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锁清秋五. 迷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兄弟?”陌无衣见药童看着身边的玉郎张着嘴,久久不答话,唉,妖孽。

    “啊?”药童发现自己一时被眼前美人给迷了心神,不由局促起来。

    “请问孙思源孙大夫在吗?”陌无衣问道。

    陌无衣不由侃道。

    药童回过头来,一剑灰色长袍,脸上略显稚气,约莫十六七岁的年龄。

    “掌柜的在后院,这位公子认识我家掌柜的?”

    陌无衣嗯了声。

    “水林?”孙思源唤了两声,便看见药童急忙忙推开房门跑进房屋。

    “掌柜的?”

    “我家掌柜的说今天心情不好,看病明天请早”

    陌无衣不由莞尔,这句话十年前孙小大夫也曾说过,不过对于他和玉郎二人来说,不过几日时间。

    “怎得你家大夫看病还需得看心情,如若是命悬一线的患者碰上你家大夫心情不好,也得等一等了?”

    药童便带着二人来到了后院,还是那棵桃花树,树下一张有了缺口的石桌,对于他二人来说不过几日时光,而对这些景物却是十年沧海桑田,石桌旁坐着一灰色长衫的男子趴在石桌上,桌上七七八八摆满了酒坛,些许酒水洒落在石桌上,十年,孙思源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鬼头,岁月显然在他脸上留下了痕迹。

    “孙小大夫?”

    陌无衣走近,可后者已然醉的不省人事,今日柳姑娘出殡出殡,他心情不好也是理所当然的,陌无衣让药童去备了醒酒汤茶,二人也在杏林堂住了下来,还是那间房间,待夜幕降临时,孙思源才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

    “什么时辰了?”

    “酉时了,掌柜的你饿了吧,饭菜马上就做好”

    “哦,知道了,你去忙吧”

    “嗯,掌柜的你有事儿叫我”

    说着便抬步向房门走去,

    “哦,掌柜的,今日你有两位朋友来找你,我安排他们住在隔壁房间了”

    “朋友?什么朋友?”

    “一位白衣公子和一位红衣……”药童顿了顿,接着道,“红衣公子”

    孙思远源想了想,这些年虽然邻里关系不错,却从未与谁深交,更谈不上什么朋友了,若提起红色衣衫,孙思源只能想起那个可以傲视天下的男子。

    “那红衣公子是不是相貌”

    孙思源想了半晌,还未开口,药童便接着道,

    “天下无双”

    “对,天下无双”

    说着便起了床快步出了房门往隔壁房间走去。

    “陌大哥,风大哥”

    屋内的陌无衣听到孙思源喊着自己,正待起身开门,房门已被推开,孙思源按说已经二十六七,看起来比陌无衣还要大上好几岁,却是见面便抱住了陌无衣,跟个小孩似的。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孙思源又是皆连叹气,问了为何十年前陌无衣和玉郎突然消失不见,陌无衣也不知还如何解释,便几句话搪塞了过去,倒是细问了孙思源这十年来沈庄的情况。

    自从十年前柳新眉和沈清琰成亲后,头一年还来找过孙思源几次,可是后来却再也没来找过孙思源,孙思源也再也没有见过柳新眉,听说是病了,自己就是大夫,还特意去沈庄寻了几次柳新眉,可是终是不得见,说到这,孙思源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她了”

    接着又是喝了一口桌上的酒,

    “有一次,我趁夜潜入沈庄,只想看她到底得什么病了,为什么连我都不见,当我在沈庄见到她时,可她却像是不认识我一般,可是我喊了一声柳姐姐,我能看得出来她似是有很多话对我说,最终却还是没开口,我能看到她眼里的歉意,后来被沈清琰发现了,差点死在那人手里,是她求情放了我,让我以后再也不要去找她了”

    虽然柳新眉把孙思源赶走了,可孙思源仍是觉得沈庄太可疑了,后来沈庄也是出了不少事,经常有下人无缘无故失踪,说是沈庄闹鬼。

    后来传的更离谱,说是沈夫人疯了,每天要吃人肉喝人血,可没几个人相信,毕竟柳新眉是百姓心目中的活菩萨。

    “长月也失踪了,柳姐姐成亲一年后,就失踪了”

    “七日前,沈庄起火,柳姐姐和沈清琰……没有一个逃出来”

    陌无衣和玉郎听到这,不由疑惑,沈清琰看起来不像是文弱之人,怎会被困在火海之中。

    “大火中,可还有人受伤?”

    陌无衣问道,

    “沈庄的一老管家,年近古稀了,服侍了沈家三代人了,听说是为救火,烧伤了”

    “大火过后,并没有找到柳姐姐尸体,沈清琰的尸体也未寻得”

    “孙小大夫可愿一起去沈庄看看?”

