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过普通青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要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明天怎么打!”石为楼兴奋的笑道。

    “那……”苗苗看着热闹的人群,她心中其实是希望今晚可以和小楼哥好好逛一逛的,可是想到明天的斗剑,她体贴的微笑道:“那你快回去吧,不过别想太晚啊!”

    “好,那我先回去了。”石为楼又摸了摸石豌豆的头:“你们一会下山的时候小心点。”

    “苗苗,豌豆!我先走了!”石为楼跳下栏杆,道。

    “啊!”苗苗怔了怔:“今天是你的成人礼……。”

    “放心吧!”这时候豌豆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篝火上烤的流油的野物,流着口水:“一会我们跟十字街的大人们一起回去。”

    “行,那我走了!”石为楼说着,看了一眼恬静的苗苗,突然有冲动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下,转身下山去了。

    因为,他的性格一向对什么事都不强求,他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也是如此,因为那些破碎的记忆,让他觉得,自己上半辈子一定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

    可是今日之事,却让他第一次有了一种迫切的感觉。

    即使听弟弟豌豆说小楼要下山,心中也只有不舍,而没有质疑和担心。因为,她从来没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原因,可以让他们二人无法走到一起。

    苗苗偷眼看了看石为楼,不禁有些娇羞。

    今日小楼哥便二十岁了,自己也十六岁了,已经到了可婚配的年龄……不知道小楼哥何时才会来提亲……应该是快了吧!

    看着石为楼的背影,苗苗突然失去了玩闹的兴致,心中的担心却越来越重。她不理会跑开的弟弟,坐在石阶上,认真的考虑起明日斗剑之事。

    这边石为楼一路疾驰,却并没有回家,而是先去了剑坪。

    他一直以来都很勤奋,却是一种惯性,而并不急切。

    下山,是他早就想好的人生规划。当石先行站出来时,他已经知道希望渺茫。

    可是,就这样便认了吗?

    他第一次有了不甘心的感觉。

    这段时间来,他早就按照这种规划,构想了之后的一切,幻想了今后人生的可能。

    石为楼盘膝坐在剑壁前的一块大石头旁。

    虽然自己是个孤儿,但是从来不觉得缺少关爱。他回忆自己的这二十年,可以用“安宁”两个字来概括。没有什么东西是很迫切需要得到的,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的在走着。

    但是,当今天这不甘心从心底升起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一些什么。

    好像有一份殷切的希望,正期待着他做些什么……

    可……那是什么呐?

    继不甘心后,心底再次涌现出一种陌生的感觉。

    失落……

    一种共鸣……

    好像正通过同样的一种情绪将他的前世今生串了起来。

    前世,一定有一件让他很遗憾的事情,正因为他依旧如上一世般活着,而即将彻底被遗落。

    “总要争气一些!难道还要再当一世平庸的宅男?”

    一个突然从心底冒出的声音,正这样告诉石为楼。

    “不!我不要!”一股怒气从心底喷发!石为楼突然怒吼出声!

    随着他这一声怒吼,声音撞击在剑壁上,千百年来剑壁上留下的万千剑痕,仿佛发出了“嗡”的一声!石为楼只觉得眉心一热,心中却闪过:

    “咦?!可,什么是宅男?”

    接着,他便昏倒在地……

    而正在山上欢聚的众多剑客中,凡是神通五感者都好似瞬间感应到了什么,接着稍纵即逝。山上很多人都佩戴者兵刃,所以大多数人都没在意,只以为是刀兵之声。

    “嗯?”可是正在招待元参法师和唐门门主唐烈、唐竹祖孙俩的石氏剑门掌门石中天,以及三位长老,却不禁对视了一眼。

    “剑鸣?难道有门人突破?”

    剑壁和剑门山相对而立,那留在剑壁上的诸多剑痕很多都蕴含着剑士的剑意,这是一种精神力量。而在剑门山上生活的剑士们,他们的剑心是另一股精神力量。当有同源之力振动一方时,即使是细微的波动,也可能因为不断回荡增强,而形成一种共鸣。

    这种共鸣,有些甚至超出人耳的辨别,可却会引起剑心的共鸣,甚至剑门山的记载中曾有高人引起万剑齐鸣的壮观景象。

    可要引起剑壁和剑门山之间的共振,需要的精神力,绝非常人所能。而刚刚那一瞬间的振动却很弱小,若非同门同根,可能石中天和三位长老也会忽略过去。这一强一弱却形成了一种理论上不可能出现的悖论。

    “石掌门,有什么事吗?”唐烈见石中天等人面色有异,问道。

    (本章完)

    苗苗看到石为楼眼中的光芒,不禁脸上一热。她知道,自己鼓励小楼哥是对的。

    她想起,每天天不亮就能听到对面小院儿中传来洗漱的声音。门闩响起时,也是自己起床的时候。每一日透过门缝看着微光中那个勤奋的身影往山下剑坪而去,就好像走入了自己的心田。

    这样勤奋的剑士,一定想拥有一颗无畏的剑心!又怎么可能在一场门内弟子间的战斗中退群呐?

    他只是需要鼓励和支持!

    苗苗已经十六岁了,哪有少女不怀春?而石为楼和山上所有的年轻人都不一样,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少年老成却又不乏幽默的语言,这么多年一同长大建立起的深厚情感。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每次读到李太白的这两句诗,苗苗都会觉得心头一热。十几年来的一桩桩一件件,那诗句好像就是写给她二人的。

    从小苗苗就爱跟着小楼瞎跑,当时就有大人打趣,说苗苗是小楼的小媳妇,扎着羊角辫的苗苗曾认真的点头。渐渐的,就连石耕农见了苗苗,有时也会笑着道:“我家小媳妇来了”。

    再长大一些,苗苗知道害羞了,便不再总跟着小楼,可是她做好吃的总会专门盛一碗让豌豆端到对门,以及七太奶和父亲的默认,都表明了她的心意。

    无人知道,苗苗早已偷偷缝好了嫁衣,就等着那一日的到来。

阅读九天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的鲲999级了瘦马阿福宇宙便利店[综英美][综英美]救世主统治世界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欢甜喜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