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锁清秋四. 沈庄的秘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怎么能成亲呢,我还没长大呢,你嫁给谁去啊”

    说着又是后跳一步,

    “你别打我,我不是小孩子。”

    “我说我要成亲了。”

    少年立马蹦了起来,

    “人小鬼大。”

    柳新眉看着眼前少年,不由莞尔。

    “不是给你带来放那了吗,长月今日有事”

    “哦,我要吃你做的”

    “我要成亲了”

    “噗”少年抬眼看着女子

    “你说啥?”

    随后起身,“走啦”

    少年跟着她出了杏林堂,边走边嘟囔,

    “怎么才来就走啊,我还没吃饭呢,咦,你身边那个哑巴呢?”

    看着少年这般,转身摸了摸少年头,相识那会儿还没自己高的少年此刻已略高出自己了,

    “思源啊,以后要学会自己做饭,姐姐以后不能常来看你了”

    说着就离开了杏林堂,第二日便传出苍梧城城主沈清琰要迎娶柳氏粮行当家人柳新眉,婚期订在三月后的农历二月十六,少年听到消息时正在为一患者诊治。

    “孙小大夫?”

    患者看见发呆中的孙思源,喊了声后者,

    “啊?”

    孙思源回过神来,

    “大叔,你刚说啥,柳新眉要和谁成亲?”

    “城主啊”

    “哪个城主啊”

    孙思源仍是不可置信。

    “还能哪个城主,不就是我们城城主沈清琰嘛”

    听到这个名字,孙思源浑身不舒服,三年前,若不是师父和柳姐姐,村里的几千口人都会被这个叫沈清琰的人一个命令而化为灰烬了。

    孙思源从开始的震惊到愤怒,到现在一个人生闷气。

    前日来她说要成亲了自己也没问跟谁成亲,越想越生气的孙思源关了店铺跑到柳府。

    柳氏粮行虽说大不如从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家底还是有的,门房的人看到孙思源也不阻拦,这两年来孙思源时常前来串门蹭饭,守门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还忙招呼,

    “孙小大夫来啦”

    “你家小姐呢”

    “小姐正在客厅会客”

    孙思源也不待下人引路,轻车熟路的就来到了客厅,只见却是有不少客人在,有几个还认识,翠玉轩掌柜玉无钱,烟雨斋老板娘颜四娘,万发布行三当家万三郎,还有几个孙思源不认识。

    孙思源看有外人在场,也就自己找了个角落处坐下,有下人上了杯茶给他,也不知是何故心里总觉得闷得慌,待柳新眉会完客已是临近傍晚,送完客人这才过来跟他打招呼,顺便吩咐吓人准备晚饭。

    “你倒是挺忙的,这是恨不得明日就过门啊”

    少年说着撇撇嘴望向别处。

    柳新眉笑笑,

    “三个月还是仓促了点,什么都没准备”

    说着拿起下人给她端来的茶水,接着道,

    “自父亲去世,我本以为我这辈子不会嫁人了”

    “那怎么又想嫁了呢”

    夕阳西下,月上柳梢头,柳新眉抬眼望向窗外夜空中的月亮,不由弯起嘴角,

    “遇到了,便嫁了”

    “小姐,饭菜已备好”

    “走,陪姐姐吃饭去”

    说着拉起少年手腕。

    看着走在前面的背影,这几年,她确实是辛苦了,少年纠结好半天才开口

    “你真的想好了”

    女子停下冷不防打了少年一下,

    “人小鬼大”说完便转身向前走去。

    柳姐姐人这么好,就算自己不能照顾她一生一世,可只要她幸福就好了,这个沈清琰,日后得留意了。

    “还不走,饭菜一会儿该凉了”

    还愣在原地儿的少年连忙抬脚跟上,

    “咦,你后面有眼睛啊”

    两人嬉笑声渐渐远去!

