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青梅酒坊(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添完了五个葫芦的酒,宋青梅回到了位置上,他再一次恢复到了微醺的状态,替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而后说着:“你那朋友,和你一样,也是个情种。不然,怎么会知道情人泪?”

    凌若宁没有说话,对于阙馆主的故事,他虽然感到奇怪,却没有有过问,阙馆主也只是寥寥数句带过。不过阙馆主却说过一句话,令凌若宁有些印象:这个世界最坏罪名,叫最易动情。

    宋青梅继续为自己与凌若宁添着酒,他们一杯接着一杯地,趁着夜色促膝把酒,喝了许多杯也没有什么醉意,天蒙蒙亮的时候,凌若宁才意识到,这夜已经过去。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宋青梅是读过些书的,他添着酒,就着酒的香气,吟着诗,一时之间,令自己与凌若宁似乎都陷入了一段回忆。

    “天亮了,我和她得走了。”凌若宁说着,轻轻拍了拍毛七七的背,试图将她叫醒过来。

    这时的毛七七,在做着一个梦。

    毛七七的脑子里钻出了这个名字。不过,她一点儿也不意外。这本来就是白芷酿的酒,喝了酒,能梦到她的过去,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是......这个酒并没有问过她的意愿,愿不愿意进入这个梦境,看见这个女人。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她正在一处栽满了桃树的小院里,桃树的面前有一个女子。她上身穿着蓝色窄衣,下身是白色的长裙,挽着头发,半蹲着,在替一只小猫治疗着伤口。

    那只猫看上去不像是普通的猫,是一只正在修行的九命猫,如同小狮子一般的大小。趴在女子的膝盖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小咪,你以后要小心些呀,都八十多岁了,九十岁你就是只九命猫了,可别再受伤,让自己的灵修前功尽弃呀。”女子的声音听上去很熟悉,是......白芷吗?

    “阿芷!”

    “阿芷!”

    “我回来啦!”

    远处传来另一个熟悉的男声,是凌若宁。毛七七转过身,看着跑进小院的凌若宁。

    那时候的他,穿着一袭白衣,比起现在要多了几分清秀的气质。那时候,他的头发还很长,束起了一半,另一半便随意披散下来,垂到了腰间。

    凌若宁唤着白芷的名字,直径穿过了梦中的毛七七的影子,毛七七闻见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气。

    是桃花酿!刚刚自己喝下去的那一杯桃花酿!

    “好阿芷,你回头看看我呀!”凌若宁看着正在抚摸九命猫的白芷,也蹲下身来,双手环住白芷,轻声撒着娇。那又是毛七七没有见过的一面,像个孩子般的那一面。

    “你又去找宋青梅喝酒了?”阿芷轻声笑着,依旧没有转过身,她轻轻抚摸着趴在腿上的九命猫,语气同样温柔。

    “就一杯!你也知道,那家伙酿的酒可不是凡人之物!”凌若宁说着,赶走了白芷腿上的猫儿,一把将她抱着站了起来,“好阿芷,我饿了!今天你说的,会给我做烧鸡吃!”

    桃花花瓣偏偏纷飞飘落,这是一幕多么美好的场景。就连毛七七也这样认为,那位白芷姑娘或许才是凌若宁的天作之合,而自己......似乎什么都不是。

    毛七七不太明白,宋青梅究竟是什么意思。给自己喝了这杯酒,又让自己看到这些画面,没有问过自己的意愿,就强行把这口狗粮塞给自己......这令她感到有些无奈。

    白芷这时准备转过身来,毛七七也很想看看,这位白芷姑娘真正的模样。

    “毛七七!”

    “毛七七!”

    正当白芷转过身来的时候,毛七七被凌若宁叫醒过来,很遗憾地又一次错过了眼见白芷模样的机会。

    “叫你这么多声才醒过来,看来......以后还是不能让你来这儿喝酒了。”凌若宁有些着急,他似乎担心毛七七就陷进了“旧欢如梦”这杯酒里出不来。他不知道毛七七在酒里看见了什么,也不知道毛七七是不是看见了白芷,所以他有些忐忑地问了起来:“毛七七,你......做梦了?看见什么了吗?”

    “你和一个女的,不过我也没看清那女孩长得什么样。怎么?是你心心念念的前任?”毛七七尽力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整理了下头发,揉了揉眼睛,仿佛这样就能揉去在梦里的那一场心酸。

    “你是说,我好不容易,花了大价钱和精力,托人从月宫上捎来的桂花,酿的那点桂花酿?”宋青梅瞪大了眼睛,脸上微醺的红色一瞬间褪了下去。凌若宁这一趟,带给他的惊吓,吓得酒都醒了。

    “没错没错。”凌若宁眯着眼,笑意慢慢地说着,“就是那个桂花酿,据说是嫦娥用眼泪浇灌的,开出来的桂花。又叫做情人泪的桂花酿。”

    “你要这酒干嘛?你自己喝?情人都在身边了,喝什么情人泪?”宋青梅有些急躁,这情人泪得来费了很大的功夫,他自己都舍不得喝的酒,怎么这凌若宁就够胆子要走?

    “不是我喝,而是答应了别人。总不能失信于人吧?”凌若宁装模作样地伸出自己的右手,露出了尖尖的指甲,“不知道青梅兄还记不记得破刃?当年要不是我拿出了破刃,恐怕......青梅兄早就被那孽畜踩成了肉泥?”

    “怎么?时隔这么多年,这救命之恩拖着拖着,你就不愿意还了?”凌若宁“嗖——”地一下,伸长了指甲,尖锐而锋利地在烛火旁,卷起了一小阵的风,险些刮灭了燃着的红烛。

    “当然......不是,你别冲动。我只是多问几句,若宁兄的救命之恩,我怎么敢拖着不还?”宋青梅语气从急躁软了下来,比起五葫桂花酿,当然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一些,所以......管他什么情人泪还是仇人泪的,给他就是了!

    “若宁兄稍等片刻。”说着,宋青梅再次起了身,走向了柜子。柜子最底下,是五大坛酒,最左边的那一坛,便是凌若宁代替阙馆主来求要的情人泪。

    宋青梅揭开盖子,桂花的香气便充斥着整个屋子。

    “这一坛,我可是第一次打开,若宁兄,今天要不是你,没人能打开我这情人泪。”宋青梅说着,取来了五个酒葫芦,拿着勺子,一勺一勺地往里面添着酒。

    “情人泪,思情人。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