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锁清秋三. 回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旁边有人见此不由询问道,

    “我这不是怕么,这沈城主都娶了四位娘子了,有哪一个善终了,不都是进府一年便香消玉殒了吗,这……这柳小姐”

    “呸呸呸,柳小姐是谁啊,观音菩萨转世,大好人哪,自有佛祖保佑”

    只见一老者深深长叹一口气,陌无衣不由寻声望去,只听见一人问道,

    “柳小姐大婚之日,你叹什么气啊?”

    “大叔,请问这位柳小姐和昨日出殡那位柳小姐? ”

    陌无衣终是问出了心中这两日来的疑问,

    “瘟疫?十几年?我打小就生活在这苍梧城,从未听说十几年前有何瘟疫啊,我只知道三年前那场瘟疫,柳小姐在瘟疫中散尽家财,大开柳氏粮行,救了好几个村的村民呢”

    听得陌无衣一脸雾水,

    礼官见新人已进入大厅,便开始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一拜天地”两人朝厅外深深一鞠躬。

    “唉”

    “昨日出殡?”

    老者一脸迷茫。

    “听说十多年前在一场瘟疫中救过不少人的柳小姐?”

    “今年是何年何月?”

    沉默在旁的风玉郎开口道。

    老者看了看两人,长得这么好看,莫非脑子有问题不成,但还是答道,

    “天佑三年农历二月十六”

    陌无衣对此并没有做出太大反应,他在圣墟洞中呆了两百年,早已不知今夕何夕了,但是风玉郎一脸凝重,似是在思索。

    “玉郎,有何不妥?”

    “应该是天佑十三年”

    “玉郎此话怎讲?”

    陌无衣诧异。

    “你我相遇那日,是天佑十三年,而如今却是天佑三年”

    “玉郎的意思是,我们回到了十年前,也就是现在?”

    风玉郎也是疑惑,他并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可眼前一切并不是幻境。

    “有可能”

    陌无衣现在也正迷茫着,是什么时候时间对不上的呢?

    是城外遇到送灵队伍之后吗?

    还是在那之前?

    凡事皆有因果,时空这时出现混乱,预示着什么?

    陌无衣想起自己年少时也曾读过《六界正史》和《六界野史》,野史曾记载,距今十几万年前,六界和平相处。

    有一游方道人无意间误闯时空大门,到了未来,亲眼看到了六界大乱。

    仙魔两界屡次交战,后魔界君主重泽带领着魔,冥,妖三界打上南天门,仙魔大战整整持续了一百年,战神苍炎身负重伤。

    眼看魔君就要打入凌霄宝殿,游方道人最终战死在这场大战中,待他睁开眼,竟发现他在一破庙,旁边几个乞儿睁着眼傻傻看着他,

    游方道人甩甩头,良久才艰难开口道

    “大呆,二呆,小呆?”

    三个乞儿傻傻看着道人,道人一头雾水,魔界不是打上了南天门吗?我不是死了吗?可如今自己仍旧在这个破庙,是昨晚天降大雨,便寻得这处破庙落脚,庙内三个乞儿,见其可怜,便将自己的馒头分与三人吃,并称呼他们大呆二呆小呆,看着三个圆溜溜的眼睛,道人问,

    “我睡了多久?”

    三人互相看了看,眨眨眼,只见大呆掰着手指头

    “一,二,三……”

    大呆抓了抓头,接着数指头

    “嗯,……一,二,三,四”

    眼睛一亮,然后伸出四个指头到道人眼前,游方道人不确信道

    “四个时辰?”

