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影灵夺舍者(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凌若宁怎么也没有想到,毛七七被夺舍之后,竟会继承白芷的记忆。原本想强行将影灵夺舍者从毛七七身上撕裂出来的凌若宁,一时之间更加心软起来。

    眼前这个人,既是毛七七,又是白芷,令他陷入了万分纠结的情景。“你回来了?”凌若宁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他只是轻声问着。他有些怜惜地轻轻抚摸着夺舍者的头发,那一瞬间,凌若宁全然忘记了眼前的人儿已经被夺舍,只是将她视作了自己的爱人。

    “是的,我回来了。”夺舍者看着凌若宁,眼神中假装同样充满着爱意,流转的温柔中,隐隐暗藏着一缕杀机。但痴情如同凌若宁,丝毫没有反应过来。

    毛七七这时的说话语气,与她完全不一样,却令凌若宁不小地震惊了一把。她轻轻皱着眉毛,眼波流转,温柔似水,神态与动作,都与平时强装强悍的毛七七完全不一样,更像是另一个人。

    “阿芷......”凌若宁轻轻叫出了那一个名字,“你是......阿芷?”

    夺舍者将一只手轻轻抚上凌若宁的脸,眼内的柔情,仿佛要将他融化,“若宁,我好想你。”说着,夺舍者便往凌若宁的怀里钻。

    一旁的马思齐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握紧了拳头,身上肌肉的轮廓,也因此而变得更加明显。尤其是手臂上的肌肉,似乎一拳下去,就能在墙壁上打出个窟窿。

    凌若宁这时也才清醒过来,面前的人,是已经被夺舍了的毛七七。

    于是,他一把推开了夺舍者,从身后伸出一条长长的尾巴,变作一只手的模样,打掉了夺舍者手中的利刃,将他按在了墙壁上,动弹不得。

    “......对不起”马思齐仍旧觉得奇怪,但他没有继续为自己辩解,毕竟......现在的凌若宁还是不要轻易招惹,不然自己这条小命丢在这里,那可就亏大了。

    接着,凌若宁走到毛七七面前,看着被夺舍的毛七七,眼神中有些不舍,有些担忧。

    “若宁......”毛七七轻轻叫着自己的名字,“你可还记得我?”

    “喂!你在干什么!”马思齐往前走了几步,企图阻止着这一出暧昧的画面,“毛七七!我才是你的未婚夫!你当着我的面对别的男人这样,你觉得合适吗!”马思齐依旧不愿意相信毛七七已经被夺舍了,所以他很固执地称夺舍者依旧是“毛七七”。

    但令他和曹瑞都没有想到的是,影灵夺舍者进入毛七七肉身之后,手中捏着的那把利刃,直直插进了凌若宁的小腹。那一把利刃是银器打造,两侧皆是刀锋,刀锋虽然薄如纸,但却格外锋利。

    夺舍者轻轻用力,凌若宁的身子便没过了整个刀身,“嗤——”,凌若宁因为疼痛而眯起了眼睛,仿佛可以听得见利刃进入自己身体的声音。夺舍者依旧保持温柔如水的表情,只是此刻它正准备将刀子,从凌若宁的身体里抽回来。

    接着,凌若宁又伸出一条长尾,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那一把带着自己鲜血的利刃,而后握在了手中。

    “曹瑞!开枪!”

    凌若宁忍者疼痛,转过头,朝着曹瑞喊道,“开枪,将它打出来”

    “是!”曹瑞抬起手,将魂强对准了夺舍者,虽然夺舍者在不断地挣扎。夺舍者不断发出“噗噗噗”的短暂而连续的声音,这时的毛七七眼睛突然变成了黑色,从瞳孔,到眼白,统统变成了漆黑的颜色。

    这令凌若宁与曹瑞都想起了——黑瞳。

    只是短暂的想起后,曹瑞没有耽误时间,“砰——”的一声,魂强的子弹直直射中了夺舍者,接着,从毛七七的肉身周围掀起了一阵黑色的烟雾。

    如同刚才一般,影灵夺舍者从毛七七的肉身中被撕扯了出来,再化作一滩水的样子,滩在了地面上,继而再变作一个人形。也是因为接连不断地受到重创,夺舍者这一次在地面游走的速度慢了下来。

    “啪——”的一声,凌若宁将毛七七的利刃直直将夺舍者钉在了地面之上,接着,又是影灵夺舍者再次发出了短暂而持续的“噗噗噗”的声音,却无论如何也游窜不了了。

    就算是马思齐那般强壮的男人,也难以抵抗住影灵夺舍者带来的疼痛,况且是身材娇小的毛七七。就算是她在阴阳术法上的修为是同辈人中的佼佼者,但依旧过于年轻,面对突发事件依旧不能够处理的很好。

    “......”毛七七捏着手中的那把利刃,原本低着的头也抬了起来,她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的痛苦的神色,恢复到了之前的红润。这令马思齐感到震惊,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毛七七,“她怎么可能会被夺舍?”

    凌若宁彻底不耐烦起来,他轻轻一跃,跳到了马思齐的面前,死死地掐住了马思齐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要不是你胡乱开枪,夺舍者也不会从丁爽的身子里出来,毛七七也不会被夺舍。”

    马思齐被凌若宁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他很想挣脱凌若宁的手,但却感到自己完全用不上力,“放手......”马思齐从嗓子眼里,十分艰难地挤出来这两个字,一边用微弱的力气拍打着凌若宁的手臂,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渐渐受到了阻碍,脖子上越来越疼痛,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你一来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要不是我不得杀人,不然我早就咬掉你的头了。”凌若宁的怒气已经积累到了头顶,但他也依旧遵守着狐仙及青丘灵狐的法则——不得杀人,所以,松开手来,转身看着已经被影灵夺舍的毛七七,皱着眉头,异色双瞳中,充满了担忧。

    “咳咳......”

    “咳咳......”

    马思齐大声地咳嗽着,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被矮自己那么多的凌若宁欺负这成这个样子。看来......凌若宁是个不简单的角色,马思齐思考着。

    “毛马两个家族的人,根本不可能会被夺舍!”马思齐仍旧不死心地说着,“我们都有御守仙家,御守仙家会让我们在最危难的关头置之死地而后生,也会保护我们,不被任何灵体夺舍!所以......”

    “所以?所以你才做出这些蠢事?然后让我们替你擦屁股?是吗?”凌若宁忍者怒气,尽量放宽着自己的耐心。他很担忧毛七七,毕竟对于凡人来说,连续两次的灵魂脱离肉身是件很伤元气的事情,就算是距离缚地魇事件已经过去很多天,但他觉得毛七七仍旧没有恢复过来。

阅读女法医的诡探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国师老公千金妻妻迷心窍七十年代穿书女配你的口红真好吃重生之军痞冷妻极品高手俏佳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