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遇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姑娘莫怪,在下只是……”觉得姑娘有些眼熟。

    树上之人听罢笑的更是开怀,陌无衣的话语便湮没在这欢快的笑声中,红衣之人笑罢,然后静静看着陌无衣,不知其所思,陌无衣慢慢觉得耳根发红,则是不知所措。

    树上之人见陌无衣这般,似是又笑了,正在此时,

    说完便抬起衣袖半掩容颜笑了起来,声音清澈冷冽辩不清雌雄。

    陌无衣连忙俯身,

    “咔”一声闷响,树上红衣之人便掉落了下来。

    陌无衣连忙提气纵身一跃将红衣之人接住抱在怀中,缓缓落地。

    陌无衣听罢急忙轻放下怀中之人,

    “呀”红衣之人脚下踉跄一步向后跌去,陌无衣连忙拦腰扶住,

    与陌无衣的温润如玉比起来,红衣之人的好看更是嚣张霸气,在这空山新雨里,这抹红使得陌无衣再也无法移开双眸,连耳边笛音也未能再入得了陌无衣的耳。

    树上之人似乎并未发现陌无衣,仍是遥望远方吹着手中的血红玉笛,曲罢,树上之人终于低头看向陌无衣,白衣胜雪,红衣似火,就这么静静遥望着,片刻后,树上之人终是笑了,朱唇轻启,空谷幽兰

    “公子盯着我看了这么久,我这张脸公子看着可还还满意?嗯?”

    此间,红衣之人伸出双手扬起手臂,攀上陌无衣的颈脖, 宽大衣袖自手腕处缓缓滑落似藕玉臂当真是肤如凝脂,陌无衣此刻红的可不只是耳朵了,终于落地了。

    红衣之人看着仍旧抱着自己的陌无衣,良久才笑道,

    “公子莫非想一直这么抱着我吗”

    “姑娘当心”

    红衣之人看着陌无衣 眼波流转轻声道“疼”

    陌无衣则是慌了“姑娘可是伤着了”

    红衣之人瞅了瞅自己的小腿,陌无衣看了看四周,并无可安置怀中之人之处,只得拦腰抱起红衣之人提气纵身跃到树枝之上,将其放下,让其缓缓靠在树干上,做完这一切后又是不知所措,红衣之人看着眼前略带犹豫的陌无衣,

    又是轻声道“疼”,

    陌无衣似是下定了决心,道

    “得罪了”

    说罢,便撩起红衣之人的衣摆,欲脱下红衣之人的鞋袜,也不知是脚下太滑,还是秋风太大,陌无衣只觉身子一软,便向眼前之人倒去,扑了个满怀。

    陌无衣瞬间觉得时间过得好漫长,比他在圣墟洞中还难熬,

    “公子怎得如此着急?嗯?”

    魅惑众生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陌无衣双手撑在红衣之人大腿上,这面容却匍匐在……嗯,你没想错,陌无衣面容紧紧贴在红衣之人大腿根处。

    听到红衣之人声音响起,才反应过来则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急忙弹开红衣之人的身体。

    结果一个用力过度,一个不小心向后倒去,红衣之人眼疾手快连忙拦腰扶住,也不知是有意无意 使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面容之间不过拳头距离,陌无衣看着面前这张魅惑众生的脸,觉得心跳异常,明明自己已是无心之人,可此时此刻陌无衣却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相对于陌无衣的狼狈不知所措,红衣之人则是悠哉自若,嘴角上扬朱唇微启道

    “小心”

    陌无衣连忙推开红衣之人,本能的想后退,可他忘了,这是在树上,红衣之人不得不再次把他拦腰稳住。

    安静了,山间鸟鸣声也没了,就连风中活跃的树叶也安静了下来,除了心跳声再无其他,红衣之人的面容已经无限放大到自己眼前,对方温润的气息吐在自己的唇上,仿佛只要陌无衣开口说话便能碰上,

    “都说了小心,怎得不听话呢”

    面前之人应该是笑了,而且笑的很愉悦。

    正在陌无衣已经心跳到无法呼吸时,红衣之人又慢慢靠回树干。

    陌无衣的目光紧紧追随着红衣之人的举动,终是缓慢开口道,

    “你是男子?”

    陌无衣终于开口了

    “哦?公子以为呢?”红衣之人依旧笑如春风坦然道。

    陌无衣看着眼前这位当真称得上是风华绝代的……少年,注视良久

    红衣之人看他这般,似是忍着笑道

    “怎得若我是女子,公子便有何想法?”

    说着便将身子靠向陌无衣,打量着陌无衣通红的面容。

    明明已入初春,本应寒凉,陌无衣却觉得身如烈火焚烧,炙热异常。

    见此,红衣之人终是不忍再逗他,便看了眼自己的小腿,轻道

    “腿疼”,

    陌无衣哑口无言,想他青阳公子竟也会被个弱冠少年捉弄得手足无措,不由苦笑。

    陌无衣忘了,他自己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

    陌无衣此刻已知面前红衣之人乃是男儿身,想着同为男子,本应无所顾忌,可真要再次撩起对方衣摆时,陌无衣仍是红了耳根,

    “怎会这样?”