    只见三呆木讷的点头。

    只是一场梦吗?一百年的经历,原只是只是做了一场梦,游方道人觉得匪夷所思,竟如此真实,待他起身时,却是趔趄一步,向地上跪去。

    三呆被道人的举动吓到连忙上前扶着他,游方道人也是一惊,撩开腿上衣物,只见膝盖处往下一道三寸有余的刀伤,血肉模糊,深可见骨,恐怕就算痊愈了也会留下后遗症,以后行走起来得靠拐杖了。

    三傻呆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呆的道人,良久后只见道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凡事皆有因果。

    后来听说此人去了仙界,要求见天君,告与其六界将要面临一场浩劫,人界更是生灵涂炭,死伤无数,万望天君早做准备。

    天君静静看着这个游方道人,游方道人见此,便把自己梦中一百年说与天君听,后天君震怒,以危言耸听,扰乱六界秩序手臂一挥打下凡尘,并终生不得“录用”,及终生不得修成正果。

    在外人看来,天君这个惩罚太过仁慈了,毕竟当时六界和平相处已几十万年并未出过什么乱子,仙魔两界一直和平相处,尽管有些什么小摩擦,不过好在双方公关一直做得很好,表面看起来一直风平浪静。

    后游方道人便成了游方疯道人,也有说跛腿道人,自此世间便多了一位单手拄拐,一手执着大蒲扇,腰间一大酒葫芦,不修边幅的疯癫道人,逢人就说六界要大乱了,魔君要杀上南天门啦,我们都要死啦,可没人真蠢到去相信一个疯子的话,后来也没人见过这个疯子了。

    很多年以后,六界平衡的局势打破了,一百年的硝烟战火,终是燃烧到了凌霄宝殿,魔君打上了南天门,战神负伤,仙界要完了。

    正直危难关头,常年居于极北寒洲的上神离渊身披战甲,手持长剑,与魔君大战七天七夜,最终魔君偃旗息鼓,并立下誓言,有离渊在一日,魔界永不再犯。

    据记载,魔君重泽当时说这话时,并没有战败者的姿态,依旧那么傲世天下,临走时,还不忘说,离渊,你可得活久一点,不然,你死之日,我仍旧会杀上天庭的,还会杀到你寒洲,将你寒洲冰雪全部融化,哈哈。

    一身红衣,一根红绸发带将鬓角两侧青丝随意束与脑后,万千青丝随风飘扬,额前些许碎发模糊了那半面红色面具,只见朱唇和下颌,嘴角一侧微微翘起,五分邪气五分霸气,或许还有那么点任性,说完便大手一挥,衣袂飘扬,转身带着魔界众人离开了仙界,自此,仙魔两界又是平静了十几万年。

    陌无衣微皱眉头,他现在不是担心和玉郎回不去,而是,时空错乱,是不是意味着有什么大事事发生,如若野史记载为真,那游方道人所说属实,那是不是也意味着什么,六界果真会有一场浩劫吗,无辜百姓真的会死伤无数生灵涂炭吗?那浩劫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因何而起?

    越想越想不出头绪,正想着一只手轻抚上陌无衣眉头,陌无衣每次微皱眉头,别人都是眉间,而他是眉骨处,常人一般不易察觉,而每次玉郎见此,都会轻抚他双眉,陌无衣看着玉郎,心情似乎好了许多,淡淡笑道,

    “玉郎有何方法?”

    “是离开这个时空的方法?”

    “嗯,先离开这里,然后再查十几万年前那场浩劫和时空错乱有无关联,还只是我们误入此处?”

    “你想什么时候离开?”

    还不待陌无衣回答,厅内一声“礼成”打破了陌无衣和玉郎的谈话,两人望向两个新人,各有所思,

    “我们喝了柳小姐的女儿红,是不是应该帮她做些事?”

    “嗯,好”

    “你不问做什么?”

    “你是想解开这沈庄的秘密?不想柳小姐步入前四位城主夫人的后尘?”

