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祸水东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当然最后一种可能性是最小的,因为被华夏官方盯上的话,凭游巨基跟阿苦两个宅男是根本摆脱不了华夏官方对他们的追捕的。

    曾经王胤硕怀疑过是华夏官方要研制什么秘密的东西,所以才会将父母带走。不过通过徐小豆这件事,王胤硕已经可以肯定父母的失踪绝对不可能是华夏官方做的。

    因为如果当初让王胤硕父母失踪的人是华夏官方的人,那么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大的力气来做这种事情。只要直接出面,将海大校长带走就好,而海大校长也不可能偷偷拍什么照片下来。海大校长拍这些照片下来,无非是留着跟那些人提条件。

    那些人肯定不可能冒着这种风险来做事,不然以华夏官方的力量,说不定就能揪出他们的尾巴。被华夏官方揪住尾巴,要想摆脱可是很难的。要知道王胤硕回到国内,还是靠着游巨基跟阿苦两个人趁着华夏过春节的时候,华夏官方数据系统防御最薄弱的时候侵入华夏官方系统篡改了身份信息,才敢回到博大小区。

    那次游巨基跟阿苦两个人,差点就被华夏官方的人给发现。要是被发现的话,这会儿的阿苦跟游巨基两个人,也不可能出现在博大小区。要不是蹲在监狱里,要不是在特殊区域为国家工作,还有一种可能便是随着王胤硕亡命天涯。

    现在确定不是华夏官方做的这件事,王胤硕心里舒了一口气。因为哪怕是力量仍然在身的王胤硕,也很少敢接关于华夏国内的单子。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华夏,存在的未知性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整个世界猎人界,杀手界还有雇佣兵界,都不敢随意朝华夏国内伸手。

    王胤硕刚刚解释完,游巨基便迫不及待的说道:“那我现在就去调查,不然要是再被对方抢先一步抹去跟徐小豆的联系痕迹或者是将徐小豆的资料篡改掉,那就真的是太恶心了。”

    游巨基现在考虑的是,对方既然能够在他们去看守所找到徐小豆之前把徐小豆给灭口,那么肯定能够想到将跟徐小豆接触的痕迹给抹除。现在争得就是时间,游巨基可不想又因为时间差的问题再错过任何有用的线索。

    帮了王胤硕这么多年的游巨基早就已经把王胤硕寻找父母的事情当成了自己的事情,王胤硕也没有阻止游巨基,游巨基刚刚说的话很有道理。只恨他没有游巨基那种黑客天赋,不然他现在就可以帮上忙。

    要是那些人只是临时让徐小豆去做这件事,那徐小豆肯定不可能傻乎乎的便帮他们去杀人,肯定会有条件。那就得从徐小豆身边的人开始查,因为徐小豆提出什么条件的话,那么在如今徐小豆死亡的情况下,徐小豆身边的人便是利益既得者。

    想到这些因素的王胤硕,接着说道:“不管是上面的哪一种情况,咱们都能查到一些线索出来。如果徐小豆是他们的人,那么咱们就能通过徐小豆平常接触联系的人来查。如果他们是临时找的徐小豆,那么咱们查徐小豆身边的人,肯定能查到一些东西。我不相信那些人敢把跟徐小豆有关系的人全杀光,除非他们是傻子,想引起官方的注意力。”

    要知道一天之内接连死两个人,在海陵这种小城市来说简直就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事情,其中一个还是死在了看守所里面。最关键的是这两个人还是有联系的两个人,一个肇事者,一个受害者。要是再有跟他们有关系的死亡或者失踪的话那再傻的人也知道这里面有猫腻。

    游巨基这会儿想起阿苦所说的他在发现海大校长电脑里面那些旧照片后,就被一个比他还厉害的人追踪的事情。游巨基并没有跟对方交过手,所以不知道对方实力到底怎么样。不过从阿苦的描述来看,肯定是不输于他们的。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阿苦口中所说的那么厉害,游巨基持怀疑态度。因为游巨基最擅长的便是防守,当初被同级别的几个人攻击,他都撑到遇到阿苦帮他。现在那个人没有来攻击过他,游巨基当然不会承认那个人真的有那么厉害。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都不想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承认自己比别人差,如果是接触过也就算了,连接触都没接触过就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游巨基是不可能这样的。

    既然有了决定,游巨基也没有再管趴在沙发上休息的王胤硕,而是直接走进了房间。他准备侵入交管局的内部系统调查徐小豆的信息,毕竟徐小豆今天刚刚撞死了海大校长,交管局内部系统里面肯定有详细的档案记录。

    游巨基不想再等着明天再去找唐鹏飞从唐鹏飞那里套取消息了,这一夜的时间,足够对方把这个档案给篡改的面目全非。而且,能不能从唐鹏飞那里套取徐小豆的消息还是个问题,今天对交大校长车祸事件的热心已经惹得唐鹏飞有些怀疑,要是再这么关心,唐鹏飞肯定会觉得有问题。

    再说像海陵这种小地方的交管局系统,游巨基可以随时随地在里面进进出出都不会被官方的人发现。这种小地方的官方系统,想入侵进去真的没有一点难度。对游巨基来说这么容易,那对于那未知的对手来说,当然也是很容易。

    哪怕交管局内部还有纸质档案,可是比起系统里面的档案,纸质档案则是更加容易被人盗取的。从那些人能在看守所杀死徐小豆就能看出来,这伙人是有实力做出这样的事的。

    王胤硕在沙发上趴了半个小时后,游巨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兴奋:“我查到了,徐小豆:男,35岁。父母双亡,已婚,有一个女儿。而且我刚刚看了一下徐小豆跟他老婆的银行账户,他老婆的账户前天突然多出了二十万。”