    正摆着饭菜的药童道,

    “掌柜的,还是明天再去吧,你也知道,最近城里不太平”

    孙思源抬头看看了看药童,

    “还怕我被鬼拉去吃了”

    “掌柜的,毕竟....”

    “你家掌柜的何时怕过那玩意儿”

    “孙小大夫,苍梧城最近不太平吗”

    陌无衣从孙思源和药童谈话间隐约觉得苍梧城最近莫非出了什么事。

    “陌大哥,这一年来,苍梧城里陆陆续续有人家丢孩子,都是些襁褓中的婴孩”

    “没抓住歹人吗?”

    还不待孙思源说话,药童接道

    “要是人就好说了,关键是……”

    药童压低了声音道,

    “不是人,有几家丢了孩子的人家说,就只看到一个鬼影,孩子就被抢走了,也有人看到,说那女鬼一张脸惨白惨白,头发拖地长”

    “真的是鬼怪作祟吗?”

    “谁能说得准呢,苍梧城最近几年一直不太安宁”

    亥时左右,三人来到沈庄,庄前挂满白绸,大门上方两端挂着两大白灯笼,上写着‘奠’字,大门紧闭,孙思源长前敲了敲门,半晌才有一老者颤颤巍巍打开大门。

    “孙大夫?”

    “沈管家,这两位是沈夫人生前挚友,刚刚才到苍梧城,不想沈夫人已出殡,可否允我们到沈庄悼念一二?”

    老管家眯着眼睛仔细大量着陌无衣和玉郎,开口道,

    “可以,三位里边请”

    便在前方给三人引路。

    “少爷和少夫人出殡后,家里的下人们也让我都谴走了,偌大的沈庄如今就剩下老奴一个人了”

    “沈管家,听说大火那日,你也受伤了,可还好些?我这有瓶专治烫伤的药膏,你若不嫌弃拿着吧”

    说着便把从怀里掏出的白玉瓶递给了老者。

    老者双手接过,

    “孙大夫费心了”

    陌无衣见此,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如今的孙思源已不是十年前那个毛头小子,显然成熟了很多。

    众人来到前厅,上摆着沈清琰和柳新眉牌位,陌无衣上前上了一炷香,不由紧皱眉头,

    “陌大哥,怎么了?”

    陌无衣看了看孙思源,又看了看老者,欲言又止的模样,

    “哦,没什么,许是我弄错了”

    “这位公子有话不妨直说。”

    “沈城主和夫人走的时候肯定有什么心愿未了,不瞒老伯,我乃是茅山第三十七代传人,对捉鬼做法也是擅长。”

    说着围着厅内四处看了看,边看边叹气,

    “此处怨气甚重,你家城主和夫人走的不甘心啊,若不妥善处理,怕是后患无穷啊”

    旁边的玉郎看着陌无衣这般,竟不知道无衣还有诳人的时候。

    “这位公子,你看看可有什么办法没?”

    老者连忙请求陌无衣务必让他家少爷夫人走的安心,他家少爷这辈子已经够苦了。

    陌无衣矜持了会,开口道,

    “老伯,沈城主和沈夫人遇难那晚,您可看见什么有什么不平常?”

    “这位公子,不瞒您说,那夜我看到少爷卧室着火,连忙冲进去,正看见少爷抱着夫人,二人就……就在我眼前慢慢化成灰烬了,连尸身都没留下。”

    老者说到这不由又是一阵后怕,

    “当时我呆住了,直到倒下的花架砸向我,我才拔腿跑了出来”

    陌无衣和玉郎相视一眼——灰飞烟灭

    “老伯可带我们去你家少爷卧室看看吗?”

    “可以”

    说着老者带着三人向沈清琰院落走去,沿路又问了些沈庄这几年有什么可疑的事没,无风不起浪,沈庄这些年来却实是经常有下人失踪。

    三人来到沈清琰卧室,已然是一片废墟,

    “那是什么地方?”

    陌无衣看着不远处一栋小楼道,

    “那是少爷的书房”

    陌无衣看着那栋小楼,想起了那间密室,不知道那间密室还在不在,密室中的玉棺,尸体,还有那副画。

    “我需要开坛做法,去除怨气,保家宅平安,老伯能帮我准备所需物品吗?”

    “当然可以,公子有什么需要随便吩咐”

    陌无衣一气儿说了一通所需物品,犹如什么黄符,桃木剑,朱砂,糯米之类的,支开了老者,陌无衣带着玉郎和孙思源来到了小楼内,找到了当初那间密室,密室里积满了灰尘,显然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来过了,已不见那副玉棺,和那副画。

    众人出了密室,老者动作倒也快,陌无衣象征性的做了做法。

    陌无衣想起那口林中枯井,问道,

    “老伯,院子后面是什么地方?”