    “玉郎聪明”

    两人相视一笑,二人说话周围人自是听不见,甚至连两人容颜都没记住,看过便忘。

    陌无衣和风玉郎两人出了正厅,抬眼便看到蹲在前面屋顶的少年孙思源,后者显然也看到他俩了,撇撇嘴转身离开。

    陌无衣回到杏林堂时,孙思源正喝着闷酒,嘴里还不停的骂着沈清琰和柳新眉,陌无衣上前,拿起少年面前的酒坛,仰头喝了一口,

    “桃花酿?不错”

    而少年突然捂面哭泣了起来,陌无衣见此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说到底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待少年冷静下来,开口讲述了那段往事……

    原来少年本不是苍梧城中之人,本是苍梧城周边一个名叫太古村的小山村,其父亲是村中的山医,三年前其村发生瘟疫。

    “父亲?父亲?”

    一个约莫十二岁的少年跪倒在一中年男子身边,任凭少年如何呼喊 中年男子始终未能再睁开双眼,少年跪在男子身旁,痛哭良久终是起身,看着曾经生活的村子如今已是尸横遍野,满目疮痍。

    这场瘟疫来的太快,传播的也太快,尽管父亲日夜研究抑制这场瘟疫的良药,却不想最终仍是被感染,看着父亲脖子上两颗牙齿印,尸毒,如若不马上烧毁尸体,三天,只需三天时间恐会尸变。

    往日阳光少年此刻却是镇定异常,拖着父亲的尸体,艰难移动着,要赶在太阳落山前将这些尸体,包括自己父亲的。

    那些……那些村民,已经尸变的村民定会出来寻找猎物,少年艰难的拖动着已经死去的村民尸体缓缓移动,尸堆如山,一把火,几十具尸体冒出的黑烟笼罩着天空,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烧焦的气味,令人作呕。

    看着这一切,父亲,邻居叔伯,……少年不敢浪费时间去悼念,去感伤,他要赶时间,先找被抓伤还未尸变的村民,先抑制尸毒,防止尸变,十天前,这场灾难降临在这个他生活了十二年的山村,短短十天,瘟疫便扩散到了周边村落,少年看着满目疮痍的村子,自然是难过的。

    少年长吸一口气,背起药箱便在村子里挨家挨户的寻找,因为疫情严重,苍梧城城主下令,隔绝了受疫情迫害的三个村子,不管有无康健者,皆是被困在这三个村子里,村子外面铸起高墙,布满了士兵驻扎,听说过几日便会焚烧整个村落,想到这,少年心中不由对那位传说中的城主产生恨意。

    正在这时,少年听到有人抽泣和说话声,不由加快脚步,循声而去,远远便看到一位身着鹅黄色襦裙的女子和一位身着蓝色衣衫的男子正蹲在一位村民面前,背对着少年,少年看不见其容貌,女子身旁还站着一黑色劲装的少年,待走进看到地上的看到地上躺着奄奄一息的妇女,连忙蹲下,急道,

    “李大婶儿,你怎样了?”

    那妇人艰难抬起眼皮,看了看少年,缓慢开口道,

    “思源啊,大婶还不想死啊,呜呜”

    说着便哭了起来,被叫做思源的少年见此,心中也是难过万千。

    “大娘,你别着急,让我先看看你的伤势?”

    那位穿着鹅黄色襦裙的姑娘安抚着妇人说着便撩起地上妇女的衣袖,只见后者胳膊上已被抓出了四道伤痕,眉头微蹙,看似是利爪所为,皮肉翻出,呈现黑色,少年这才看清这姑娘容貌,约莫二八年华,鹅蛋脸,柳叶眉,一对丹凤眼,眉宇间颇有些英气,女子将妇女手臂轻缓放下,转头询问旁边男子,

    “先生,有何高见?”

    只见男子眉峰微皱,并未回答女子所问,转头偏向少年,

    “你是这个村子的?”

    少年见此,虽不知对方何人,可见方才女子一系列行为举动,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俩陌生人应该不是坏人,便一五一十答到,

    “嗯”

    “尸毒是什么时候开始传播的?”

