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遇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啪”不知是谁或是不小心掉落了手中的茶杯,

    众人这时才反应过来。

    循声望去,只见茶馆门口蹲着一十二三岁年纪的小乞丐。

    “说说魔君重泽吧”

    话音刚落,大堂内瞬间安静了下来,老者也是微微张嘴半天没合上,时间在慢慢流逝,

    “去去去,哪来的乞丐”

    小二连忙哄赶着蹲在茶馆门口刚刚说话的小乞丐,后者却是趁其一不留意窜进了茶馆内,小二握起拳头,疾步追去,心想别让我抓住。

    正待抬头却不想已被怒气冲冲赶上来的小二抓住便要往外拖,小乞丐病急乱投医,急忙死死抓住靠近手边端坐之人的一条腿,犹如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小二力气并不小,桌边端坐之人仍是纹丝未动,小二这才回头,见此一幕,连忙放手。

    “那当世豪杰柳寒星怎样?”老者话未说完便有人打断到,

    “再换个再换个”堂下立马有人起哄道,

    正待老者再次开口时,却是被人打断了

    小乞丐边走还不忘冲着说书老者喊到

    “说书的,你到会不会说啊,重泽你不知道啊,那可是  ……啊”

    只顾说话的小乞丐并未看清眼前的路便一头撞在了一桌角,疼的嗷嗷直叫。

    “客官抱歉,小的这便拖他出去”

    说着便上前一大手挥上小乞丐的后脑勺。

    “还不放手”

    被打之人却是神游九天,毫无动作,眼睛直直盯着桌边仍认真喝茶之人,

    犹如饿了七天七夜的人猛然眼前出现了刚出炉的热腾腾肉包子似的,张着嘴傻笑着,还不忘流着口水。

    半晌才开口道

    “姐姐,你好美”

    喝茶之人手顿了顿,这才低头看向一满身褴褛蓬头垢面的男孩双手正死死抓住自己左腿,

    眼睛倒是明亮,竟透过障眼法识得自己真实面容,喝茶之人不由打量起小乞丐。

    小二心中却是不免惋惜,原来是个傻子,继而连忙对喝茶之人腰是弯了又弯,

    “客官小的该死该死,小的这便把这傻子弄出去”

    喝茶之人轻道了声

    “无妨,你去忙吧”

    接着便又饮起了茶。

    小二这才长吁一口气,

    “是是是,有事儿爷您再喊我”

    走之前还不忘瞪了眼小乞丐,似是在警告他别惹事,

    只见小乞丐仍是无视他。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小乞丐顶着一张大花脸痴傻的笑着,

    “你口中的姐姐已经是名花有主了,你没希望了”

    小乞丐这才转头循声望去,看向喝茶之人对面,

    只见一笑如春风眉目如画的白衣男子手端茶杯正吹着手中的热茶,然后小呡一口,递给对面红衣之人,

    温言笑道

    “已经第七杯了,不能再喝了”,

    人若白玉,温润天成,

    小乞丐蹭的站了起来,豪言道,

    “那又如何,抢过来便是”

    “哈哈哈”

    红衣之人不犹大笑道,抬眼望向白衣之人,话却是对小乞丐说的

    “小孩儿,你若愿陪我去醉春坊瞧瞧那九州第一美人月姬,我便给你个希望”

    白衣之人无奈道

    “玉郎,别闹”

    “愿意愿意”

    小乞丐乐的比吃了刚出炉的肉包子还高兴,

    红衣之人起身便要离去,手腕却被人拉住了。

    随即白衣之人站起身,叹口气,无奈温言道

    “依你,走吧”

    眸中极尽宠溺,

    说着便拉着红衣之人离开了茶馆,而小乞丐跟着出了茶馆却在眨眼间已不见那红衣女子和白衣男子的身影。

    “原来她叫玉郎”,

    小乞丐呢喃道,而这个叫玉郎的梦却让这个少年穷尽一生苦苦追寻,终是再无得见。

    小二恍惚间觉得自己做了场梦,刚刚明明这里坐着两个人,怎得眨眼间不见了呢,看来是忙昏了头了,正待转身离去,却看见桌上一锭银子。

    “大白天见鬼了”

    拿了银子柜台后走去。

    堂内并没有因为小乞丐这段嬉闹而有何影响,喝茶的依旧喝着茶,聊天的依旧聊着天

    “说书的 还说不说了啊”

    “啊,说说说”

    老者这才收回了望向门外远处的视线,眸中一闪而过的复杂之色无人得见!

    “魔君重泽,我要听这个”

    不知从哪又冒出了刚刚那个小乞丐,囔囔道,

    老者见此,沉思片刻,才张口微道

    “不知魔君重泽这四个字在座各位可感兴趣?”

    说完便环视众人,只见众人面面相觑,尽管已过百年,但魔君重泽四个字仍是听者心惊,闻者胆寒。

    “人都死了上百年了,还怕不成”

    一虬髯大汉粗矿的声音响彻大堂

    “就这个”

    “那咱今儿个就说上一说魔君重泽,讲上一段那不为人知的秘闻”

    九州大陆上,世人皆崇尚修仙,大大小小的修仙门派没有上千也有九百,就连人间帝王皇亲贵胄也有不少是仙门中人,但往往真正得道成仙者却是屈指可数。

    因为仙体易修,仙灵难铸,再说成仙者除了天生慧根之外,所受之苦也是非常人所能。

    可是,偏偏有那么一个少年例外,年仅二十便已修得仙体铸就仙灵,只需经历九道天雷,便可位列仙班,一度成为修仙界的神话。

    可是如今,也没有哪个修仙者屑于提起那个少年,这话怎么说呢,白驹过隙,时光飞逝,咱先从一百年前说起。

    殊不知是哪朝哪月,哪年哪日,淮州城外,官道上有一身着灰色长袍的古稀老人身背三弦琴手牵一老态毛驴行走在苍茫天地间。

    江南烟雨,淮阳风雪,整个淮州城更是热闹非凡,多少江湖豪杰,王孙贵胄齐聚一方,汇聚一堂只为瞧一瞧这淮州城三年一届的花魁大选,看上一看这九州第一美女月姬。

    淮州城西一家自称是百年老店的茶馆内,一沧桑沉重声音在堂内响起,

    “各位客官,老朽踏遍四海,今日路过贵宝地只为讨口水喝,怎奈囊中羞涩,所幸在此为在座各位爷说上一段,以此向在坐各位爷讨个赏”

    一位身着灰色长袍身背三弦琴的老者向堂内众人弯了弯腰,

    “那你都会说些什么?若说得好爷这有的是赏”

    一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朗声道,

    “好嘞”听得此话老者拿起桌案上茶盏小呡一口,接着道

    “今日老朽就为各位讲上一讲一代枭雄慕容寒”

    “换个换个”堂下有人喊道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炮灰作弊系统(快穿)我的老公是主神海贼之神级黑锅系统神级养成系统我脑子有病的呀[综武侠]哥哥遍天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