    “后面是一片竹林,一般下人们不会去。”

    说着也是往陌无衣跟前走了一步,压低声音道,

    “听说竹林里不干净,没人敢去”

    陌无衣和几人来到竹林里,此时已是夜半子时。

    “玉郎也感觉到了?”

    陌无衣看着玉郎在林子里踱步,不时的往周围看看,最终停留在一口枯井边,便问道,

    “嗯,这口井,似乎比以前怨气更重。”

    说着向后走了几步一挥手,突然一股腐臭味道萦绕在众人周围,孙思源和老者看不见,可对于陌无衣和玉郎两人来说,便看到无数冤魂从井内游荡出来,陌无衣咬破手指画了符咒向众人飞去,帮助众冤魂去除怨气。

    经过冤魂们的七嘴八舌,陌无衣终是了解到,他们几乎都死于沈夫人之手。

    柳新眉成亲一年后,大病了一次,病好后,更不爱说话,可突然有日夜晚,将一个下人活生生将血吸干,城主疼爱夫人,便将下人尸体扔在了竹林里的枯井内。

    有冤魂哭诉道,

    “可怜我们命如草芥,无处升冤,只剩一缕冤魂飘荡,城主请来一妖人又将我们困在此处,我们不得出去”

    后来井内尸体越来越多,有的已经化成白骨,有的却是死于最近,不到十天,经老者辨认,能看出容貌那些皆是沈庄最近几年失踪的下人,后来陌无衣指引了众人前往幽冥,又告诉他们,若是在人世间游荡太久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陌无衣又想起了那副画中之人,

    “老伯,你家少爷可曾有过什么朋友?”

    说到这,老者皆连叹气,

    原来,沈清琰虽然贵为城主,但是自幼丧父,其母沈夫人更是对其自小极其严厉,苍梧城城主是世袭制,沈清琰从小就要背负起这个重担。

    “其实夫人对少爷那般严格,是为了少爷有朝一日能为老爷报仇,老爷被苗疆一巫女害死。”

    沈清琰的童年可以说是冷漠,孤独,沈夫人对其不是责骂便是鞭打,沈清琰十岁之后便住在漠北一座雪山上,一呆便是六年,沈清琰回到沈府时带回来了一位白衣公子,说到这,老者整晚哀伤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唐公子是少爷这辈子唯一的朋友,少爷是个极不容易亲近的人,永远一副寒冰脸,唐公子却是个平易近人,自从他来了之后,沉寂了十多年的沈庄也变得热闹了起来,除了夫人,庄里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不喜欢他的,他总喜欢逗少爷,他刚来那会儿,我觉得他会带坏少爷,他身上市井气太重,后来有一日,我问他,为什么总喜欢去招惹少爷,你猜他怎么说”

    说到这老者又是欣慰一笑,

    “他说,

    ‘他太安静了,我要是再不逗他再不招惹招惹他,他都石化了’

    “那后来那位唐公子呢?”

    陌无衣问道,

    老者叹了口气,

    “二十年前,少爷终于为老爷报的血仇,可是不幸身中蛊毒,后来唐公子带着少爷去求医解毒。后来,却只有少爷一个人回来了,也没人敢问唐公子去了哪里,但我感觉到,少爷似乎更沉默了”

    陌无衣和风玉郎深夜潜入沈园,来到沈庄后面一竹林中,只见林中隐约看见一口枯井,井边缘已残缺不堪,上面似是刻有些许咒文。从那名疯掉男子的记忆中看到的一幕幕,让陌无衣想起来不由胆寒,这口井里面怕是冤魂无数。

    陌无衣和玉郎跳进了井中想查探一番。

    突然眼前白光一闪,两人皆是急忙闭上了眼,等再次睁开眼时,两人却是在那日遇到柳新眉灵柩的大树下,两人再回头看看,却看见赶着牛车的老者紧紧跟在柳新眉灵柩后面。

    “我们回来了”

    “嗯,原是某人的念力扰乱了我们的时空”

    陌无衣和玉郎也不由好奇,是谁的念力如此之强,为何让他们二人看到沈清琰的秘密,是为了让他们阻止沈清琰犯下弥天大错吗?

    想到这,二人不由加快脚步向苍梧城赶去,也不知这些年苍梧城又会生出什么事端。

    陌无衣和玉郎二人进了苍梧城,轻车熟路来到杏林堂。

    二人进了杏林堂,堂内只有一个背对着他们的小药童,正拿着鸡毛掸子打扫着灰尘,

    “请问”陌无衣想着十年了,不知道孙小大夫还在不在,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不死者[综+剑三]逼王的自我修养海贼之神级黑锅系统时空废品收购站人生赢家他前女友[穿书][综]和谐本丸建成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