    “十天前”少年又想了想,接着说

    “所有人都以为十天前尸毒才开始传播的,其实一个月前就已经有人中了尸毒,只不过,……”

    少年顿了顿,似是有难言之隐,

    “村里三位长老半个月前同时病了,父亲替他们诊治,说是中毒所致,长老们却不让父亲再进一步诊治,三人说是要去山上的月神庙,求月神护佑。

    父亲无奈,只得回来,随后几天,长老们就开始不正常,面色发青,见不得太阳,有一天晚上,大长老孙儿哭着急匆匆找到我家,浑身是血,说是大长老咬死了家里所有人,后来另外两位长老家也是如此,随后村里人便把三位长老绑起来关在了地窖里,帮着安葬了去世的村民。

    父亲主张烧了尸体,恐有不侧,可死者家属坚决反对,我们村风俗是土葬,不能实行火葬,认为只有大奸大恶之人实行火葬,死后永堕幽冥之渊,永世不得超生,便这样,死后的村民过了几日就从坟墓里爬出来到处咬人。”

    “你父亲呢”

    “父亲不幸……不幸”

    少年极力忍耐,不让自己哭出来,说到底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

    “孙思源”

    男子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少年,拍了拍他肩膀,

    “这几日你留下来帮我,怕不怕?”

    少年抬起头看着眼前男子,二十有五,五官柔和,嘴角微微翘起,似是天生一张讨喜的脸,甚是俊朗,有种说不出的潇洒肆意。

    “不怕”

    “好”这才转头对身旁女子道,

    “尸毒,不难解,难就难在此尸毒不同寻常,似是有人刻意为之。”

    说着便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拿出众多药材,随后取下腰间水袋,将水袋里的液体倒上妇女伤口,是酒,。

    年闻着酒香,还是烈酒,只见男子又取出刀片,左手手掌向上,霎时间,一团火焰便出现在手掌中,将小刀放在火焰上反复烤着,最后将一手帕放在妇人嘴里,

    “想活命,就忍忍”

    语气却是温和了下来,然后伸出手按了按妇人伤口,

    “已经僵硬,应该不是很疼”

    说着便手起刀落,将伤痕那块肉给剜掉,随后将烈酒倒上伤口,只见妇人疼的汗如雨下,可男子并未慢下动作,随后放了些药材,包扎起来,

    “附近有没有宽敞点的地方?”

    少年想了想答道,

    “晒谷场,那儿地方大也宽敞”

    说着便向远处指了指,

    “就那座竹楼后面”

    “那你把受伤的村民集中到晒谷场,还有三个时辰天就黑了,能带回来多少就先带回来多少,天黑前务必赶回来”

    “好”说完便跑开了

    “先生,我需要准备些什么?”

    旁边女子开口道,

    “二十口大锅,糯米,烈酒,越烈越好”

    接着又说了十几味药名。

    女子随即起身离开,天黑后,女子和少年都赶了回来。

    不久,二十口大锅已经架了起来,里面不知煮着什么东西,闻着就知道苦涩非常,只见男子从怀中又拿出一块玉佩握在手中,再张开手掌已不见玉佩,只剩下粉末,男子将粉末投与二十口大锅中。

    随着夜幕降临,晒谷场上的村民更是惶惶不安,听着远处传来的嚎叫声,更是毛骨悚然。

    声音越来越近,百姓更是抱作一团,远远便看到无数双绿幽幽的眼睛向他们走来,百姓中也有不少婴孩,此时哭喊声一片,犹如人间地狱,男子见此,跃上半空,只见其张开双臂,缓缓抬起又放下,最后落地,只见周边出现一发光保护罩,看着被结界挡住的尸人,百姓仍是胆战心惊,男子走到一老者面前,检查其伤口,边对孙思源和那位女子说,

    “先找到伤口,用烈酒消毒,用火炙烤刀片,烧到铁红,将其烂肉和僵硬的肉剜掉,再洒上烈酒,再敷上药包扎上,铁锅的药需得一夜熬煮,明日再分与大家喝”

    做完一系列工作后,看向少年和那女子,

    “看清楚没?”