    陌无衣看着红衣之人小腿处伤口不禁蹙眉道,只见红衣之人小腿处似是被蛇咬伤所致,奇就奇在此蛇有三齿,

    “哦”红衣之人道

    “不小心被一条小白蛇咬了”

    “不小心”

    红衣之人呆愣了片刻,陌无衣也意识到自己声音没来由的提高了几分,随即便压低声音道

    “以后遇到这种蛇能避则避”

    说着不待红衣之人反应,动用指间灵力在伤口处交叉划了两道,

    “忍忍”

    不待红衣之人反应,便低头俯下了身子,将其毒血一一吸了出来。

    陌无衣解下头顶的白色素带,小心翼翼的包扎着红衣之人的伤口,一头青丝便这样散落在风中,些许发丝模糊了陌无衣的眼。

    突然感觉到一只手将自己眼前发丝拨开顺到自己耳后,还未待自己反应过来,那只手 却已离开。

    终是包扎好了,陌无衣帮红衣之人整理好衣衫,抬头望向红衣之人,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眼眸中有着道不明的情愫,陌无衣晃了晃心神,想是自己看错了,随即连忙直起身子望向远方,

    “那蛇怕是已有些道行,故而也有了些灵气,并未真的伤了你,如若不然,轻则伤了心智,重则成疯成魔”

    红衣之人终于抬头,并未答话,将目光缓缓上移,落在陌无衣胸口之处,注视片刻便移开了目光,看向了远方,刚才红衣之人眼中一闪而过的伤痛陌无衣想着许是自己看花了眼,只见红衣之人拿起了腰间血红玉笛放在嘴边吹了起来,一棵树,两个人,红衣似火,白衣胜雪,均是秀润天成,并排坐在树干上,遥望远方

    ……

    “你现在独自一人恐有不便,随我一同下山可好?”

    陌无衣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之人,

    “玉郎”红衣之人看了看陌无衣,“风玉郎,我的名字”

    陌无衣看着眼前的红衣男子,原来他认真起来也是……妖孽。

    “陌无衣,逍遥派陌无衣”

    “无衣”玉郎嘴里低声轻念着这两个字,

    “玉郎随我一同下山可好?”

    “好”

    两百年了,都已经两百年了啊。

    陌无衣看着远方的天空,前路漫漫,不由踌躇起来

    话说,一百年前的某天,春雨连绵,在苍梧山圣墟洞关押了两百年的逍遥派弟子陌无衣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什么?你没听过逍遥派,我也没听过,逍遥派门生不过几十人,坐落于九州大陆西南部一座无名小山上,后逍遥派开山祖师李逍遥云游至此,见此山颇有些灵气便建立逍遥派,后改名此山逍遥山,

    修仙门派何其之多,逍遥派更是沧海一粟,所知之人更是少之又少,但两百年前一名少年却让逍遥派一时声名鹊起,后又在龙徕山之役中将逍遥派推向风口浪尖,最终被修仙界厌弃!

    两百年,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当年的红尘往事是非对错早已随时间逝去而消失殆尽,可是,不久的将来,逍遥派三个字又将因这个少年再次声名鹊起,为什么呢?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回来,洞中无岁月,世上已百年,当陌无衣走出圣墟洞,细雨湿了他额前几缕青丝,陌无衣容貌与两百年前无异,依旧是一个翩翩少年郎,无人能在圣墟洞呆百年还能正常走出来的,除此之外,也无人知道圣墟洞内到底有何乾坤,可是,陌无衣走出来了

    陌无衣行走在山间,步伐轻快,心情似乎很不错,鸟鸣声游荡在山间,陌无衣便驻足认真听了起来,两百年来陌无衣未听得任何声响,除了,除了那笛音,陌无衣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笛音,或是幻听,在圣墟洞内,他如被置于一与世隔绝的黑洞,时日一久,陌无衣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感受不到,似是一缕幽魂,不,连幽魂都不如,只有仅存的一点意识存在。

    这便是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没有几个人是能够从圣墟洞中真正走出来的原因,时间越久,意识越薄弱,最后将自己化为虚无,陌无衣自是例外,他走出来了,如今山间明明只是再普通不过的飞鸟鸣叫,陌无衣却听的尤为认真,稍许后,陌无衣才提起脚步轻快的向山下走去。

    山间雨露湿了陌无衣的衣袂,可他并不介意,仍是欢快的走着,衣袂飞扬,有笛声从远方飘来,陌无衣愣了愣,随后嘴角微微翘起,寻着笛声源头走去,

    终于寻得源头所在,陌无衣驻足停在树下,抬头看向树上吹笛之人,一身红衣似火,青丝三千随风飘扬,一根红绸将两侧发丝束于脑后,些许碎发模糊了面容的轮廓,看起来甚是随意。

    样貌不是一般的出色,却毫无脂粉气,相反,略显消瘦的五官也显得锐利,亦正亦邪,妖而不媚。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