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讲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而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太厉害了!”刚刚那孩童再呼道:“大丈夫生当如此!”

    “瑭儿,你这话,一位老流氓也说过。”石为楼认得那娃娃,不禁高声逗他道。

    “太霸气了!”听到此处,有一个三岁稚童不禁高声呼之!老教习却面容严肃,轻轻摇头,继续道:

    “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

    “啊!是那位英雄和我所见略同!”瑭儿惊喜道。

    “楼儿!不要胡言!”老教习瞪着眼,道:“莫要教坏娃娃!”

    “师傅师傅!刘邦是谁?”瑭儿还在锲而不舍的刨根问底儿。

    “咳咳,这个师傅以后会讲,今天咱们先讲咱蜀山剑派的来历。”老教习忙笑着哄道:“接下来,咱们剑客可要大出风头了!”

    “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

    “秦国铁骑,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

    “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

    “师傅,那刘邦去祝寿,一分钱不带要吃白食,还不要脸的高声道自己带了一万钱。吃干抹净也就罢了,最后还把人家女儿给哄走了,可不就是流氓?”石为楼笑嘻嘻的道:“这也就罢了,自己的老婆孩子,甚至老父亲都走哪扔哪,人家要吃他老爹,他还要分一碗尝尝。最后当了皇帝,还把杀功臣,乱朝政的黑锅扣给媳妇……这样的人,可不就是老流氓?”

    “你,去去去,净捣蛋!”老教习吹胡子瞪眼的道:“你要是不好好听,就走开!”

    “嘿嘿。”石为楼缩了缩头,嘿嘿笑着,不再言语。

    老教习问围坐的孩童们:“秦始皇厉不厉害?”

    “厉~害~!”石为楼学着诸位孩童一样,奶声奶气的怪叫,又换来老教习一记眼刀。

    狠狠瞪了石为楼一眼后,老教习满脸堆笑,继续道:“秦始皇那么厉害,可却不止一次被刺杀,而咱蜀山剑派,正是由此而来。”

    “师傅,快讲!快讲!”瑭儿他们一脸期待的催促着。

    “咳咳!”老教习清了清嗓子,继续道:

    “战国末年,天下诸侯制秦,时有卫国剑客荆轲受燕太子丹的邀请来到燕国。”

    “燕太子丹跪求荆轲刺秦王嬴政。荆轲并不情愿,便故意作难燕太子丹,道:‘若要我刺秦,需近秦王。近秦王需三样东西。你若是能拿得出,我便去。’”

    “太子丹满口应承了。”

    “荆轲便道:‘一,秦国一直想要督亢之地,我需拿着督亢的地图,以割地乞降的借口,才能出使秦国,进入王城。’”

    “燕太子丹当即便着人取来督亢的地图给荆轲。”

    “荆轲手拿地图,再道:‘第二,秦国叛将军樊於期,现已投奔你,秦王正在悬赏通缉他。我要是能拿着樊将军的头前往,才能取信秦王。’”

    “燕太子丹很是为难,不成想这事被樊於期知晓,樊於期不愿太子丹为难,竟然自尽而死。”

    “事已至此,荆轲已骑虎难下,便认真考虑刺杀的计划。”

    “他又对太子丹道:‘秦王本人武艺高强,身边能人异士更多,我即使有机会接近他,也不一定有出手的机会,所以我需要一名艺高胆大的助手。即使有这样的助手,我恐怕也只有出一剑的机会。所以,我还需要一把见血封喉锋利无比的毒剑!’”

    “燕太子丹便到处求剑,最终求得赵人徐夫人之匕首,又浸入毒药汁中淬炼。”

    “剑成,使人试之,刺破一点皮,流出一滴血,被刺中的人便立即中毒横死。”

    娃娃们“哇”的一声,全神贯注的聆听着。

    “然后燕太子丹又给荆轲推荐了燕国最有名的武士,十三岁便敢杀人的勇士秦舞阳。

    可是荆轲见了秦舞阳后,并不满意。他认为一时之气敢杀人,是匹夫之勇。而在秦王宫刺杀一国之主,需有一去不回的思想准备,这需要有将生死至之以外的大勇才行。”

    “荆轲便对太子丹道:‘我有一老友,名曰盖聂。早年我在天下游历时,路过榆次,听说了他的威名。当时年少气盛,便去找盖聂论剑。盖聂本无意与我相斗,我再三请之,他便持剑在手,突然怒而目之。我顿觉剑气凛然,杀气逼人,竟无勇气拔剑,仓惶而去。其后,我养神多日,才有勇气再去。试之有三,才敢勉强拔剑迎战。之后我向他讨教数月,境界大进。我交手过的高手不少,除鲁句践外,气概凛人者唯盖聂最盛。其力不让狗屠,其技不弱于善击者高渐离,乃是与我同去刺秦的不二人选。’

    燕太子丹闻言,忙道:‘那能否请他来?’

    荆轲道:‘我已写信请之,可等候数日。’

    可是从初秋等到秋末,也没等到盖聂。太子丹使人对荆轲道:‘再不出发,樊於期的头就烂掉了。’

    荆轲无奈,只好带秦舞阳同行。"

    此篇,石为楼少年时不止一次听老教习高声吟诵过,乃西汉贾谊所做《过秦论》也。自己也能倒背如流,可此时再听老教习激昂之声,还是觉得激情澎湃,热血沸腾。仿佛那个风云巨变的时代,那百万雄师,千百高士,集大半个天下之力,扣关攻秦的壮观景象,就在眼前!

    可接下来,老教习的声音却又低沉了下来,摇头叹息道:

    “秦人开关延敌,九国之师,逡巡而不敢进。”

    “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

    “于是从散约败,争先割地而赂秦。”

    “可秦有余力而制其弊。”

    “其时,秦追亡逐北,中原大地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秦,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

    “时而,强国请服,弱国入朝。延及孝文王、庄襄王,享国之日浅,国家无事。”

    “而后!”老教习激昂再起!

阅读九天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源世界之天衍吞灵变僵约:最强死神都市最强透视高手冒牌冥妻[综武侠]哥哥遍天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