。这时候,那名女子周身突然起了火。那种火,并非是普通的烛火。毛七七认了出来,女子周身的燃烧的烈火,是青丘灵狐一族特有的狐火。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时也不知命总裁挚爱!纵横女帝登仙录这根辣条有毒青梅未煮酒还拯救地球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