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意外的强势竞争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石氏剑门同样名列剑道四祖,自然不惧司马氏,便将其收入门下。

    近一两百年,洪家几乎成了石姓以外剑门中最强大的家族。几乎代代都出高手,八十年前的劫难,洪家中青两代人,也几乎死亡殆尽。这洪钜都,乃是洪家这一代的翘楚,嫡系传人,不仅会石氏家门的剑法,据说家传绝学也非常了得。他同石先行一样,也是十八岁一离开武院,就被传道殿收入藏拙楼的青年才俊。

    只是,他的修为比起石先行,还是略逊一筹的,此时站出来,却是剑客的亮剑之心,不容他软弱。

    这人石为楼也认识,名叫洪钜都。

    洪家,是石氏剑门外姓门徒中实力最强的一支,东汉末年逃亡来此,据说和剑道四祖中司马剑氏有仇。

    石时名赞赏的看了洪钜都一眼,微微点头,继续问道:“还有人吗?”

    其他年轻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知与石先行差距太大,踟蹰不敢上前。

    若是打赢了石为楼,到时候再退出,也算有人垫背了……

    见如此,掌门石中天上前道:“今晚乃是冠礼后的庆祝活动,那么比试就放到明日巳时举行!现在……去准备晚上的庆典吧!好好招待前观礼的同道们!”

    石时名眼中还似有一丝鄙夷划过,另一名本也想退出的弟子,咽了咽口水,最终没有说出口。

    而这一道鄙夷,也激怒了另一个人。

    只见队伍中,又有一年轻人站出来,身长脸长,手臂长腿也长,喝道:“我也去!”

    这时,石时名望向刚刚和石为楼他们一起站出来,除石为楼外另一个没有退缩的年轻人道:“石先林,你呐?是战,是退?”

    石先林也是石氏直系门人,此时见洪钜都都站出来了,又扭头看了看坚定而又气愤的石为楼。心里痛骂这俩一个外姓人,一个旁支遗孤,却也只能咬着后槽牙,道:“打就打!还能打死我怎的!”

    他也算计好了,跟石先林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可他们乃是嫡亲的堂兄弟啊!石先林还能打死他?至于洪钜都……哪那么倒霉就一定碰上他?若是碰到石为楼……反正有一搏!总比在这个时候退缩丢脸强!

    石氏门下纷纷欢呼雀跃,每次冠礼后的庆典,是石氏剑门最热闹的聚会!

    石中天又看着今天来行冠礼的十七位青年人,微微一笑,道:“今天起你们就成年了!可以喝酒了,且去喝个痛快吧!”

    “哦!”那些青年也欢呼了起来。

    石为楼却有些沉重,见人们开始散去,自己也扭头缓缓往山下走。

    他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意外。那些进了藏拙楼的家伙,居然会和自己抢名额!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情!真是太寸了!

    石为楼丧气的心想,就在这时,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他吓了一跳,一扭脸,正对着师父石耕农那张气哼哼的老脸!

    “嘿嘿,师父……。”石为楼陪着笑脸道。

    “你明天就给我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石耕农呛声道:“我去给族里说,就说你病了!”

    以前石氏剑门的掌门不叫掌门,而是叫族长。后来外姓弟子门人多了,就不好这么称呼了,便改为掌门。可是一些石姓老人,却还是习惯称呼门派叫“族里”,好像这样更有依靠感。

    石耕农就是一位这样的老人,七八十年了,对他来说,石氏一族就是他的一切。他生于斯长于斯,最后还要死在山上,埋在祖地中。他固执的认为,这剑门山,这石氏剑门,就是他永远的家!因为他的祖宗,他的亲人就埋在这里!

    “师父,那多丢您的人啊!”石为楼知道师父执拗起来后的威力,小心翼翼的笑道。

    “我不怕丢人!”石耕农坚决的道:“我就说你半夜加劲儿练剑,受了风寒,或者说你扭到了,不去比了!”

    “师父!”见石耕农这么坚决,石为楼大急。

    “你别说了!再说晚上庆典你也别去了!给我好好在家呆着!”石耕农打断他,道。

    “师父!你讲不讲理啊!”石为楼无奈。

    “你懂什么!这是为你好!”石耕农怒道:“斗剑斗剑!你们年轻人不知道厉害!说斗剑就斗剑,你知不知道斗剑有多凶险?刀枪无眼啊!一不小心……就算不死,也可能断个筋脉,落个残疾啥的!”

    “我会小心的!”石为楼犟道。

    “你小心个屁!”听到石为楼犟嘴,石耕农更生气了,道:“石先行那两剑你不是没看到,你接的住吗?石头都给劈两半了,砍你不跟杀鸡一样?那洪家的小子……他们家祖传的绝技,连司马剑氏都眼红!你接的住吗?你接得住吗?”

    石为楼气坏了,大声道:“是!他们都好,我什么都不如他们,行了吧!像你一样一辈子不如人,那我还活个什么劲?不如死了算了!”

    “你说什么!”石耕农气的跳了起来:“你给老子再说一遍试试!”

    见石耕农发这么大火,自知说错了话的石为楼,自觉理亏,嘟囔了一句:“我,我不给你说了!反正……反正我得去!”

    石为楼说着,一扭脸跑了!

    石耕农在后面大吼:“臭小子!老子没说完你敢跑!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下山,就永远别再回来!”

    石为楼的身影顿了顿,石耕农刚想松口气,石为楼却头也不回,更快的跑远了。

    只是石先行也曾有听闻石为楼的刻苦,以及优秀。只可惜石为楼一直没能点燃眉心神火,十八岁后,武院的教习就很少提起他了。倒是文院的教习,时不时还会提到石为楼灵光一闪时吐露的妙语金句。

    可是在石氏剑门,文,仅仅是需要,而非必要。

    所以,石为楼的优秀,也仅仅是优秀。而且这份优秀,目前来看仅停留在舒筋健骨的阶段。

    石先行想到这,不禁有些可惜的微微摇头,嘴里却淡淡的道:“讲经长老说我突破在即,没能突破的原因恐与苦修无关,也许入世一趟,长长见识,多多历练,会有际遇点破瓶颈。”

    石为楼扭头看了看传道殿讲经长老石平川开朗的笑容,觉得有些可恶。

    “那你只管去游历便是。”石为楼却还是不肯轻易放弃,想说服石先行,道:“你的修为这么高,天下皆可去。不如去名山大川,访贤纳士,自可道法自然,说不定就突破了,何必跟我们争夺这俗世腌臜之地。”

    其他少年听到,眼睛放光,期翼的看着两人,希望事情会因石为楼的三寸不烂之舌而有转机。

    “正所谓,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与朝。”可石先行丝毫不为所动:“去做不良人,既在朝,又居于市,还要和野打交道,最合适不过了。”

    石为楼还要再说,传功长老石时名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好了,但凭意愿,无需再争。”石时名道:“还有人要去吗?或者说……还有人退出吗?”

阅读九天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玄幻之反派村村长不正经恋爱倚天之江湖青书特种兵之杀人爆装备农门喜嫁史前文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