    之所以要半个小时才出来,那是因为游巨基在交管局查完档案后,再次查了一下徐小豆的家庭信息。在查到徐小豆的家庭信息后,游巨基又冒险侵入了海陵几大银行内部系统,查了一下徐小豆跟他老婆的账户最近有没有异常。这一查,顿时从徐小豆老婆的账户里查到前天突然多出的二十万。

    “真的?那家庭住址查到了吧?”闭着眼睛在养神的王胤硕问道。

    “查到了,我明天去看看。”游巨基点了点头。

    从徐小豆老婆账户里多出的二十万来看,徐小豆跟那些人肯定是有交易在里面的。徐小豆的老婆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去问问她说不定能够调查出来一些线索。至于那个转钱给徐小豆老婆的账户,游巨基连查都懒得查,因为他不相信对方会没有防备。

    别说对方,他都有好多种办法让别人无法通过银行账户查到关于自己的信息。大家起码都是同一级别的对手,侮辱对方的智商等于就是侮辱自己。

    王胤硕的眼睛忽然睁了开来,看着游巨基:“你不能去,不管徐小豆是不是他们的人,他们肯定都会盯着徐小豆的妻女,看有没有人在调查他们。咱们现在跟他们一样处在暗处,要是你去调查那就把我们自己给暴露出来。到时候敌明我暗,咱们的处境就会变得艰难。”

    游巨基在听到王胤硕的话后,苦恼的揉了揉他那鸟窝一样的头发:“那怎么办?咱们不能去查,他们也不可能主动暴露在我们面前呀。”

    王胤硕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让我考虑考虑该怎么办,现在的我没有之前的力量,可不能那么毫无顾忌的出手,不然我就直接去查探了。我想到一个办法,咱们雇人去!”

    “雇人?雇什么人?”游巨基疑惑的问道。

    “猎人!”

    “你疯了?哪个猎人敢在国内兴风作浪的,那不是找死么?要是引起国内有关部门的目光,到时候这件事就更难处理了。”游巨基惊骇的看着王胤硕,他没有想到王胤硕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王胤硕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我最希望的就是这个效果,在国内有关部门注意的情况下,那些人便不敢轻举妄动。说不定为了隐藏他们自己,他们说不定会暂时销声匿迹。”

    “国内有关部门查出东西最好,那样他们肯定会一直追查下去,咱们便可以跟在后面捡便宜。要是一点都查不出来,那也无所谓,只要能临时震慑住那些人,给我们争取点时间就好。”

    王胤硕解释完后,游巨基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担忧的说道:“可是,没有几个猎人敢接关于我们国内的单子吧?毕竟像这种特殊人物,一进入我们国内便会受到国内有关部门的关注。”

    “那是有风险的单子才会这样,我们只要发布一个让人调查徐小豆妻女的任务就可以。我相信,在有巨额赏金的情况下只要调查两个普通人,肯定会有很多小猎人愿意接这个任务。而咱们最大的目的,不就是吸引国内有关部门的注意力嘛。”

    “最关键的是,你觉得世界上这些官方组织,会对猎人界一点不关注吗?每个国家都有国家内部人员在猎人界厮混呢。只要咱们把任务发布出去,国内有关部门肯定就会知道。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对这件事有兴趣,到那个时候,便是那些人要头疼的时候了。”王胤硕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丝贱贱的笑容。

    作为王胤硕好兄弟的游巨基,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么多年来,王胤硕为了寻找失踪的父母在外面受的什么样的苦。甚至有的时候他都很心疼王胤硕,哪怕王胤硕在这期间成为了世界猎人界顶尖猎人之一。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获得比别人更大的成就,那得付出很多的努力。那么,想成为比普通人更为特殊的猎人,更加得付出更多的努力。而要成为顶尖猎人,那得付出的努力根本是难以想象的。

    猎人猎人,核心便是一个猎字上面。在把别人当作猎物的时候,自己何尝又不是别人的猎物。不知道多少猎人,都是在狩猎猎物的时候被猎物反杀。在成长为顶尖猎人之前,王胤硕是靠着鲜血完成一个个任务,才能够成为顶尖猎人之一。

    普通人想获得一些成就或许只需要汗水与努力,而成为顶尖猎人,付出的得是鲜血跟努力。王胤硕辛辛苦苦这么多年,除了拥有了一辈子都花不掉的财富之外,根本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王胤硕之所以进入猎人界,便是听说猎人界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任务出现。王胤硕当时觉得自己的父母失踪,肯定是因为什么阴谋。那么说不定在猎人界能打探到什么消息,所以才加入了猎人界。而王胤硕的力量,便是在那时候慢慢出现的。

    可惜的是,现在王胤硕失去了力量,无法继续在猎人界生存下去。只能回到长大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有打探到什么消息。其实王胤硕是不报希望的,可是没想到竟然出现了希望。可是不容易有了得到自己想要东西的希望,却又被无情的掐灭了。

    王胤硕却没有像游巨基那样沮丧,突然说道:“不,我们还有线索!”

    失望透顶的游巨基抬起头,看向趴在沙发上的王胤硕:“海大校长死了,货车司机死了,哪里还能有线索?”

    “线索就在这个徐小豆身上!你想想,徐小豆为什么要替他们做这件事?要不是徐小豆跟他们本身就是他们的人,要不就是他们付出了代价让徐小豆做这件事。”王胤硕很自信的答道。

    这也是王胤硕刚刚想到的,如果徐小豆本身就跟那些人是一伙的话,那么那些人平常跟徐小豆肯定有接触。有接触那么自然不可能会毫无痕迹留下,那通过调查徐小豆说不定就能查到那些人的线索。

阅读超品房东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猫片博主的吸猫日常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老板与小狼狗都市贵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