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密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陌无衣眉头不由皱起,良久,一只手抚上自己肩头,陌无衣抬眼看向眼前之人。

    “玉郎,许是我想多了”

    一阵疾风从门外而来,红衣之人急忙抬起手臂挡在陌无衣眼前,正在查看青铜巨鼎的青衣小道也是疾步掠到陌无衣身侧,待看清眼前之人时,不由一怔,自己设下的结界怎的被她打破了。

    “玉郎,这石壁上图案我曾见过”陌无衣顿了顿,玉郎也并不着急,等他继续说下去。

    “在逍遥山后山一山洞内,从进入这个大殿开始,我便察觉到此处诡异非常,门外结界竟让我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还有石壁图案,殿中石像青铜鼎,而周围墙壁上所燃之灯也非常物,是为尸油,可燃千年”

    只见一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女子徘徊在十二座人像雕塑之间,眼神空洞,最终在一座石像前停下,突然猛的撞向石像,陌无衣众人不由诧异,青衣小道怕她撞伤自己正待上前阻拦,却是只见被女子所撞石像倾倒在地,石像四肢均有残缺,令众人惊愕不已的是石像内露出的均是森森白骨。

    陌无衣疾步上前,蹲在石像旁,抬手覆上石像头部,一用力,只听一声闷响,石像便碎成石块,露出一具白骨,胸口处插立着一把桃木短剑,短剑上用血刻着一串咒文。青衣小道见此,上前也蹲了下来,将尸骨反复查看后才开口道,

    “轻尘公子的眼睛?”陌无衣诧异道。

    “晚辈天盲,药石无医,后因缘巧合下,幸得一朋友相助,得一神医妙手援手,治好了晚辈这天盲。”

    陌无衣似是没听见

    “无衣”红衣之人上前抬手轻抚上石壁前的陌无衣的肩膀,

    正专注看着石壁皱着眉头的陌无衣听得玉郎唤他,这才回过神来,踌躇片刻,才开口道,

    “身高六尺,性别女,年龄在十九至二十岁之间,头骨后有裂纹,似是被钝器所伤,应是致命伤,尸骨上布满伤痕,应是死后被匕首之类短剑所致,胸前桃木剑也是死后所刺。”

    “轻尘公子学识渊博”陌无衣不由惊叹道,

    “前辈有所不知,晚辈自幼失明,身体孱弱,久病成医,久而久之也是略知一二。”

    “原来如此。”

    陌无衣不禁看向轻尘双眸,异常犀利,不似常人,但又不好细问,又看向地上白骨,陌无衣不禁抬手欲拔下白骨胸前桃木剑,伸向桃木剑的手却是被一股强大力量所阻拦。

    陌无衣又是一提气动用灵力势要拔出桃木短剑,而桃木短剑发出的阻力却是不容小觑,正在陌无衣欲再出力时,一只手覆上了他手背,引他向桃木剑柄握去,很快便握住了剑柄,在拔出桃木短剑那刻,只见一团黑雾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哭嚎声由白骨胸腔内迸发而出,陌无衣明显感觉到此时室内比上刚才又冷了几分。

    那团黑雾在殿内徘徊着,似是在找出口,不断的向墙上撞去,均被墙壁上咒文所挡回,每每发出撕心裂肺的疼叫声,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正待向门口飞去,陌无衣疾步上前,伸出右手,紧闭食指和中指,将其咬破,在空中极速画了一道符文向黑雾飞去。

    只听一声惨叫,黑雾散去,现身一位亭亭玉立女子,身穿白衣,青丝散落,眼睛直直盯着陌无衣,空洞无神,陌无衣看着眼前女子,久久才开口道,

    “姑娘,何人将你困于此处?”

    听到陌无衣的问话,女子不由正睁大眼睛,看向地上那一具白骨还有碎了一地的泥土,没做任何反应。

    陌无衣见此,又道

    “姑娘还是尽早前往幽冥转世轮回,若在人世间漂泊太久怕是会灰飞烟灭。”

    女子良久才开口道,

    “去了幽冥,此生是否就再无回人世间之可能?”

    陌无衣诧异,道

    “按理说是这样。”

    陌无衣看着眼前女子,有许多疑惑却不知从何问起,只见女子突然跪了下来

    “恳求公子指路”

    陌无衣连忙虚扶,见此也只得道,

    “你可还有未了心愿?”

    陌无衣心想眼前女子似乎不想提起生前所事,便不再苦苦相问。

    “心愿?”

    女子似是在思索,最终确实摇了摇头。

    “多谢公子,小女子已无任何心愿,只愿能前往幽冥,此生便了,只愿来生,……只愿来生上苍能多垂怜一分,再也不要做人了,总不至于像此生这般”

    说完 女子便对陌无衣俯了俯身。

    “幸在你被困于此处时日不长,才不至于堕入魔道”

    陌无衣说着话抬起手,只见陌无衣手掌心蹿出一团正闪烁的蓝色火焰,对女子道,

    “这冥火会指引你前往幽冥”

    “楚楚在此多谢公子”

    自称楚楚的女子又是俯了俯身,随后便随着冥火的方向飘去,众人看着白衣女子消失的方向,谁也未曾注意到蹲坐在青铜巨鼎边脏乱不堪的女子已是泪流满面。

    “前辈,为何不问那位女子如何惨死于此处?”

