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毛七七的未婚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找prd?”毛七七反问道。

    “嗯嗯嗯嗯嗯!”马思齐接连着点点头,“不过我猜应该不在了吧,不然警局这儿有夺舍者出现,prd的人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夺舍者在警局没错,但是prd不存在就错了。这个夺舍者,就在prd。你跟我来吧,我带你过去。”毛七七觉得这个马思齐虽然阴阳术法上面没什么造诣,但还能有点用处。毕竟从他的老家——淮原市紧追不舍地追过来,也算是有心了。

    马思齐见着毛七七没有任何反应,感觉有些尴尬,但他还是保持着比较兴奋的状态,继续说着,“之前毛阿姨”说起毛阿姨的时候,马思齐停了下来,他有些担心触碰到毛七七的伤心事,所以,他看了看毛七七的脸色,顿了顿才继续说下去。

    “毛阿姨在你们这儿不是有个什么prd,超自然案件什么什么中心么,专门解决这些事儿。你也知道,我自小就在这阴阳术法上没有什么天赋,所以也想着来看看,这个prd还存不存在了,也想着,要是不存在了,在找你帮帮忙。”马思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再次挠了挠头,表达着内心的尴尬。

    再加上,他竟然可以探测到夺舍者在警局,而自己连夺舍者的印记都无法测出来。就这一点来说,马思齐或许可以帮得上忙。

    下午三点,prd办公室。

    毛七七没好气地看了看马思齐,她并不觉得“娃娃亲”这回事是件正经事,毕竟这件事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她的母亲失踪,她的父亲成了酒鬼,这婚事在毛七七看来,早该黄了。

    但谁知道,马思齐却当真了。

    “你家离这坐飞机至少五个小时,你来这儿,有什么事情吗?”毛七七准备回prd办公室,所以也准备甩掉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

    “是这样的,之前在我们那儿有出现连续夺舍的事情,于是我们家族就派我来跟进这件事。最近我探测到那东西跑来恒安市了,所以也就跟过来看看,这不,我的探测仪刚刚检测到,有夺舍者就在这附近,正在找着呢!”马思齐眨眨眼,本想在毛七七面前俏皮一把。

    但无奈的是,毛七七根本没有看出来他在眨眼睛。也许是马思齐的眼睛真的太小,所以在五官上很容易被忽略。

    夺舍者去参加警局的每周队长大会,留下曹瑞守着办公室。所以这时候,他们终于可以自由谈论起事情来。

    “你确定?”曹瑞看着马思齐,一次又一次地问着他同一个问题:“你确定你是毛七七的未婚夫?”

    马思齐正在将自己背包里的东西一件件地拿出来,一边憨笑着说:“是呀,你可别不信,毛七七三岁那年就许给我了!这事儿还是她爸妈亲自点头的。”

    这一当真,就是二十几年,一直心心念念地将毛七七当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虽然毛马两家经常会有一些术法和情感上的交流,但毛七七一直没有在毛家大院生活,与毛家、马家之间的关系也十分生疏,最多也就是与马思齐关系亲近那么一点点。

    但,也不至于将这个人安安心心地当做自己的未婚夫。

    毛七七有些无奈,她看着整理自己背包的马思齐,不止地叹息着,这个强加在毛七七身上的未婚夫,令她感到万分心累。

    “啪——”

    这时候,储物室的门开了。

    凌若宁从青丘回来了。他一打开储物室的门,便看见了朝着毛七七傻笑着的马思齐。

    凌若宁皱着眉头,对马思齐有些说不清的敌意:“你是谁?”他问道。

    凌若宁这时候的声音很冷,他从潜意识里判断出来,眼前这个皮肤黑嘿的家伙,对毛七七绝对有着“非分之想”,所以他有些生气。

    “您好!我是毛七七的未婚夫!我叫马思齐!您是?”马思齐听着凌若宁声音中的不满,倒也没当回事,他走向前,握住凌若宁的手,亲切地打着招呼,“这次来除了看望我们家七七之外,还要调查一件关于夺舍者的事情!”

    “如果按照现在的说法,我可是你的未婚夫!”马思齐看着毛七七,小麦肤色的脸上,露出点点红晕。这男人,竟不好意思起来了。

    马思齐?毛七七看着眼前的男人,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她与马思齐在小时候就定下了娃娃亲,但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上一次见面,还是很多年前,马思齐来恒安市过暑假,在毛七七家里住了两个月。

    那时候的马思齐,还是个爱哭的男孩子。皮肤很白,白里透红的,那肤色,可以说是令女孩子都无比嫉妒。毛七七嫌马思齐哭起来烦,所以为了让他少哭几次,在假期里承担起了保护马思齐的重任,一是防止他不被人欺负,二是杜绝他动不动就开始哭起来。

    加上那时候的毛七七比同龄的女孩子更成熟漂亮,小小年纪的马思齐,将毛七七当做了自己的“女神”。

    马思齐与毛七七一样,同为阴阳世家的后裔。

    南毛北马两大世家,其中一个是毛七七的毛家,另一个是马思齐的马家。置于为什么自己会和马思齐定下娃娃亲,毛七七也不知道。

    但这么多年没见,毛七七也没想到,当年的爱哭鬼竟然变成了如此魁梧的壮士,这是令毛七七感到十分意外的。

    按道理说,自己以前是毛家最不受重视和宠爱的一个,而马思齐是马家这一辈的长子,前途和钱途都是不可估量的,这场娃娃亲到现在还有着婚约效应,令毛七七感到很是意外。

    “七七!我想死你了!没想到这儿能碰到你!”马思齐本想给毛七七一个熊抱,但毛七七轻巧地躲开了。她觉得现在大家都长大了,虽然马思齐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但还是忍不住想要保持距离。

    马思齐却假装没有发现这一点,所以在毛七七看来,这个马思齐的脑子似乎不太好使,反射弧很长。马思齐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毛七七傻笑了一下:“嘿嘿,怪我怪我。”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暗黑执法者神话之最强许仙天生不是做官的命我脑子有病的呀[综]和谐本丸建成史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