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毁灭(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两件事在凌若宁的心中成了很大的疑问,但他并不打算深究。他拿捏着木心,准备一手捏碎的时候,毛七七阻止了他。

    “等等......如果是女娲一族的字符,那会不会和神灵有关系?我们这样随便就毁坏掉,会不会对神灵有不敬的感觉?”毛七七眨了眨眼,看着凌若宁说道。

    “这只是毁了目前的容器,并不会真正毁了它。谛听现在外面,我们毁了容器的本体,谛听才能在外抓住缚地魇的灵体。”凌若宁解释起来,经过这一次缚地魇的事情,毛七七感受到凌若宁似乎对自己越来越耐心起来,不再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所以呢?”凌若宁挑了挑眉,他并不会因为缚地魇的木心上,有女娲一族的字符这件事而感到奇怪。因为缚地魇本就是女娲很久很久之前,派到人间,铲除劣根的东西。

    但凌若宁奇怪的事情在于,神灵早已不再插手人间事物,而缚地魇为什么还能依旧残存人间,还带来祸事?另一件事情就是,无论是哪一本古籍上,都未曾记载女娲一族的字符,更别说塔罗占卦之类的东西。毛七七又怎么会接触到女娲一族的字符?

    说完,凌若宁紧紧捏住了木心,木心周围的黑色瘴气,越越来越浓烈,更有一种力量,阻碍着凌若宁将它捏碎。但无济于事。

    “啪——”的一声,木心在凌若宁的掌心四分五裂。

    这时,原本在毛七七背包里,暂时寄生在纸人身上的魂魄,也一团团地飞了出来,朝着远方而去,他们正在回到自己的肉身上去。

    那些变回人类的人们,还在沉睡着,没有苏醒过来。身体束缚已经解除了,不知道他们内心被愧疚与恐惧束缚的心魔,会变得怎么样?

    确实是一颗精美的心脏,凑近了看,才看得见,上面除了木纹之外,还刻着一些字符,但是这些字符很奇怪,很眼熟,也很远古,凌若宁仿佛在哪里看到过,但就是想不起来,字符的出处。

    “......我好像见过这种字符。”毛七七皱了皱眉头,她眼睛向左转了转,像是在回忆些什么。“这是......”毛七七终于想到了,在申明的塔罗上,便是这种字符。

    于是,毛七七说道:“我曾经见过这种字符,是在某个人的塔罗牌上。那个人说,这个是女娲一族的字符。”

    这时,缚地魇寄生的容器中,这一大颗心脏如同木心一般,变得四分五裂,脚底下不再有可以踩踏的地方,如同天塌地陷一般,凌若宁与毛七七也在这一瞬间,从高空处向下坠落,

    凌若宁转身化作银白色的灵狐,用长尾拴住了毛七七的腰身,将她轻轻放置在了自己的狐背上,踩踏着同样正在从高空跌落的心脏碎裂的块状物体,轻巧地到达了地面。

    心脏、树根、树枝、树干,也在坠落在地面上的一瞬间,变作了细碎的沙砾、尘土,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在凌若宁与毛七七的周围,有着无数正在从树人变回有血有肉的本体的人类。

    人性的劣根总是不会改变,就算是这一刻有了悔改之心,但没有人能保证,这些东西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再一次跑出来,在人们的意识里作祟。

    “哇!!你放开老夫!放开哇!”不远处传来缚地魇大吼大叫的声音,离开了树人这一容器,缚地魇的声音也产生了变化。从沉闷且沙哑,变成了一种玩世不恭的老顽童的声音。

    “哇!我可是神灵派来哒!你们会遭报应哒!”

    这时候的天还没有亮,少了遮天蔽日的树木,终于可以看到月亮、星辰。月亮很圆,月光很沉静,像是给世间万物渡了一层薄纱般的光辉,显得格外澄净。

    借着月光,毛七七看着谛听有些缓慢地走了过来,他的嘴里还叼着一个绿色的、透明的灵体,那......便是缚地魇。或许除了谛听之外,也难找到什么东西能够抓住缚地魇这种只有灵体的玩意儿。

    缚地魇由于失去而来容器,失去了原本吸纳的人的魂魄,加上木心被毁,大大损耗了修为,如今也只剩下手掌般的大小。

    凌若宁用手指捏住缚地魇的灵体,嘲笑了起来,“哟哟哟,老头,刚才这么凶,现在怎么成了这样?”说着,一边用另一只手弹了弹缚地魇的灵体,眉梢眼间很难得地,在这一刻都带着笑意。

    缚地魇的结界受损,所以整颗心脏已经处于崩坏的边缘。

    凌若宁眼见着那颗木心,在摇摇晃晃的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取了出来。他递给毛七七,随后再一次变作一只灵狐,只是这一次他只伸出了一条长尾。每一条长尾代表着深一层次的修为,对于凌若宁来说,几乎很少会将九条长尾全部显露出来。对于现在的情况,凌若宁觉得,一条长尾足以应对。

    结界的破坏加上取走了木心,缚地魇的整颗心脏已经摇摇欲坠。原本冰封住的心脏,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纹,从原本放置着木心的地方,开始向四周裂开。

    “毁了它。”凌若宁说着,“就在这里,毁了它。一旦出去,木心就会寻找新的宿主,灵体会得到新的容器。所以,必须在这里毁了它。我们来不及了,你要快!”

    毛七七点了点头,她将木心放置在脚下,虽然心脏内部已经动荡起来,但毛七七觉得,凌若宁在身边的时候,总是会令她安心起来。即使是这里天崩地裂,她也无所畏惧。

    毛七七蹲了下来,拿出利刃,朝着木心的中心处,狠狠地刺了下去。在距离木心只有一公分的地方,毛七七感到有一种力量阻碍着自己。仿佛有一只大手,扼住了自己的手腕。

    那种力量很大,令她不得不停止下来。

    毛七七有些疑惑,她再一次双手一同握住了利刃,高高举起,从高到低地施力。由于破刃的寒气还没有消失,这时利刃在空气中摩擦出了淡蓝色的光辉。原以为这一次可以成功,但依旧没有如人所愿。

    利刃在距离木心只有一公分的地方时,毛七七再一次感受到了那一股力气,扼住了自己的手腕,难以继续毁灭。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垂死挣扎。”凌若宁看着木心,此时泛着一点点黑色的瘴气,有些不屑起来。于是,不得不再一次回到人类的模样,捡起了搁置在脚下的木心,翻来翻去看了看。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妻迷心窍你的口红真好吃天陨路给自己写一个男朋友与狼共舞:锦绣山河之农女都市玄幻之我是老祖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