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凌若宁的幻境(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结界——破——”

    接着,结界上出现了一丝丝红色的光晕,光晕组成了毛七七刚才画下的阵图和字符。毛七七做着连贯的破阵手势,一面抵挡着结界对她的灵魂带来的一些伤害。

    直到念完最后一个字,做完最后一个手势的时候,结界如同被人为破坏的玻璃,“啪——”的一声,沿着阵图的纹路碎裂开。

    那一道结界从远处看过去是完全透明的,然而走进之后,毛七七才发现,结界其实是有颜色的。这个颜色,是一丝一丝的墨绿色,十分的细小,而且在结界当中,排列的十分稀松,所以很难发现。

    毛七七用手指,在结界的那一面墙上,画着阵图,算是阴阳术当中的“万能钥匙”,可以破解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结界。她用手指轻轻地在缚地魇编织的结界上,从线的一段,再连接到另一端,再写上一个又一个的字符。

    “哼,你算什么东西,竟敢破坏老夫的结界?”缚地魇似乎感应到了毛七七对他的结界的破坏,变得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不过小小结界,还难不倒我!”毛七七并不知道缚地魇的具体动向,只能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反唇讥讽着说。虽然嘴上占了些风头,但毛七七的魂魄也受到了些创伤,变得有些薄弱。还好的是,毛七七早在自己的肉身上,加固了祖师爷留下的封印,只要魂魄坚持不住,就会回到肉身上。

    黑瞳也是,现在的缚地魇也是,偏偏这俩鬼东西,还都是阴阳术师百年难遇的“魇”,毛七七不禁叹了口气:唉,毛七七啊毛七七,前世做的孽,今生要偿还啊。

    毛七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不远处仍处于树化状态的凌若宁,突然开始移动起来。他仍旧保持着灵狐的模样,只是身体不再受到自己的控制。他的两条前腿,离开了地面,直立了起来。虽然已经树化,但仍旧可以看得见,他的指甲是进入了备战的状态。

    “我们过去,也许可以阻止凌若宁的树化。”说完,毛七七便重新回到了谛听的悲伤,“弟弟,你准备好了?”

    “没问题!”

    在毛七七的面前,有着一层透明的结界,应该是用来阻碍幻境与现实的一道“墙”。与在酆都不同的是,毛七七这一次的灵魂出窍,做了些准备,可以令她在这段时间之内,也能够运用一些简单的阴阳术法。

    但一旦回去,短时间之内,是不能再一次灵魂出窍,也就意味着,她一旦回到肉身,就不能回到幻境。所以毛七七默念了一段符咒的术语,令自己的魂魄恢复了些神韵,也能坚持得久一些。

    “呵,不过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货色,也敢和老夫作对?”缚地魇看出了毛七七的处境,开始嘲笑起来,“多年前老夫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也是这样,不过那时候老夫还是年轻,输给你了,今日不同,老夫是要新仇旧恨一起报的。”

    什么仇什么怨?毛七七开始怀疑自己的“过去”,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了,招惹了这么多不该招惹的人,偏偏还一股脑的来跟自己报仇来了。

    奇怪的是,树化后的凌若宁即使直立起来,处于备战状态,他的两条后腿依旧在地面,更没有走路的模样,只是单纯地移动着。看上去就像是按照了既定的轨道去移动,后腿是完全没有灵活度的。

    这时候的凌若宁,看上去有些滑稽,原本松软的毛发,因为树化的缘故,变得如同刺猬一样,要么一根根直立起来;要么一团团攮成一片。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原本是赤色的瞳仁,犀利、有神;但树化之后,却变成了枯木的颜色,中间还是空出了一颗黑色的空洞、

    “吼——”凌若宁从身体里发出了一声类似灵狐的低吼声,但却更像是干枯的树木,掉落到地面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感觉。

    凌若宁渐渐地,移动到了毛七七不远处,他仍旧被缚地魇操纵着。所以,毛七七与谛听也进入了全身戒备的状态当中。

    “阿芷.......”凌若宁从嘴里缓缓吐出了三个字,这时候他的瞳孔有着一闪而过的赤红色,虽然稍纵即逝,但却依旧被毛七七看在了眼里。毛七七愣了愣,难道凌若宁还在自己的幻境当中吗?

    他......该是愧疚的吧?毛七七心里不太好受。这就是他的心魔和愧疚吗?和别人的不太一样呢。

    毛七七理解又有些无法理解,明明是那个巫女主动献祭出了自己的生命,为什么凌若宁还要责怪自己?这一责怪,就是这么好几百年。

    也许,自己的不懂得,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爱过吗?

    毛七七对自己对凌若宁的情感一直是否定的,她一直觉得凌若宁看着她的时候,是在看另一个人。而现在,她终于知道凌若宁看着的人是谁了。虽然,没有看清楚那位叫阿芷的巫女的脸,但毛七七知道的是,凌若宁就这样,记了那张脸好几百年。

    “阿芷......”

    这时候的凌若宁由于过度地悲伤,回到了九尾灵狐的模样。这也是毛七七第一次见到他身后,长出了九条长尾的模样,每一条长尾看上去都粗壮有力。他坐卧在巫女尸骨的旁边,发出了一声声的悲鸣。

    周围的乌云、闪电、天雷已然散去,屋内只剩下凌若宁和巫女的白骨。毛七七定了定神,告诉自己不要那么感性,毕竟......现在是特殊时期,只有自己和谛听,能够将他们救赎出来。

    这个时候,幻境突然变了模样。

    房屋不见了,所有的蜡烛不见了,巫女的尸骨也不见了,只剩下兽化了的凌若宁,他似乎在左顾右盼着什么。接着,他便不动了。四条腿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地固定起来,脚下生了根,动弹不得。

    他的脖子保持着仰天悲鸣的模样,也像是被固定起来,纹丝不动。“他的脚下生根了。”谛听说着:“这应该是他目前的状态,他的修为正在被那个老家伙一点点地吸收。”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宇宙爱人:君主强宠小猫女斗君心芙生记金牌快穿:男神抱抱,不怕黑产品狗方文静魔改地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