    青衣小道不解道。

    陌无衣看着地上的白骨,良久才开口道,

    “那位女子不愿提及,又无任何留恋的前往幽冥,想必是对人世间已是无所求了,何苦再揭他人伤口。”

    青衣小道听此,也似是有些明白。

    陌无衣走向其他十一座雕塑,时间久远者已有上百年之久,最新的也不过十多年。

    看来这些雕塑并不是同一时间铸成,陌无衣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突然眼睛瞧见地上那具白骨和碎了一地的泥土,似是想通什么,不禁一阵胆寒,是谁这么狠毒,将人置于死地还不罢手,更要将其生生世世困于此处,永不超生。

    陌无衣不由握紧了手掌,最终还是缓缓抬起手,将手轻抚上一雕塑肩膀,一用力,泥土飞灰湮灭,只露出一具白骨,与第一具白骨并无差别,唯一不同是,第一具白骨生前头部受到重创而死,第二具白骨身上无任何致命伤,胸口一把刻有咒文的桃木短剑,白骨上布满大大小小划痕,似是匕首短剑之类兵器所造成的。

    陌无衣听完青衣小道的猜测,不由皱起眉头,

    正在这时,不知哪里发出声响,众人寻声望去,只见瘫坐在青铜巨鼎边的女子这时已走到第一具白骨旁,正拿着一把从哪里寻来的一把短剑,正刮着地上的白骨,一下接着一下,一次比一次用力,直到最后,每刮一下,便能清晰的看清一道道被短剑所刮的伤痕,与原先白骨身上的伤痕无分毫差别,众人见此,不由惊恐。

    陌无衣猛地站起身,快速移动脚步,只听声响,眨眼间剩下十座雕塑也纷纷露出白骨。

    身形好快,青衣小道不由惊叹道,两百年前能和长留上仙古木生打的昏天黑地,七天七夜未分胜负的陌无衣果真不枉虚名。

    陌无衣看着眼前一具具白骨。

    青衣小道被眼前景象也是惊的说不出话来,结果都与第二具白骨一样,身上无任何致命伤,胸前一把刻有咒文的桃木短剑,白骨上均有划痕, 十二名双十年华的女子,便这样被人困在此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生前……生前如若真像猜测那般,被人生生活剥了血肉……陌无衣一怒之下使尽全身灵力,大手一挥,十一把桃木剑均被拔了出来,玉郎已来不及阻止。

    “噗”一口鲜血自陌无衣口中喷出。

    “无衣”玉郎疾步上前将陌无衣揽在怀中,将自身灵力源源不断的送入陌无衣体内,而此时,殿内已出现了不少鬼魂游荡在大殿内,凄厉尖锐之声响彻大殿,陌无衣见此,已是震怒非常,正准备再用血符,化去她们的怨气,却被人握住了手掌。

    “已入魔道,血符无用”

    玉郎接着开口道

    “更是无法前往幽冥”

    空中飘着的黑影,似乎是发现了陌无衣等人,向其攻来。

    “那是什么?”青衣小道惊愕道。

    只见黑影中隐约闪烁着红点,

    “是流萤”

    “血色流萤?”青衣小道诧异道。

    陌无衣伸手将玉郎护在身后,动用指尖灵力将黑影逼退,玉郎看着眼前这个正奋力保护自己的背影,不由地弯了嘴角。

    密室

    陌无衣回头看了眼玉郎,又看向厚重的铁门,

    正待陌无衣动用灵力破除结界时,却被人握住了手腕。

    “魔界上古术法,一不留神便会反噬伤及自身”说着便把陌无衣揽在身后,挥动右手,只见火红灵力抨击在铁门上,似是撞击到什么,正在这时,玉郎急忙收回手臂,转身将陌无衣揽入怀中,

    “小心”

    陌无衣僵硬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正在他遐想时,越过玉郎肩侧,不由自主的看向厚重铁门,若此刻有一凡人在场,也能瞧的出这铁门内散发出的强大怨气,阴冷异常,青衣小道幸有上古神剑绝世在身,才免于被这怨毒之气所伤。

    正在陌无衣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时,拥他入怀的那双手臂已放下了,却是只手牵住了他右手,转身向铁门走去。

    陌无衣看着眼前的背影,只见玉郎大手一挥,“砰”的一声巨响两扇铁门已是大开。

    众人通过铁门进入,只见灯火通明,一地下大殿呈现在众人眼前,大殿正中稳稳放着一高不过五尺,直径不过四尺见方的三足两耳青铜鼎,青铜鼎四周亭亭立着十二座身高约莫七尺的人像雕塑,每座雕塑之间通过地上半寸深的沟壑连接,似是阵法,再向后望去,石壁上刻有古老图案,其他墙壁上也刻着许多咒文,陌无衣明显能察觉到此处诡异非常,阴冷之气可比幽冥。

    “前辈可觉得这石壁上图案可有不妥?”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武侠之神级造反系统直播之死亡设计师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天生不是做官的命哥儿如此多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