    提起沈清琰,苍梧城内上到七老八十下到八岁孩童都知此人,苍梧城隶属南国,国姓慕容,城主世袭,如今苍梧城城主沈清琰,二十有九,生的是剑眉朗目,高鼻薄唇,五官立体,英俊无比,平时一张寒冰脸,更是不怒而威,自幼丧父,其母一人抚养其长大,十年前其母病逝,守孝三年,迎娶城东聚宝商行东家之女为妻,不知羡煞多少闺阁女子,不过一年,其妻病逝,后又陆续迎娶三位女子,皆是命短,陆续就有人私下说城主命中带煞,克父克母克妻克子,注定一生孤独,但也没人真敢明面上嚼舌根。

    孙思源想着这几日打听到的有关沈清琰的这些信息,不由皱起眉头,就怕他下一刻就要破口大骂,骂谁呢,自是骂柳新眉。

    他虽然不相信命中带克这一说,就拿他要烧死上千村民来讲,那也不是个善茬,可自己看得出来,柳新眉是认真的,唉,可自己不放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孙思源决定夜探沈庄,看看这沈清琰到底是人是鬼。

    深夜,沈庄内,孙思源蒙着黑色面巾,自小也是习得武术,翻墙干啥的也是不在话下,孙思源拿着地图看了看远处,那应该就是沈清琰卧室了,这份地图可是他花了不少银子弄到手的,虽心疼那些钱吧,可是柳姐姐的幸福更重要,庄内有夜里巡逻的人,孙思源倒是费了一番功夫来到沈清琰下榻的院前,正待进去时,被人从后捂住了嘴。

    孙思源抬脚便向后面之人脚上踩去,手里还不空着,努力挣扎着,待转头看向后面之人,不由一愣,

    “你怎么来了?”

    见眼前之人一张面瘫脸,也不答话,

    “哦,忘了,你不会说话”

    说着靠近眼前之人,

    “你是不是也觉得沈清琰很诡异”

    眼前之人只是轻轻点点头。

    “那咱俩一起”

    说着便又要向院里走去,却被眼前之人拦住,二话不说点了其哑穴,扛起来轻身一跃向院子里走去,身手真不错。

    孙思源心里嘀咕着,这面瘫怎么七拐八拐的,他不知,沈清琰院落里皆是机关阵法,一不小心便会惊动他人,二人终是来到沈清琰卧房外面,透过窗户,孙思源不由一惊,不知该如何是好,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他感觉到诡异。

    看到房内的沈清琰正站在一幅画面前,抬手抚上画中面容,脸上却是无比温柔,

    只听到,“叶秋,很快你就能重返人间”

    孙思源看到这诡异一幕,不由张大嘴巴

    “谁?”

    一颗珠子飞了出来直射孙思源眼睛,还不待孙思源反应,面瘫之人已经扛上他一跃上了房顶向远处飞去,消失在夜幕中。

    面瘫脸是谁呢?三年前孙思源第一次见到柳新眉和先生时,一直站在柳新眉身旁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面瘫男武功甚高,却是从不开口说话,多年以前,柳新眉还是个十来岁的黄毛丫头时,在路上捡得身负重伤的此人,带回柳府,悉心照料,后面摊男便成了柳新眉贴身护卫,为其取名长月,长月只负责柳新眉安全,平时安静的似乎不存在,可有柳新眉的地方自是有他!

    陌无衣和玉郎听到此处,不由相视一眼,又是那副画,陌无衣问道

    “后来呢?”

    孙思源喝了口酒接着道,

    “两个月前我和长月再去沈庄,沈庄明显加强了放范,上个月有一次遇到街头张婶儿,听说她儿子在沈庄做下人,可是四年前因犯了错,被沈庄赶了出来,后来疯了,我去看过他的疯儿子,却实疯了,头上并未受过伤,像是受到了极度惊吓所致,问不出什么”

    陌无衣想了会儿开口道,

    “那疯了的人现在在哪?我想去看看”

    孙思源抬眼看了看陌无衣,然后放下酒坛,带着二人出了院门。

    街上挂满红绸,一片喜庆,却是不见几人,不少店铺也关了门,想是今日城主大婚,皆是去沈庄开开眼去了。

    不久后,三人来到一条巷子,巷子不深,两边皆是人家,来到巷尾一户人家门前,孙思源上前敲了敲门,半晌后才见一妇人打开院门,看到是孙思源,连忙让开身子,请三人进了院门,待看到陌无衣和玉郎不由一愣,好一个天仙,好一个儒雅白衣公子。

    “大婶儿?”孙思源叫了妇人几声

    “啊?”

