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剑道四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剑门中的孩子,从小就有一颗热血沸腾的剑心!

    “剑,起源于上古时期,那时便有‘众神采首山之铜,为黄帝铸剑,名曰轩辕,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的传说。”

    老教习不慌不忙,音调低沉,用沙哑的嗓音,徐徐道来:

    因为,这个故事讲的内容,和他,和他的家族,息息相关。那些先秦时候发生的事情,此时听来,仍然颇有感触。

    老教习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火光的映衬下,他的面容仿佛刀刻斧斫一般。而环绕他身边的那群孩童,稚嫩的面庞红彤彤的,专注的眼眸中,好像燃着火焰……这时剑士血脉带来的天生感应造成的。

    “后经三皇五帝,至唐尧虞舜夏商周,奇人异士,时代豪杰,你方唱罢我登台。而这剑士,从来都是其中最为夺目的一首绝唱。”

    “我石氏的先祖,更是绝唱中的长调。”

    “咱们的石祖,便是世人常道的‘鲁石公’!”

    “石氏,源于姬姓,乃周朝王姓。咱们这一支,春秋时居于卫国,后百年间其优秀者散入各国居住。”

    他不想错过,可是经过这一下午,却是变了味了。

    身前不远处的石阶上,一位曾经教过他的,授业殿文院的老教习,正在给一群蒙学的孩童讲故事。

    这个故事,石为楼听了不下十几遍了,从小听到大,可是此时再听儿童时的蒙师讲述,仍然会被故事动容。

    听到这里,一个小女孩高声道:“我知道!是石祖!”

    老教习呵呵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夸赞道:“不错,不错,正是石祖!”

    小女孩听到老教习的肯定,开心的露出两颗虎牙,咧嘴笑开了。

    “2000多年前,秦国石作蜀投奔孔子学艺,后为孔门七十二圣之一,因此石姓人由秦迁入鲁国,后石作蜀学成归秦,却在鲁国留下了石姓的一支。”

    “后来这一支石姓中,出了一位鼎鼎有名的大剑客,便是传说中‘剑,迫则能应,感则能动,沕穆无穷,变无形象,复柔委从,如影与响,如龙之守户,如轮之逐马,响之应声,影之像形也。阊不及鞈,呼不及吸,足举不及集,相离若蝉翼,尚在肱北眉睫之微,曾不可以大息小,以小况大。’的鲁石公。”

    “鲁石公正是咱石氏剑门之祖,只是后来他神秘消失,即使在剑门的历史中,也少有记载。

    其后人虽然未能尽学石公剑法,却也习得半数,由此便闯出了赫赫威名。”

    石为楼耷拉着,晃来晃去的双腿也慢慢的停下了,专注的听着。但听老教习,叹息一声,继续道:

    “只可惜鲁石公神奇的剑术,同“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的越女剑;“驰弄七剑,迭而跃之”的宋国艺人兰子剑;“在赵者,以传剑论显”的司马剑一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后有人说,越女剑为军中剑,兰子剑为江湖剑,司马剑为庙堂剑,石公剑为隐者剑,天下剑道莫不出于此,亦介出于此也。”

    “这便是世人常常提起的‘剑道四祖’的由来!”

    石为楼喃喃道:“军中剑,江湖剑,庙堂剑,隐者剑。”

    身为“剑道四祖”中隐者剑的传人,石为楼感觉到无比骄傲。

    老教习继续讲述着那一段历史:

    “我们蜀山剑派是剑客的联盟,始于战国,立在先秦,流传至今。”

    “据记载,春秋战国,七雄争霸天下,时有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

    “当是时也,有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横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孝公既没,继位者惠文、武、昭襄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

    “诸侯恐惧,会盟而谋弱秦,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从缔交,相与为一。”

    “当此之时,齐有孟尝,赵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约从离衡。”

    “聚韩、魏、燕、楚、齐、赵、宋、卫、中山之众,集六国之士。”

    “时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召滑、楼缓、翟景、苏厉、乐毅之徒通其意。吴起、孙膑、带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等大将制其兵。想要以十倍之地,百万之众,叩关而攻秦!”

    老教习的声音愈发高亢,到了此时,激昂澎湃!

    此篇,石为楼少年时不止一次听老教习高声吟诵过,乃西汉贾谊所做《过秦论》也。自己也能倒背如流,可此时再听老教习激昂之声,还是觉得激情澎湃,热血沸腾。仿佛那个风云聚变的时代,那百万雄师,千百高士,集大半个天下之力,扣关攻秦的壮观景象,就在眼前!

    夜幕降临,剑门山上灯火通明,欢声笑语随风传来,好似天上语。

    宴会,篝火,歌舞,论剑……

    几乎每个人都笑逐颜开。

    而石祖殿门前的台阶上,却有一个人正坐在石栏杆上,郁闷的瘪着嘴。

    他就是躲着师父一下午的石为楼。

    他跑开后不远,其实就躲在了路边的大树上。然后看着师父石耕农背着手,气哼哼的路过。

    他其实有些后悔跟师父吵架,还说了那样的话。可是心里又有气,他觉得师父不想让他下山,是怕没人陪他没人照顾他,没人给他养老。

    又气又惭愧的他,躲着师父远远地,又怕给老人家气出个好歹来,而不敢离开。

    傍晚时候,见师父好像已经不那么生气了,这才又跑上山来。

    这本是他最期待的一场庆典,因为主角是他。这场庆典,这场聚会,就是为了他和那十六个同龄人举办的。这也许是他这一辈子,唯一当十七分之一主角的机会……

阅读九天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女总裁之最强狂少这个主播可以吃玄幻之音乐成神深林人不知逆剑武神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