    两人皆是点头。

    “你负责男人”又偏向女子,

    “你负责女人”

    两人互相看了看,又看向男子。

    “一个都不许落下”

    男子说着又对晒谷场上其他百姓道,

    “有没有没被咬伤的啊?”

    良久才有一颤颤巍巍的声音道,

    “我……我没有”

    然后陆陆续续有五六个人举手

    “那麻烦啦,出来出来”

    男子说着对人群中搭话的村民招了招手,

    “麻烦各位将这些药碾碎”

    说着指了指女子带来的那些药材,每人碾两种,分开承放”

    后又对少年道,“你认识那些药材吗”

    示意少年看了看已经开始碾药的村民。

    “认识”

    “那就好,交给你了”

    说着便要离开

    “先生,我……”

    女子叫住男子,男子回头询问的眼光看向她。

    “我不认识”

    “嗯?哦”

    男子反应过来这女子是不认识那些药材,

    偏向少年道

    “小鬼头,教她”

    说着便出了结界,还不忘回头嘱咐道,

    “千万别出结界啊”

    只见男子出了结界,引开了外面那些尸人,

    “他……他不会有危险吧”

    女子收回目光,看了看跟自己还没自己高的少年,道,

    “不会的”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忙碌了一夜的少年和女子,当然还有碾药的几位村民终是歇了下来,男子回来时,百姓们正喝着铁锅里的药汤,每个人的表情如出一辙,那张张小脸皱的跟包子似的,得是有多苦啊,少年正庆幸自己不用喝,闻着就知道有多苦了。

    正暗自庆幸时,便看到一夜未归男子向众人缓缓走来,还未走近,便听到,

    “没有伤着的也一人喝一碗,有好处”

    少年那一脸崇拜的表情霎时被包子脸代替了。

    十天后,疫情终是得以控制住,又是两个月过去在那位女子的帮助下,几个村子也开始修缮房子,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自是继续努力的活着。

    “柳姐姐,你们要走了吗?”

    这些日子的相处,少年已知道眼前这位女子便是苍梧城最大粮行柳氏粮行的当家人柳新眉,今年不过二八年华,自两年前其父病逝,偌大家业只剩下柳新眉一人承担,别看是一位小小女子,其能力却是不让须眉,柳氏粮行在她的带领下,日益壮大,关键是柳新眉心地善良,时常布施粥饭给穷苦人,这次疫情如若不是她和先生,恐怕……恐怕几个村子几千村民都得葬身火海化为灰烬了,少年对其与先生甚是尊重感激,柳新眉看着眼前少年道,

    “嗯,你有什么打算?”

    少年沉默片刻道,

    “我想拜先生为师”

    经过这段日子相处,他知道,眼前之人医术甚高,若能学得皮毛也是能造福一方百姓。

    正在一旁漫不经心看着远处山峦的男子一听这话,抬起右手小拇指掏掏耳朵,似是确定自己没听错,

    “你说啥?”

    只见少年扑通一声跪在男子身旁,

    “请先生收我为徒”

    “嚯”男子向后一跳,

    “你别拜我,我势不收徒”

    然后环抱双手,撇嘴望天。

    少年见此,暴露本性的时刻到了,不管男子说啥,立刻额头碰地,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豁不出去脸面套……拜不着师父。

    男子呀一声便疾步错开少年向远处走去,少年随即起身,赶紧跟上,嘴里还喊着

    “师父等等我”

    柳新眉笑着摇摇头。

    苍梧城内,杏林堂中,

    柳新眉看着少年在杏林堂内转来转去,左瞧瞧右看看,

    “柳姐姐,这真是你开的啊”

    少年趴在石桌上看着对面的女子,

    女子喝着茶,嗯了一声。

    “哇,柳姐姐,你真是个大好人”

    说着便扑向女子

    “咳咳咳”

    少年连忙放开搭在女子肩上的双手,歉意道

    “你知不知道,杏林堂可有名了,听说穷人看病不要钱,有了就给点,没了就分文不取,而且杏林堂有位神医妙手,能够起死回生,那神医呢”