    妇人这才回过神来,不由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犹如二八少女。

    “孙小大夫怎么来了?”

    “张大哥在家吗?”

    听到孙思源提到自己那疯傻儿子,妇人不由叹气,

    “唉,也不知得罪了哪位神仙,让我儿受此磨难”

    说着用衣袖抹了抹湿润的眼角。

    待妇人情绪稳定下来,带着三人进了一间房间,

    只见一约莫二十出头的男子蹲在一四角桌子下,手捂着眼睛,嘴里叨叨着,仔细听来,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嘿嘿看不见我”

    妇人见此,又是叹气,

    “平日里还好,今日不知怎的蹲在桌子下一直不出来”

    陌无衣见此,转身对妇人道,

    “大婶可允我与令郎说几句话?”

    妇人见此,退出了屋内关上了房门。

    陌无衣看着桌子下的男子,屈膝蹲下微笑着对其伸手,

    桌下男子见陌无衣突然伸手,急忙往后退了一步,陌无衣却甚是耐心,一直伸着手微笑着,

    最终桌下男子缓缓将手伸了出来,慢慢走出桌底,

    “不用怕,你现在很安全”

    陌无衣摸了摸男子脑袋,似是哄着小孩般无比温柔道,男子呆呆的看着陌无衣,良久后,

    陌无衣开口道,

    “你看到了什么?”

    陌无衣缓缓开口道。

    “鬼,画里有鬼”

    说着啊声抱着头又一下钻进了桌子底,陌无衣心想,男子定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才会如此,最终陌无衣抽取了男子近五年来的记忆,也算是治好了男子的疯傻,三人回到杏林堂,已是天黑。

    陌无衣坐在房内,看着手里一团黑雾,隐隐看来,黑雾里似是有画面闪过,陌无衣边看边皱眉,这沈清琰难不成疯了不成。

    自那位神秘男子离开,偌大的杏林堂只剩下孙思源一个人,好在柳新眉时常过来看他,给他带些吃食和医药方面的书籍,半年时光转眼即逝,一场瘟疫带走了众多生灵,苍梧城外周边村子眼看将要恢复生机,却不想一场瘟疫后便是饥荒,大片粮田皆是颗粒无收,家里有存粮的还不至于饿死,无奸不商,正在此灾难当头之季,苍梧城内不少粮行哄抬价格,作为苍梧城首富,最大粮行柳氏粮行此刻却选择降低粮食价格,一降再降,甚至是亏本卖出,这使得那些想发灾难财的那些商人不得不跟着降价,熬过了一年,第二年可咋办,柳氏粮行一个决定瞬间在商会中炸开了,柳氏粮行大开粮仓,搭棚布施,后散尽家财从别处购得粮食又是撑过一年,好在老天有眼,两年的饥荒终是熬过去了,但也死了不少人,这让经历了瘟疫和饥荒留下来的人,更是觉得生活不易,对柳新眉更是感恩戴德,虽说不到双十年华,却是在百姓心目中犹如再生父母。

    杏林堂内,小院中,桃花树下。

    “柳姐姐,我养你吧”

    三年的时光,孙思源已然长高了不少,比柳新眉还高了不少。

    “呀,你干嘛打我啊”

    孙思源捂着头不满的看着眼前女子,两年的时光让这位女子更加成熟标志起来。

    “虽说我现在一穷二白,但是还饿不死”

    女子说着看了看杏林堂,喝了口茶,少年见此,

    “你今天来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

    少年眯着眼看着眼前女子,见其不搭话,拿起杯子喝着茶。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僵约:最强死神(快穿)富贵荣华[希腊神话]神后网游三国之万界霸主雪鹰领主极品全能透视神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