    柳新眉端着茶杯,抿了小口茶道,

    “你不是要拜人家为师吗”

    只见少年张着嘴,半天合不拢,原来传说中那位神医便是先生,随后少年跃下石凳,跑到一房门前,

    “砰砰砰”敲门跟砸门似的

    “师父师父,我知道你在里面”

    男子皱着眉头无奈的打开房门,走到院子里那棵桃花树下的石桌旁坐下,正想倒杯茶水来着,便被人捷足先登了。

    “师父,您喝茶”

    然后转向柳新眉,

    “柳姐姐,我能不能在杏林堂打杂,干啥都行”

    同时两道目光刷一下移到自己身上,柳新眉看了看两人,一迫切恳求的目光,还有一道类似警告的目光,那意思——不许答应。

    柳新眉莞尔一笑,

    “怎么能让你打杂呢,你就跟着先生学习医术”

    “哇”话还没说完,少年便扑了上来,

    “柳姐姐你最好了”

    此时再看男子,跟一只炸了毛的猫似的。

    随后咬着牙道

    “我可以教你医术,但我不收徒”

    孙思源因为其父也是大夫,自小耳濡目染,再加天赋异禀,男子交给了他一套套针法,三个月时日孙思源不能说融会贯通,但也是略知一二,日后强加练习自会得心应手,稍加时日,孙思源必会有所成就,这是男子对孙思源的评价。

    三个月后某日清晨,杏林堂内,一声怒吼声响起,孙思源拿着一张纸条,上书,

    “我走了”

    因为这事儿孙思源难过了好久,后来他才得知,男子是一年前与柳新眉相识,因为打赌输给了柳新眉,便答应其在苍梧城停留一年,寒来暑往,春去秋来,一年时光已然逝去,男子自是离开。

    孙思源最终仍未得知那男子姓名,直到许多年以后,他用那一套针法济世救人,游历天下时,才偶然得知,那一套针法名为‘十二生门’,是鬼医独创,至此一生,他听过许多鬼医传说,却再未见其一面,而鬼医与圣医的传说却仍是流传在民间。

    有人说曾在塞北天山脚下不幸摔伤幸得偶遇两位男子搭救,一身着蓝色长袍,一身着月牙白衣衫,皆是谪仙般容貌,一个跳脱潇洒,一冷峻安静,有人说那是消失了很多年的鬼圣二医,却无法求证,当孙思源跋山涉水赶到塞北时,哪里还有那二人身影,终其一生,再也不得见!

    正待陌无衣抬手要抚上画中之人时,却被人握住了手,只见玉郎看着画道,

    “无衣小心”

    陌无衣看着握着自己手的风玉郎,对其一笑,示意不必担忧,虽然陌无衣觉得总有什么常理说不通的地方,但又没什么实质性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了,随后两人出了密室。

    “时辰差不多了,去前厅吧”

    “好”

    陌无衣和风玉郎两人来到前厅,此时的前厅人满为患,可是沈庄下人却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手里的工作,可见家规甚严。

    随着礼官一声“新人到”响彻大厅,瞬间大厅内嘈杂的声音都停止了,众人纷纷向厅外伸头望去。

    陌无衣和风玉郎站在众人身后,也不由得好奇,幸得陌无衣和风玉郎两人身材欣长,前方众人未能遮住两人视线,因此两人看起来并不费劲儿。

    只见沈清琰穿着正红礼服嘴角含笑,一头青丝乌发被红玉冠高高束起,一根红玉簪穿过,两条正红发带随着剩下的青丝沿后背垂落至腰间,手上拿着正红绸缎,绸缎那头一婀娜女子同样一身正红礼服,喜帕遮住整个容颜,乌黑长发至腰间,两人在红毯上自厅外缓缓走来。

    “吉时已到,行礼”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人王杀神白起在都市妻迷心窍总裁再爱我一次考官皆敌派流年恰雪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